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億萬民眾在心中祈禱,希望祖龍可以勝過白金之虎。

    兩尊縱橫萬界的大人物正式交手。

    祖龍真靈口中,雷珠化為一道雷霆光柱,直衝白金之虎。

    白金之虎毫不畏懼,揮爪拍擊,就見它爪中顯現妖界山河紋理,爪子四周則環繞十四顆星辰!

    少數仗著自身文位的讀書人死死盯著上空,在看到白金之虎星纏巨爪之時,雙目便化為灰燼,眼眶留下黑色的洞口。

    「轟……」

    兩道磅礴的力量在天空轟然相撞,神光爆射,條條虛空裂痕向四面八方蔓延,天空彷彿變成一個碩大的海膽。

    神光中心,所有的力量竟然凝聚成布滿裂痕的太陽虛影,萬火噴涌,隨時可能形成滅世之火。

    眼看滅世之火就要毀滅聖元大陸,一股堂皇浩然的力量自天而降,驅散滅世之火,修復萬條虛空裂痕。

    神光消散,眾人小心翼翼看向天空,黑色漩渦下的天空彷彿有水波流動,形成細微的扭曲。

    白金之虎與祖龍真靈全部消散,神罰之矛只剩下矛頭,但四顆妖月力量不減。

    四顆妖月逐漸縮小,最後附在矛尖之後,融為一體,形成血色妖月之矛,加速下降。

    此妖月之矛,威能竟強於神罰之矛虛影!

    「月樹神罰更強了!怎麼會是這樣!難道我感覺錯了?」一個翰林考官難以置信地望著天空。

    姜河川緩緩道:「神罰之矛虛影原本力量很強,但既要跨越虛空,又要刺穿兩界壁壘,至少消耗八成的力量,而隱藏在其中的妖月之力始終沒有消耗,自然要比我們看到神罰之矛強大。」

    唐守德輕聲一嘆,若月樹神罰那麼容易對付,眾聖世家早就出面。

    祖龍真靈出現帶來的希望再一次破滅。

    上舍中,敖煌破口大罵,罵著罵著哭了起來,身為真龍一族,他最清楚祖龍真靈的可怕,絕對有能力攔截下月樹神罰,但這種力量卻被祖神虎嘯阻攔。

    敖煌沖東海大喊:「祖龍真靈顯現,難道還不能讓你們出手嗎?」

    敖煌在質問四海龍聖。

    東海龍宮深處,老龍聖嘆著氣,低聲道:「祖龍遺訓可沒提到此事,就算我同意,其他龍聖也不可能同意。至於為何祖龍真靈出現,怕是與神罰之矛有關,當年神罰之矛就曾在祖龍身上留下過傷口。罷了,我再聯繫其他三個老傢伙吧。」

    雷家。

    「差點嚇破我的膽子!方運真是幸運,竟然激發了祖龍真血的全部力量。不過,到此為止了。」

    「神罰之矛開路,妖月之矛殺人,方運躲不了的!」

    方家庭院,敖煌又扭頭沖孔城大吼。

    「方運乃不世奇才,有亞聖之資,孔家為何不救!」

    孔府之中,一個老人坐在輕輕搖晃的躺椅上,雙目無光,似是在迷迷糊糊望著天空血色的妖月之矛。

    「人族未有滅頂之災,怎能請出孔聖……」

    老人的右手突然輕輕顫了顫,就是這隻手,以春秋筆刻刀重創神罰之矛。

    老人突然瞪大眼睛,眼神變得清澈,他的雙目中倒映出妖月之矛的影子,而在妖月之矛的矛尖上,冒出一點星光。

    「天滅方運,非我等之過啊……」

    老人不止手在顫抖,心也在顫。

    所有人都看到那點星光,星光由矛尖移動到末端,然後化為一尊大蛇雕像,盤在妖月之矛之上。

    這巨蛇的外形和眼鏡王蛇有些類似,只是頭顱兩側膨脹的頸部更加誇張,更加有威嚴,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特點。

    「嗡……」

    妖月之矛發出極度興奮的聲音,氣息突然猛漲百倍。

    在這一瞬間,連人族的半聖都感到呼吸困難!

    其餘人族更是眼前一黑,彷彿看到人族滅絕、聖元大陸崩碎,萬界陷入末日。

    「那是什麼?」景國學宮的一位考官低聲問。

    姜河川與唐守德兩位大儒輕輕搖頭,並不知道,只是臉色越發難看。

    跟唐守德一起來的一位老翰林緩緩道:「那雕像是妖族第一位祖神,原名亂芒,蛇族,他誕生時,萬界大日落山,成祖神時,獲封『末日大帝』。正是他,以神罰之矛連殺古妖族三位祖帝。正是他,親自種下四棵月樹。也正是他,獲封最後一任萬界之主。」

    「嘶……」

    在場的所有考官倒吸一口涼氣。

    人族的亞聖之上是聖人,妖族是祖神,但在古妖一族,名為祖帝。連亂芒一開始也是獲封祖帝,後來妖蠻為了消除古妖一族的痕迹,才把祖帝改為祖神。

    唐守德回頭看著老翰林,道:「我知你常年在典籍院,又是亞聖曾家之人,真能確定?」

    老翰林望著天空,道:「看到妖月之矛突然增強,你們就應該知曉我此言不虛。除了那位末日大帝,妖界什麼力量能讓妖月之矛力量突然大增?」

    「妖蠻的狠辣果然遠勝人族啊!為了殺一個進士,不僅有祖神下神諭,甚至還動用末日大帝的力量!那位末日大帝太恐怖了,傳說中可是食日月、吞星河的怪物,腹中有末日陵園,埋葬眾聖,乃是已知的第三位萬界之主!」

    在場的許多讀書人只知「第一祖神」或「亂芒」之名,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位的詳細來歷。

    「你們看……」一個考官聲音發顫。

    那末日大帝的雕像突然開始變大,越來越大,化為一尊半透明的巨蛇,頭顱佔據半個天空,一雙眼睛中閃爍著妖異的光芒,如同蒼穹之主俯視他的奴隸。

    所有人都失去反抗之力,甚至連反感都不能有,好像只要一反感,就會被天地神罰。

    京城外,四位老人面目愁苦,仰望那佔據半個天空的巨蛇。

    「妖皇當真狡詐。」

    「他即將封聖,此物作為他的保命之物,也用不到了。一旦他封聖,大聖之下誰人可殺他?我人族偏偏又無亞聖。」

    「妖蠻都動用了這位的力量,哪怕四海龍聖想搭救方運,也只能放棄了。」

    「真想以我之身,換妖皇之命!」

    四海龍聖原本正在跨越虛空交流,但在末日大帝的虛影佔據天空后,其中三位龍聖立刻表態。

    「當年亂芒陛下對我龍族有恩德,我退出。」

    「既然動用末日大帝的力量,我退出。」

    「末日大帝之強,哪怕祖龍與其相遇都殺之不死,勉強可以說是落後祖龍半籌。他至今都是名義上的妖界之主,我們貿然出手,萬一引發不測,如何是好?」

    東海龍聖沉默不語。

    人族眾聖沉默。

    在末日大帝亂芒的身份陸續傳遍十國后,所有人也陷入沉默。

    在人族的認知中,妖界之主和祖龍是一個層次的大人物,根本無人能敵。

    唯獨妖界陷入一片狂歡。

    在末日大帝虛影遮住天空的時候,方運眼前一黑,隨後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塊不過幾千丈的碎片上,而上下左右到處都是這種陸地碎片,無數的陸地碎片懸浮在星空中。在前方,是一顆昏黃的太陽。那太陽表面布滿裂痕,隨時可能裂開。

    方運突然心悸,因為他發現這些碎片都是聖元大陸的碎片。

    「呼……」方運突然大口喘氣,眼睛一眨,眼前恢復正常,依舊置身於考房之中。

    「既然橫豎都是死,那就在臨死前完成一篇策論。哪怕一篇也好!」

    方運先被神罰之矛針對,后被妖月之矛針對,現在又被末日大帝亂芒的虛影針對,身體內部最細微的組織已經開始崩潰!

    方運的身體已經無比虛弱,但,方運心中有一個聲音響起。

    「不能這樣離開!不能就這樣死!」

    方運握起小楷紫毫筆,緩緩書寫。

    以《阿房宮賦》抨擊秦朝的奢靡,以經義抨擊殉葬這種惡禮,那就在臨死前,用秦國與六國的歷史警告眾聖,真理只在唇槍舌劍範圍之內,連蠻的前提是人族足夠強!

    「六國論!」

    「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

    「……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斬荊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孫視之不甚惜,舉以予人,如棄草芥……」

    《六國論》共有五段,方運連第二段都沒寫完,就感到無比吃力,寫這篇文章消耗的才氣太多!

    《六國論》作者乃是蘇洵,不僅是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之一,也是詞聖蘇東坡的父親,而這篇《六國論》也在華夏古國被列為三大策論之一。

    散文之聖歐陽修甚至也曾給予《六國論》最高的評價。

    《六國論》站在前人未有的高度,總結六國滅亡的最大原因不是武器不行,不是戰鬥不行,而是在於割地賠款、賄賂秦國。

    而此時此刻,雜家竟然在犯和六國相似的錯誤,竟然認為完全可以通過計謀等手段來拉攏蠻族對抗妖族。

    最可怕的是,雜家竟然有犧牲景國的意圖。

    方運不知宗聖與雜家有何目的,但絕不能允許這種事發生。

    若讓活人陪死人一起死的殉葬制度是惡禮,那以犧牲景國為代價換取不穩固的和平,就是屠殺!

    景國,不應為失敗的計劃陪葬!

    方運滿腔怒火,而筆下的《六國論》升騰起不可思議的才氣,才氣的增長比先前任何一篇詩詞文都更加激烈,甚至可以用雄渾來形容。

    這才氣的氣息太過奇特,以至於整個京城的讀書人都忘了神罰,都被《六國論》浩浩如逆流江水的才氣吸引。

    但是,方運絕望地發現,自己的才氣不足以寫完《六國論》。

    甚至連《六國論》第二段都無法寫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