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官成兩列立於前方,或穿官服,或穿文位服,衣衫不動,但皇宮的守衛身上的衣服卻獵獵作響,被大風吹得睜不開眼睛。

    文武百官齊齊望了過來。

    當朝四相、六部尚書、各地州牧、各軍首領、皇親國戚和世家家主等等都在列。

    方運只覺空氣凝固,呼吸靜止。

    換做平常時期,多一倍的人都不會讓方運有任何感覺,但這裡是一國皇宮門前,眼前百官即將上朝,氣勢已經積累良久。

    朝堂之上,是實踐聖道之地!

    數百目光,就是數百種力量的審視。

    「咴咴……」

    就見拉車的馬成片成片地倒下,一輛輛馬車倒地,眾進士的驚呼聲連連。

    方運的衣衫猛地向後掀動,下一剎那,文膽之力外放,衣衫回落。

    方運向百官一拱手,然後向通往右掖門的橋上走去。

    許多官員露出笑容。

    方運走右掖門所代表的意義重大。

    方運若走左掖門選文官隊伍,不一定會傾向左相,但走右掖門一定不會傾向左相。

    方運目不斜視,穩步前行,但餘光卻在打量兩支隊伍。

    文武百官還好說,方運沒想到此次大朝會召集了皇親國戚和世家家主,這可是很少見。

    皇親國戚來只是為了履行皇室血脈的職責,若是真想插手軍政,除了有半聖世家撐腰的康王,其他人必然會被清洗。

    世家家主在景國都有加銜,來此也未必會參與軍政,但既然來這裡,就代表一種態度,支持景國皇室。

    這些世家在景國國滅后損失最小,因為哪個國家的國君都會倒履相迎,但他們也最不希望景國滅國。

    除了陳觀海所在的世家是建國后成立,其餘所有世家都是建國前成立,為景國付出極大,與相鄰的慶國與武國的世家更是有血仇。

    若是景國被滅,這些世家至少會被慶國與武國的世家嘲笑百年。

    想通一切,方運來到軍官與文院官員的末尾。

    排名最末的一名官員拱手道:「見過方大人。」然後向南側移一步,為北面讓出一個人的空間。

    方運看了此人一眼,輕輕點頭,此人是五品的京城將軍,一般朝會是沒資格上朝的,只有三品或三品以上,外加少數有要事的低品官員才可上朝。

    方運從他面前走過,繼續向前走。每路過一人,就有一名官員向他拱手問候,然後側移一步。

    不多時,方運走到一位從三品的官員面前,那官員先側移一步,拱手問候,和之前的其他人先問候再側移有明顯的不同。

    這位從三品官員的另一側,就是正三品官員,和方運一樣有內閣行走的加銜。

    方運最後點了一次頭,目光掃視前方一位位大員,然後進入那位從三品官員讓出的空位。

    此刻聖院正在準備虛聖雕像,需要過幾日才能封方運為虛聖,而方運驚聖的新封賞還要再議。方運現在只是一位內閣行走,資歷最淺,所以位居所有從三品官員之前、正三品官員之後。

    方運沒有發現張破岳,看來朝廷是怕前線出問題,不能讓定遠軍首領回返。

    方運站在右掖門前的隊伍中,一動不動。

    其餘進士在護城河外站立片刻后,紛紛做出選擇。

    排名前十的進士中,有三人選擇進入左掖門前的隊伍,有七人選擇進入右掖門前的隊伍。

    其餘兩百餘進士向兩門隊伍走去,最後,選擇左掖門的不到五十人,剩下的大部分人都選擇右掖門。

    自左相當朝之後,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這些進士選擇右掖門,不僅僅意味著不會投靠左相,不僅僅意味著是主戰一派,更意味著,方運終於有了真正意義上的羽翼!

    之前方運空有大勢而無黨羽,那些人最多只能算是他的支持者。

    而現在,上百進士會成為方運的黨羽。

    之前景國一年也不過只出三十餘進士!

    右掖門前的一些官員微笑起來。

    左掖門前的一些官員也在笑,他們雖然是文官,但並非是左相或康王的黨羽。

    站在文官之首的那人八風不動,面無表情,神色自始至終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那老者形貌儒雅,氣質非凡,年過六十但面相只有五十齣頭,全身上下打理的一絲不苟,只是鬢角的銀髮比半年前多了許多。

    左相柳山,景國文官之首。

    方運掃視對面的文官隊伍,其中多人盯著自己,但有一人非常特別。

    計知白。

    計知白十分冷靜,目光也極冷,但是在眼睛深處,卻隱藏著無法掩飾的仇恨之火。

    兩人對視。

    計知白雙拳緊握,雙目幾欲噴火。

    方運本來有些歉意,可突然想到文榜上眾人用幾個計知白當讀書人和詩詞的計量單位,忍不住扭過頭,臉上浮現極淡的笑容。

    許多官員發現這一幕,一起笑著看向計知白。

    計知白的牙齒咬的咯咯作響,收回目光,垂下眼皮,盯著地面發獃。

    時辰一到,兩個太監各從左右掖門走出來,正要帶領兩隊官員進入左右掖門,不遠處響起一個很賤的聲音。

    「等等本龍!本龍乃是煌親王,也要參與朝會!」敖煌化為一道金光疾馳而來。

    等方運和眾人扭頭去看的時候,敖煌已經衝到方運面前,他飛到方運與那位從三品官員之間,懸在半空。

    那官員目瞪口呆看著敖煌,這條黃龍是什麼路數?

    敖煌扭動龍身,用尾巴推開那個從三品官員,嘀咕道:「不懂眉眼高低,就不知道給本龍讓個位置?唉,方運,我沒來遲吧?」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不過這條黃龍說的沒錯,它的確有參與朝會的資格,而且還應該在隊伍的首位,不過沒人提醒它。

    「嗯,老老實實跟著,我不讓你張口,你就別說話,否則我向你姐姐告狀。」方運已經發現了敖煌的弱點,怕姐。

    「算你狠!」敖煌兇狠地瞪了方運一眼,然後開開心心浮在半空。

    兩個太監相互看了看,帶領隊伍進入左右掖門。

    門后是一條河流,名為景水,水上是景水橋。

    方運一邊走一邊看,景水橋后是一條道路,兩旁都是儀仗樂隊,再往前則是奉天門。

    奉天門黃瓦紅牆,高大聳立,門前有一公一母兩座一人高的銅獅子,門上高掛一塊牌匾,乃是陳觀海陳聖親自書寫的「奉天門」三字。

    方運仔細一看,那三個字深陷牌匾,如龍藏身,隨時可能飛向天空。

    只是,牌匾之上有細微的裂痕。

    「看來傳說聖道守御的核心就在皇宮內沒錯,這奉天門乃是景國第一大門,絕不會有破損,而且牌匾蘊含陳聖力量,擁有莫大的聖道威能,除了那日的神罰,不可能有什麼力量讓其開裂。」

    眾人在景水橋下站定,沒有過橋。

    不多時,鐘鼓齊鳴,這是國君與太後上殿,過了片刻,鼓樂停歇。

    「上朝!」前方奉天殿門前一個太監大聲喊。

    兩個太監帶著群臣走過景水橋,穿過奉天門,向奉天殿走去。

    方運抬頭張望,一座氣勢恢宏的大殿立於前方,屋頂淡金,牆壁赤紅,大殿建立在三層漢白玉平台上,每一層平台都有九階階梯。

    眾人踏上三層九階階梯,來到奉天殿門前。

    奉天殿就是金鑾殿。

    除卻方運,所有的新晉進士停下腳步,按照會試上的排名在奉天殿前廣場站好。

    其餘人則繼續向前。

    奉天殿門口同樣有一塊牌匾,牌匾上書三個字「奉天殿」,這三個字不是陳觀海所寫,而是景國開國半聖崔聖所寫。

    眾人跨過奉天殿的門檻,繼續向里走。若是早朝,還會有禮官唱頌各位官員官名,但大朝會參與者太多,無禮官唱名。

    方運抬頭看去,就見奉天殿內金碧輝煌,寬闊宏大,華麗的不似人間,但是,他見過龍宮,經過一瞬間的震撼后,發覺這裡其實布置很一般。

    奉天殿兩側的地面有許多軟席,乃是供百官列坐。

    敖煌一直撇著嘴,一點不把景國最富麗堂皇的大殿放在眼裡。

    奉天殿的最深處是御台,御台之上是龍椅,但是,龍椅被一簾細紗擋住,隱約可見裡面坐著兩人,一人嬌小玲瓏,另一人卻更小。

    方運聽到裡面傳來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母……母后,哪個是方……方鎮國?」

    那聲音很小,常人是聽不到,但百官文位最低也是進士,聽得清清楚楚。

    隨後方運見紗簾內的人作了一個噤聲的姿勢,孩子再也沒說話。

    眾人站好后,就聽一個太監尖聲道:「禮!」

    在場眾人,除了大儒只是稍稍低頭,所有人都向龍椅方向作揖行禮。

    「微臣拜見國君、太后。」

    方運也如此,心中感慨讀書人地位之高,就這麼作揖,既不用跪拜也不行大禮,完全就是把國君當地位稍高的讀書人。

    自大漢滅國,讀書人的地位就越來越高,朝禮也越來越簡單。

    敖煌學著方運有模有樣參拜,只是眼珠子亂轉,四處打量。

    「禮畢。」那太監又道。

    「賜席。」國君稚嫩的聲音從簾內傳出。

    百官根據自己的官位按照順序坐好。

    敖煌哼哼唧唧盤在軟席上,不老實地四處張望,所有人都視而不見,只有龍椅上的小國君又忍不住道:「小……小黃龍!」

    「你才小!」敖煌輕聲回了一句,怕方運生氣,急忙閉嘴。

    一些官員心中哀嘆,好好的朝會徹底被敖煌給破壞了,可國君尚小,敖煌又是煌親王,眾人只能聽而不聞。

    太后見朝會出了問題,輕咳一聲,道:「眾愛卿可有事啟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