🏡
PTT小說網
x
    在登龍台的時候,方運的那首普通藏鋒詩就讓真龍古劍有斬殺獅妄之能,在妖界,若不算祖神族,獅妄乃是真真正正的第一妖帥,相當於人族的第一進士。

    而現在,方運的藏鋒詩更上一層樓,但敵人的實力比獅妄弱了太多,除了數量有優勢一無所有。

    「噗噗噗……」

    就見一道龍形金光在妖蠻群中飛舞,如同鐮刀割麥子一樣,所過之處,屍首遍地。

    人族進士遠遠地看著,滿面驚色。

    「這……方才我好似聽到六聲鳴叫,方運的唇槍舌劍竟然達到六鳴的境界?不可能吧!」

    「方運的唇槍舌劍本身沒達到六鳴,但得到這首傳世藏鋒詩的加持,所以達到六鳴!不過,這首藏鋒詩不僅能增加唇槍舌劍的飛行速度,最可怕的是增加的距離。你們仔細看。」

    眾進士仔細一看,倒吸一口涼氣,方運與真龍古劍相距已經超過一里,達到兩里!

    「舌劍進士最多只能讓唇槍舌劍飛行百丈,哪怕歷史記載最強的進士,在其他戰詩等力量的加持下,也不過飛出一里多一些,可方運的劍在兩裡外依然犀利如舊。看來他要麼消耗海量的才氣,要麼有強大的文膽支撐。」

    「應該不是靠才氣,至少要到大學士才能耗得起,應該跟他的藏鋒詩與文膽有關。他的文膽……太強了,說是千古第一人毫不為過。」

    「看他控劍之精妙,文膽怕是快到二境巔峰。一旦更進一步,突破到三境,那是真了不得,三境文膽,只有大儒才擁有。只要文膽之力一掃,我等普通進士的唇槍舌劍也好,妖帥的妖術也好,全部灰飛煙滅。」

    「是的,若有了三境文膽,無論多少妖帥或以下的妖蠻,哪怕百億千億之多,也奈何不了方運。」

    「你們看,妖蠻群完全亂了,方運的真龍古劍簡直虎入羊群。」

    「已經有妖蠻開始叫方運為魔王了,好!我人族能殺得妖蠻哭爹喊娘的人物可不多。」

    「方運此刻的殺心好重啊,明明只是舌劍進士,卻有差不多兩殿翰林的實力,這些妖蠻哪比得了。」

    「我認為他有三殿翰林的實力。不過,現在殺再多都無足輕重,主要是那熊寒,他在登龍台得到龍氣,回到族中又得到熊蠻聖獎勵,此刻的實力怕是已經超越當時的獅妄。」

    熊寒雙臂抱胸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妖蠻的一堆堆屍體彷彿與他毫無關係。

    真龍古劍的仿劍猶如鯊魚衝進魚群一樣,周圍的妖蠻不斷躲避,也有幾個極強的聖子正聯手逼向古劍,但怎奈真龍古劍的速度太快,他們追之不及。

    方運的真龍古劍本體被瞞天過海掩蓋,那些妖蠻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仿劍之上。

    突然,真龍古劍本體脫離兵法的力量,露出猙獰的龍形劍身,無聲無息地來到妖蠻群的邊緣,展開收割。

    「第二把劍來了!快跑啊……」

    「完全擋不……住……呃……」說話的龍蠻人的脖子突然滋滋噴血,仰天倒地。

    一個豹族聖子大罵:「方運這個混蛋,仗著這裡是天樹才肆意妄為,若是在外面,老子隨便用一滴聖血就能殺死他!」

    逃跑的妖蠻越來越多。

    一頭虎族聖子大聲喝罵:「蠢貨!你們怕什麼?這裡是天樹,根本死不了!你們到底怕什麼?身為妖蠻,在天樹中竟然逃跑,真乃萬界之恥!我以眾聖樹執事身份下令,今日凡是逃亡之妖族,皆被記錄在案,我將以畢生精力阻止你們進入眾聖樹,斷你們試練之路,並把你們的名字列在恥辱柱上!」

    虎族聖子說完,罵聲四起,哪怕是最膽小的妖蠻也停下腳步,罵罵咧咧回返。

    「走,殺回去!大不了浪費兩片天葉!」

    「若是連兩片天葉都沒有,進入天樹也是給各族丟臉!」

    「我就不信方運魔王的才氣無盡、文膽無窮!走,去殺方運!」

    「走,殺方運!」

    「殺方運!」

    「殺方運……」

    數以千計的妖蠻齊聲大喊,他們所在的地方氣血衝天,形成淡淡的黑色霧氣籠罩所有妖蠻,排斥方運的真龍古劍。

    但是,方運的真龍古劍以三大名臣的《劍聯句》孕劍,以真龍骨為體,擁有足足三道凝實的真龍紋,又得傳世二境藏鋒詩《寶劍吟》的力量加持,力量已然完全超越進士,成為實打實的翰林之劍!

    別人的唇槍舌劍若在妖蠻群中,必然如深陷泥漿,但方運的真龍古劍僅僅慢了微不足道的百分之一,依舊有六倍的音速。

    「殺方運……」

    數以千計的妖蠻大喊著沖向方運。

    方運不為所動,只是靜靜地看著前方。

    所有的妖蠻都被紅色的氣血之力包裹,猶如一團團火焰在前方燃燒,但在這些火焰之中,有兩道龍形金光飛行,所過之處,火焰熄滅,氣血消散。

    一息誅百妖!

    「好一個方鎮國!走,妖蠻捨得兩片天葉,難道我等就捨不得嗎?走!助方運!」孔德息第一個向前衝去。

    「兩片天葉耳!助方運!」

    「助方運!」其餘人跟著喊起來。

    在場的人族進士不過十餘人,但當以舌綻春雷喊出后,卻有著千軍萬馬的氣勢!

    兩把真龍古劍在妖蠻群中繼續殺戮,可無一妖蠻敢用妖術,因為必然會傷到其他妖蠻,只能徒手追趕真龍古劍。

    就連真龍敖煌都追不上真龍古劍,更不用說這些區區妖帥。

    熊寒隨著其餘妖蠻的腳步向前走,沒有絲毫出手的意思。

    雙方相隔兩里,速度最快的妖蠻與速度較慢的妖蠻漸漸脫節,一批又一批妖蠻倒下。

    「心服口服!以後若在天樹之外碰到方運,定要逃跑!」一頭牛妖帥嘆氣道。

    「幸好方運快死了,若是活下去,今天殺一批妖帥,明天就能殺一批妖侯!長此以往,沒準把眾聖殺的乾乾淨淨!」

    「我就不信上萬妖蠻殺不死他一個方運!」

    大量的妖蠻衝過來,而十餘進士很快衝到方運身前。

    「方鎮國,你全力控制唇槍舌劍,我等死守此地!」孔德息道。

    方運點點頭,一招手,就見遠處數以千計的天葉如同鳥群一樣飛過來。

    方運隨手給前來的進士每人一百枚天葉,然後把其餘兩千多枚天葉收入文宮。

    一干進士哭笑不得,方運的報酬真是太豐厚了,起碼死五十次才能還清。

    此刻,妖蠻不足七千。

    真龍古劍外龍形光影的眼部,泛著一點紅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