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界共有四棵月樹,每棵月樹之上高懸一顆血色妖月。

    東月樹為尊,因而被稱為眾聖樹。

    東月樹高三萬里,直徑三百里,雄偉如岳,樹身筆直,通體灰色,只是現在樹皮外多了一條條黑中透著血絲的血管,裡面的液體正在由下而上涌動。

    樹榦沒有任何旁枝雜蔓,直到樹冠之上才分出密密麻麻的樹枝和樹葉。

    樹冠宛如一片樹枝之山、樹葉之海,雖然遠遠比不上獨成一界的天樹,但也異常龐大,上面有許許多多的建築,足以容納億萬居民。

    東月樹分三層。

    下層乃是各族駐地和一部分聖族後裔。

    中層乃是為眾聖服務的妖蠻,是妖界的樞紐,最為關鍵,一旦中層月樹出事,則妖蠻必然會大亂。

    月樹的最上層、血色妖月之下,有一處由妖樹樹枝搭建成的露天大殿,這裡就是妖界的眾聖殿。

    此時的眾聖殿空空如也,因為此刻眾聖四分。

    眾聖樹外,許多妖蠻望著天空那巨大的血色妖月,妖月周圍遍布血色雷霆,轟鳴不止,聲勢浩大。

    而在東妖月四周,則圍繞著數十半聖,這些妖聖蠻聖面朝妖月,神色嚴肅。

    突然,妖界四顆妖月各發出一聲爆鳴,強大的衝擊波向四面八方擴散,除卻半聖,凡是位於高空千里之上的生靈全部化為灰燼。

    隨後,四道顆妖月上的血色雷霆斜斜飛出,這雷霆如滾滾洪流,接天連地,威嚴無儔,凡是聖位之下的妖蠻看后全身鬆軟,心中恐慌。

    四道浩瀚雷霆直飛妖界的中心、萬亡山的上空,最後如四條雷霆之河交匯,發出滔天巨響,天地共振,彷彿破碎虛空。

    鬼哭神嚎,天昏地暗,風雨齊出,霜雪漫天,整個妖界忽明忽暗,狀如鬼域。

    四顆妖月源源不斷向妖界中心注入血色雷霆,在四道雷霆洪流的中心,出現一支藍白色的雷霆長矛。

    矛指天穹,君臨萬界,仿若天上地下唯一真聖。

    除卻聖位,妖界億萬生靈跪伏在地,朝拜此物。

    神罰之矛!

    不過,月樹神罰只能調動神罰之矛的虛影,只有妖界最高層次的萬聖神罰,才能調動神罰之矛本體展開攻擊。

    東月樹上,虎神族大族長從天地貝中捧出一個木罐,低聲祈禱。

    隨後,一點血光自木罐中飛出,無聲無息劃破虛空,出現在神罰之矛虛影身側,然後鑽入矛尖之中。

    妖皇城。

    皇宮之中,一位大蠻王坐在大殿的皇座之上,他全身披掛金光燦燦的甲胄,擋住身體大部分地方,只露出一雙與人類相似的眼睛。

    他的雙眼之中各有一條七彩斑斕的河流流淌,忽隱忽現,格外神異。

    突然,一股莫名的神威彷彿自虛空深處、萬界源頭傳來,那神威明明散發晴空與春風的氣息,有讓人寧心靜神之能,可之後卻隱藏著滅世之意。

    妖皇雙目中七彩斑斕的河流破碎,取而代之的是天空崩碎、日月墜落的末日之景。

    一道無形的力量降臨,方圓十里的皇宮無聲無息化為粉塵。

    妖皇周身突然多出一層透明的外殼,猶如鳴蟬脫殼。

    那層透明的外殼化為粉塵,無形的神威也隨之消散。

    古蟬族最強天賦,金蟬脫殼,給予妖皇額外一條生命。

    妖皇的眼角中流淌出兩縷鮮血。

    當日方運與妖皇和妖界眾聖對賭,發下兩界大誓,而妖界眾聖撕破對賭協議,對方運展開月樹神罰,於是妖皇最先遭到兩界大誓反噬,失去一命。

    「竊本皇星之王位也罷,以兩界大誓毀本皇一命也罷,不足掛齒。竟然以人界神威斷本皇追尋太古星河之路,罪不可恕,其心當誅!本皇就送你一程!」

    妖皇說著,一伸手,從含湖貝中翻出一個木罐,拋向神罰之矛虛影所在的方向。

    妖界中心,神罰之矛的下面,突然出現一道虛空裂縫,隨後一尊身高四十丈、體長達百丈的巨型黃金獅子邁步而出,腳踏虛空,緩緩前行,如山嶽一般雄壯。

    這黃金獅子周身散發的光芒比太陽更耀眼,周身的氣息比星空更神秘,若是降臨在妖蠻之中,必然引發萬妖膜拜。

    在這黃金雄獅的雙眼中,不時有包裹著血色的金光閃過。

    黃金雄獅先是望向億萬里之外妖皇城的方向,然後抬頭看了看神罰之矛的矛尖,就見離矛尖一寸高的地方,出現一點虛空裂痕,裂痕之中有億萬流光閃爍,蘊含萬界無盡奧秘,正以極慢的速度擴大。

    黃金雄獅盯著虛空裂痕看了片刻,似乎有少許疲憊,閉上眼,匍匐在半空,陷入沉睡。

    悅國,劉徽世家。

    劉徽乃是數百年前的「術數」大家,憑藉詮釋說明《九章算術》而編寫的《九章算術注》入聖道,並且撰寫《海島算經》封聖,乃是與祖沖之和酈道元等人齊名的人族半聖。

    半聖劉徽雖然隕落,但劉徽世家光輝不減,乃是人族最重要的世家之一。

    此時,一本古舊的書籍漂浮在劉徽世家的上空,書上寫著「海島算經」四字。

    半聖文寶《海島算經》散發著淡淡的清光,籠罩劉徽世家大宅。

    劉徽世家的其他子弟已經全部離開,唯有大學士與大儒還聚在一起,每人身前浮現一本古書。

    「此番測望,不能有失!」

    「失方運一人,必將以百萬妖蠻殉葬!」

    「請《海島算經》連通渾天儀!」

    就見聖書《海島算經》突然生出一條淡白色的鎖鏈,隱入虛空。

    不過眨眼間,那白色鎖鏈來到景國張衡世家上空,就見張衡世家上空懸浮著一尊碩大的渾天儀,那白色鎖鏈直入渾天儀中。

    「以劉徽世家之算術,足以測算完全,在我人族智慧面前,哪怕是月樹神罰也無法發揮全力!」

    「只可惜了方運。」

    「神罰之矛顯現,連通……驚龍筆吧。」

    眾人突然齊齊哀嘆。

    渾天儀突然外放出一道只有張衡世家之人才能看到的星路,飛出景國京城,飛向聖院方向。

    寧安縣。

    景國重鎮,北邊四軍中,左軍與前軍皆以寧安縣為轉運樞紐,所有的糧草器械都要經過寧安縣。

    寧安縣三裡外,四位老者正在緩步向北方蠻族所在的方向前行。

    這四人異常神異,一步一里,周圍無論是人獸蟲鳥,好似全都看不到四位老者。

    「觀海兄,你在家裡休養就是,何必置身於險地。」

    「連莫居你都前來,超乎預想,我當盡地主之誼。」

    「偶爾敲打一番蠻族,亦是我之所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