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漩渦中電閃雷鳴,而漩渦處黑漆漆的洞口更是布滿密密麻麻的雷霆,如同凶獸的牙齒。

    聖道八面劍原本劍尖向下倒懸,突然,劍身調轉!

    劍尖直指漩渦中心那黑色的洞口。

    不等方運看清楚狀況,聖道八面劍劃破蒼穹,在天空留下一道殘影,進入天空那巨大的漩渦眼中。

    六位亞聖或拂袖,或冷笑,或不發一言,陸續消散。

    唯獨荀子對準西海龍宮方向伸指一點,才緩緩消散。

    知道方運與西海龍聖糾葛的人默然,明顯是荀子在警告西海龍聖,六位亞聖中,也只有荀子性情與眾不同。

    西海龍宮中發出一聲暴怒的龍嘯,傳遍聖元大陸,但也僅僅是龍嘯。

    西海龍聖可以力敵普通的妖蠻大聖,但在人族亞聖面前,卻要稍遜一絲,除非他能成為龍族大聖。

    東海龍聖曾說過:「玩身體的比不過玩頭腦的,玩頭腦的比不過玩規矩的。」

    人族亞聖對聖道的掌握強於妖蠻大聖,自然是玩規矩玩的好。

    龍嘯過後,一聲凄厲的慘叫自漩渦中傳出。

    「啊……」

    妖界,獅族大聖整個左後腿連小半屁股被一劍斬掉,聖道八面劍隨著斷腿鑽入下方一團黑雲中,落入萬亡山中。

    「嗷嗚……」

    獅族大聖慘叫一聲,猶如喪家之犬拚命向眾聖樹方向飛行,後面的傷口不僅沒有癒合,反而燃燒著青色的火焰,那火焰不僅灼燒它的身體,同時灼燒它的魂魄。

    「神上救我!」獅族大聖終於忍耐不住。

    聖道八面劍乃是六位亞聖力量之和,縱然只是聖魂,聯合起來的力量也遠勝獅族大聖。

    更何況,獅族大聖不僅消耗氣血親自操控月樹神罰,還因為違背兩界大誓的力量,慘遭反噬,現在的力量連巔峰時刻十分之一都不到。

    一股奇異的力量自獅神山飛出,落在獅族大聖身上,驅散聖道八面劍形成的火焰。

    但是,卻無法治癒獅族大聖的傷勢。

    獅族大聖大口吐著血,緩緩飛向眾聖樹。

    身為大聖,它被斬斷的地方本可以在眨眼間重生,但至今沒能恢復。

    傷口雖然癒合,但斷掉的部分似乎再也長不出來。

    「混蛋!人族的混蛋!方運,我定要殺死你!」

    突然,一道巨大的陰影出現在妖界天空,好像把妖界一分為二。

    隨後,一根通體漆黑的巨大骨棒自陰影處撕裂妖界天空,緩緩下降。那骨棒高達三百丈,上面什麼都沒有,只有一道讓萬妖俯首的祖神意志。

    妖蠻眾聖愕然,這是另一位祖神的神諭!

    在三百丈骨棒下落後,一片被烤焦的千丈龜甲自陰影中出現,龜甲上布滿了奇異的龜紋,同樣散發著廣闊如星空、厚重如山脈的祖神氣息。

    一**奇異的力量傳遞到妖蠻眾聖的腦海中,那是兩道神諭的內容,並且一模一樣。

    獅族大聖停在半空,難以置信地望著骨棒和龜甲。

    神諭命令,妖蠻兩族全力準備比月樹神罰更高一層的萬聖神罰!

    這一次,不僅要調動活著的妖蠻眾聖力量,還要調動死去的妖蠻眾聖的力量,甚至要借用妖界那些神秘的力量,最後讓神罰之矛本體出擊!

    這一次,不是妖月吸收眾聖力量,而是四顆妖月本體融入萬聖神罰!

    還是要殺方運!

    以萬聖神罰殺一個進士!

    九尊妖蠻大聖正在往妖界趕,三年之內必然能回到妖界,聯手發起萬聖神罰!

    獅族大聖很想殺方運,可聽到這兩道神諭卻難以置信,甚至感到荒謬。

    月樹神罰是神罰之矛的虛影,妖月之矛也只是妖月的力量投影,所以進入聖元大陸后,力量不會過多波及其餘人。

    萬聖神罰不同!

    神罰之矛和四顆妖月本體將直接進入聖元大陸上空!

    萬聖神罰一旦用出,不僅要滅方運,甚至會波及全人族。

    獅族大聖很快意識到,祖神就是祖神,此次神罰太毒。

    方運若想留在聖元大陸,得到聖院的庇護,整座聖元大陸都會被波及,僅僅是妖月本體與神罰之矛本體的氣息就能夷平聖元大陸!

    人族眾聖世家為了保住人族幾十億百姓,必然會把方運逼出聖元大陸,那時候方運與聖院的力量被截斷,失去最大的助力,必然死於萬聖神罰之下。

    而人族眾聖世家也會背上污名,這件事對人族的士氣會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獅族大聖理解這個計策,但無法理解祖神為何如此針對方運!

    萬聖神罰的確無比強橫,但代價也極大!

    萬聖神罰不僅耗時極長,而且在發動萬聖神罰開始,需要獻祭一尊大聖!

    祖神為了殺一個進士卻要先殺一尊大聖,這讓獅族大聖無法理解。

    「莫非,祖神那裡發生了什麼異變?」

    獅族大聖不寒而慄。

    它雖然無法理解祖神的行為,但也沒有反對,只是沒想到,方運在祖神心目中的地位至少抵得上大半個人族。

    獅族大聖正在思索方運的重要性,突然感到後背發冷,眼中流露出驚恐之色。

    「不……」

    獅族大聖喊完就要逃跑,但是東西南北每一個方向,各有一條粗百丈、長不知多少里的樹根破空而來,齊齊捆住它。

    萬聖神罰要獻祭它!

    「不要啊……」獅族大聖拚命掙扎,拚命求饒,但卻毫無用處。

    「嗤啦……」

    四根樹根把獅族大聖分成四段,各捲走一段。

    萬聖神罰第一步,大聖獻祭完成!

    隨後,妖界的上空出現一支長長的號角,那號角似是古舊的黃銅所造,號角上面雕刻著許多古妖!

    「嗚……」

    號角長鳴,傳遍萬界。

    召喚所有妖界之外的妖蠻眾聖。

    在號角響起的一剎那,一尊又一尊聖位妖蠻動起來。

    他們有的在恆星的中心修鍊,有的在彗星的彗核里沉睡,有的在湮滅之地的邊緣探尋,有的在遙遠的亂星棋盤中徘徊……

    無論妖蠻眾聖身在何處,此刻都全力返回妖界。

    不僅妖蠻聽到,所有聖位生靈也聽到,幾尊氣息恐怖的生靈緩緩睜開眼,望向妖界。

    妖界眾聖樹上,妖蠻眾聖沉默著。

    足足沉默了一個時辰,才有半聖開口。

    「我不明白,祖神為何不把人族一起滅掉。」

    「哼,你剛封聖不久,自然想不通。沒有祖神鎮守妖界,人族一旦玉石俱焚,我妖蠻會損失大半,異族見有機可趁必然會火上澆油。等到祖神回來,我們也差不多死光,你們難道讓祖神當種豬去生妖蠻嗎?」

    「那人族要死保方運呢?」

    「不可能!人族死保方運的前提不僅要每位半聖贊同,甚至還要每一個世家贊同,所以,方運最後只能灰溜溜離開聖元大陸,在某處古地等死!」

    「神諭中說,九位大聖已經返回,到時候讓九位大聖聯手攻破兩界山就罷了,或者乾脆讓萬聖神罰毀滅兩界山的人族,豈不是更加方便?」

    「然後呢,然後逼人族與我妖蠻同歸於盡?上一次攻打兩界山,其目的根本不是滅人族,而是消耗人族的力量!若人族那般好滅,祖神早就派遣大聖回來。還是那句話,祖神不歸,人族不可滅。人族也知道這個道理,所以他們會用盡手段拖到那一天,為了能讓人族活下去,他們連半聖都可以犧牲,更不用說方運。」

    「萬聖神罰多久才能準備好?」

    「少則一年,多則三年。」

    「我很好奇,若連萬聖神罰也殺不死方運,那該怎麼辦?」

    「胡言亂語!萬聖神罰怎會殺不死方運!」

    「若殺不死呢?」

    「那可就出大事了……」

    聖元大陸,除了各地氣候異變大雪漫天,一切都恢復正常。

    巨大漩渦消失,月樹神罰也徹底消失。

    歡呼聲傳遍京城,隨後景國乃至整個人族都好像被傳染,各地民眾紛紛歡呼。

    方運長長鬆了口氣,拖著疲憊的身軀倒在考房的床上,呼呼大睡。

    太累了。

    十國民眾高興,但人族的半聖們卻愁苦地交流。

    「妖界出現兩道祖神神諭,必然是針對方運!」

    「未必!」

    「在摸清楚狀況之前,不要傳揚妖界又出兩道神諭之事,下封口令。」

    「只是不知道神諭具體內容,可惜。」

    「此事先不要告訴方運,他……不容易啊。」

    「他的此次科舉成績如何?」

    「半聖助考,自然全甲。」

    「他在同一年連升童生、秀才、舉人和進士,成為千古未有的四同,又要建造一座文牌坊。」

    「有勞北聖,儘快查明后兩道神諭的所為何事。」

    「那太古星河的支流作為賭注,現在妖蠻眾聖破壞賭約,太古星河支流理應屬於方運,當如何處置?」

    「方運不能接觸,暫且留在聖院,等他成就大儒之時,再讓他來取。」

    「不錯。」

    「虛聖之事,早日安排吧。」

    無人應答,顯然默認。

    「咦?草蠻全面撤軍!」

    「林蠻也開始後撤。」

    「沙蠻同樣如此。」

    「兩界山的妖蠻同樣在後退。」

    不同的半聖監視不同的地方。

    「真是要感謝方運,逼得妖蠻眾聖白白用了一次月樹神罰,消耗太多的力量,至少未來一年內會風平浪靜。」

    「天葉之事,是否需要處理?」

    「我已然下了封口令,防止那些進士出賣方運。至於那麼多天葉,由方運自己解決吧。」

    「當真奇怪,天樹里被方運殺死的妖蠻就真死了。怪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