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看了許久的傳書,把重要的傳書一一回復,直到深夜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方運吃過早飯,多玩了半個時辰,權當是給自己放個長假。

    之後,方運進入學宮的文戰場,練習戰詩詞和唇槍舌劍,琢磨戰鬥方式,在才氣只剩三分之一后,便向家裡走去。

    一路上,所有路過之人都拱手問候,大都稱呼「方虛聖」。

    許多人甚至大禮作揖。

    臨近家門,方運皺起眉頭,家門口車水馬龍,大量的人正站在門口,排著隊伍送請柬或送拜帖,足足上百人。

    方運無奈,只好動用兵書《瞞天過海》的力量遮掩自己的容貌,擠進門口。

    排隊的眾人大怒,罵聲不斷。

    方大牛怒目圓睜,剛要罵,方運低聲道:「是我!」

    「哦?哦!快請,老爺在書房等著您呢。」方大牛說完警惕帶著方運向書房走去,然後向後面的敖煌使了一個眼色。

    敖煌白了方大牛一眼,道:「蠢材!」說完繼續和奴奴以及硯龜玩鬧。

    奴奴認得是方運,理都不理敖煌,撲到方運懷裡撒嬌。

    「沒良心的小白眼狐狸!」敖煌小聲嘀咕。

    方運呵斥道:「回去讀書,你來這裡不是玩來的,今日寫三首詩詞、一篇經義再加一篇關於定海安疆的策論。」

    敖煌差點炸了,道:「你瘋了吧!讓本龍寫定海的策論?你怎麼不讓本龍寫屠龍術?」

    「有屠龍術嗎?那就留到明天寫好了。」方運道。

    「你……本龍寫定海策去……」敖煌灰溜溜躥回自己屋裡。

    奴奴抱著肚子直笑,連堅持不懈外逃的硯龜都咧著嘴笑起來,分外解氣的模樣。

    這時候,三個女人走了出來。

    楊玉環、蘇小小和趙紅妝站在楊玉環房間的門口。

    蘇小小屈膝行禮,道:「見過老爺。」

    楊玉環微微一笑,趙紅妝眼圈一紅但隨後抑制住。

    「多日不見,方公子風采依舊。」趙紅妝微笑道。

    「趙公子倒是變得娘娘腔了。」方運半開玩笑道。

    「少貧嘴。正午放榜,我們等著你的好消息。」

    幾人聊了半刻鐘,方運放下奴奴,回到書房。

    方運繼續和平常一樣學習。

    沒了科舉,詩詞、經義和策論不僅不能放棄,反而要更加深入學習。

    若要當官,必須要寫好策論,因為策論涉及方方面面,每年各地官員都要寫一篇策論由六部或內閣評定,這算在官員考評之中。

    若一心追求文位,那就主攻經義,因為經義涉及聖道。

    以方運的「廢除殉葬制度」為例,若隻字不提「惡禮」,那便落了下乘,因為禮才是聖道之一,殉葬制度不是。若是在經義里具體詳說如何解決殉葬制度,那便是偏離經義。

    具體如何處理,那是策論的範圍。

    聖道可化為強大的力量,未必如戰詩詞那樣有殺伐之力,但卻有種種妙用,當日孔聖入妖界,隨手拋出聖書《周禮》,所有半聖和半聖之下的妖蠻皆被聖道大禮壓得半跪在地,因為孔聖竊取了妖界的「禮」,而妖界規定半聖不得向大聖出手,孔聖身為亞聖,地位等同大聖,所以所有半聖不能主動攻擊他。

    這就是至今為止妖蠻兩族尊敬又恐懼孔聖的原因,孔聖早就不「玩腦子」,早就直接「玩規矩」。

    殿試重真才實學和治理一地的能力,方運自然要側重策論,可方運的目標是更高的文位,對世俗的權位不太留戀,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經義上。

    方運別無選擇,兩者的學習時間對半分。

    方運學了兩刻鐘,官印突然劇烈震動起來,這表示緊急傳書。

    方運握住官印,發現是曾原的傳書。

    「蒙家家主昨夜進入荒城古地,與妖蠻力戰陣亡,宗家宗集與司馬家的司馬合前往助陣,一併陣亡。蒙家新家主繼任,終結對你的世家之敵。」

    方運反覆看了兩遍,終於確認,這就是眾聖給他的交代。

    人族終究不似妖蠻那麼直接,為了方運,必須要嚴懲相關人等,可又絕不能以真實的罪名,所以就讓該死之人戰死沙場,算是為人族出了力,也給予他們應有的懲罰。

    這種突然戰死的世家之人並不罕見,曾原明顯猜到了因果。

    方運比較滿意這種處理方式,這樣既能震懾某些意圖不軌之人,同時也不會讓他留下一個睚眥必報、對內嚴苛嗜殺的污名。

    至於那些看不出來三人是被方運逼死的人,也沒有資格為難方運,根本不需要震懾。

    方運不過坐牢數日,三大世家卻搭上兩個頂尖進士和一位家主,從裡子到面子全丟光了,反而成為被殺的那隻雞,讓其他「猴」放棄針對方運。

    「我知道了,我會送信弔唁。」

    方運回復完傳書,繼續學習,到午飯時才出去吃飯,飯後坐著趙紅妝的馬車前往聖廟廣場,等待放榜。

    不多時,方運坐著馬車到達廣場附近,撩開窗帘一看,接踵摩肩,人聲鼎沸,差不多有十多萬人,想了想,決定不下去了。

    趙紅妝所用馬車很大,不僅可以坐方運、楊玉環、蘇小小和趙紅妝三人,連一丈長的敖煌也能盤在馬車裡。

    正午剛到,一片碩大的半透明光幕出現在聖廟上空。

    所有考官從閱卷房中走出來,站在聖廟大門前。

    大儒姜河川與唐守德靜靜地看著眾人,眾人的話語聲越來越小,最終鴉雀無聲。

    姜河川點點頭,道:「放榜!」

    楊玉環、趙紅妝與蘇小小明知道方運得會元十拿九穩,還是興奮地望著巨大的進士榜。

    進士榜的開頭出現「姓名」「詩詞」「經義」和「策論」四個詞語排在一起。

    接著,在姓名下面,出現金光燦燦的「方運」二字。

    隨後,詩詞、經義與策論下面各出現一個金色的甲字。

    金字榜文,聖筆評等!

    全城歡呼。

    在方運的成績公布后,光幕上瞬間多了一大片黑字,兩百九十九名的新晉進士都是同時冒出來的,與方運的待遇天差地遠。

    不過,還不等他們惋惜或高興,三道彩虹自聖院前來,接走《阿房宮賦》等三篇的原文。

    方運本來高興,但聽到文相姜河川的話卻笑不出來了。

    「今日雪梅會上,你必須作一首詠梅詩詞!一定要超出給李文鷹的那篇送別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