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支支兵器樹立在大殿上空,有青銅古劍、環首鐵刀、兵車夷矛、梨花鐵槍、祥手宣化斧、天子雕弓等等數不清的軍中兵器發出陣陣輕響,響聲如千軍萬馬吶喊,整座朝堂之上閃爍著刀光劍影。

    隨後,所有的兵器直指吏部侍郎歐寞。

    軍中官員面不改色,文院官員問心無愧,但許多文官卻露出驚容。血濺金鑾殿可不是說說,歷朝歷代都有發生。

    周君虎成大學士后幸獲百兵文台,殺意之強,在景國大學士中能與原來的李文鷹媲美。

    「此乃朝議,周大將軍請守禮!」歐寞低聲一喝,堂皇之氣在朝堂凝聚。

    「姦邪在前,兵家戰意勃發,非我所願。」周君虎說著,緩緩收斂力量,上空的兵器徐徐消失。

    許多文官面帶惱色,這就是文官討厭兵家讀書人的關係,動不動就戰意勃發,意氣用事,以直勝曲。「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中的兵,就是指兵家讀書人。

    大學士之下的許多官員艷羨地看著上空緩緩消失的百兵,大學士是個分水嶺,一旦成大學士,力量會再度暴增,翰林之下完全不能與其相提並論。

    敖煌也異常羨慕,龍族雖然能呼風喚雨、引雷控水,但哪有人族的力量奇特。

    方運心道:「不知我成大學士的時候,能得何種文台,若是能有多層,那當真幸甚。」

    左相柳山輕輕吸了一口氣,大殿上空風雲涌動,除卻在場大儒,所有人都被無形的力量牽引,望向他。

    「本官乃景國之相,亦人族之官。歐寞庄瀘為人族計,為億萬百姓計,退位之言,可入朝議!」

    柳山說完,奉天殿外的銅鐘輕響。

    「你……」大量的官員紅了眼,可這是左相之權,連國君都不能剝奪,更不要說群臣。

    柳山的身體突然輕輕一晃,臉上的血色消褪。許多人還沒等高興,他的皮膚閃現一抹淡淡的玉色,臉色恢復紅潤,更勝往昔。

    方運與眾官暗道不妙,可卻無何奈何。

    柳山掌相權,國運源自相位,而民心源自百姓。柳山之言損害景國,國運自然減少眷顧,但現在許多百姓驚恐,厭惡與蠻族對戰,為了保命情願加入慶國或武國,他此言至少得千萬之民心,反而更勝從前。

    方運心中暗嘆,從理智上講,景國皇室為了千萬百姓,可以退位,但問題在於,歷史證明景國子民會被當作二等子民。

    當年景國象州被慶國吞併,除了少數早就暗中投靠慶國的官員,大多數景國官員被調離重要衙門,調任閑職,少數官員甚至被監視起居。

    以至於當年象州的景國官員集體要求遷往古地,一去不回。

    隨後大量的慶國人湧入象州,而原象州人被限制在各地,不得隨便離開籍貫所在。

    慶國得象州后,真正為的是那一州所能貢獻的科舉名額,在併入慶國的前十年,象州九成的新童生、秀才、舉人和進士都是從他處遷來的原慶國人。

    直到現在,象州的科舉還有嚴格的審核制度,控制原象州人參與科舉的人數,使原象州每年新獲文位之人不足三成。

    已經有人推算過,至少要過兩百年,象州子民才能獲得與慶國子民相似的待遇。

    只是,這兩百年的血淚誰來償還?

    方運不願意流百年血淚。

    大多數景國人不願!

    寧可站著流血,也不願跪著血淚齊流!

    更何況,還有一絲的機會以血換景國長存!

    方運冷冷地看著左相柳山。

    柳山可以把景國賣個好價錢,換取慶國相位、大儒乃至封聖的機會,但為他陪葬的卻是以千萬計的景國子民。

    最可怕的是,就算慶國與武國瓜分景國,一旦蠻族執意南下,景國子民必然會被大量送入軍伍中,擔任替死鬼。

    方運看得透,許多軍人看得透,左相柳山看得透,但大量的景國子民看不明白。

    他們只知道,去了富裕的慶國或武國,自己的生活必然過的更好,必然能在科舉上一帆風順。

    可惜他們不知道,科舉的名額是固定的,土地是固定的,人族需要的一切資源都是固定的。景國人一旦成了慶國人武國人,除了不足萬分之一的人有能力爭奪,其他人必然會被慶國與武國割掉一塊塊肉,餵養真正的慶國人與武國人。

    可惜他們不知道,他們在景國是什麼地位,到了慶國與武國依舊是什麼地位,甚至更低。

    他們被柳山賣了個好價錢。

    有些人看得到,有些人看不到。

    海闊憑魚躍,吃飽的是鯊魚。

    天高任鳥飛,展翅的是鷹鷲。

    他們不會庇護食物。

    方運目光依舊冷,看向另外一些文官,另外一些軍官。

    他們之中也有鯊魚,也有鷹鷲。

    方運心中一嘆,人族子民是最善良的,只要吃飽飯,餓不死,他們就會默默活下去。

    但,別讓刀架在他們的脖子上!

    在方運走神思考的過程中,主戰派與退位派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一開始還只是雙方各出一人輪流說,接著就是兩人一起說,相互都用本句答對方的上句,同時在聽對方的本句。

    朝堂眾臣見怪不怪,但說著說著,便有多人加入,同時爭論。

    一對、兩對、三對、四對、五對……

    當有第五對官員加入爭論之時,新晉進士們終於無法全部聽盡,只能選四對仔細聽。

    第七對官員加入爭論之時,老進士們選六對聆聽。

    當第十對官員開始爭論后,便沒有更多的官員加入,因為這是翰林的極限。

    方運與敖煌自始至終都平靜如常,對這一人一龍來說,同時聽二十人爭論根本不算什麼。

    方運甚至聽到紗簾內部的太后輕聲一嘆。

    這就是讀書人的世界,不是讀書人或文位不夠高,連別人爭論什麼都聽不懂。

    這也是進士之下極少有人能參與朝會的原因。

    文位就是能力。

    方運很想發言,但想起文相姜河川的叮囑,便閉上嘴,自己經過華夏古國的歷史洗禮,每日又瘋狂讀書,一人讀的書比得上別人百年,但終究在朝堂之爭沒有經驗,現在理應安心學習,而不是剛有了一些成就便自以為是。

    方運心中一動,奇書天地中出現一本空白的書,隨後書上多了四個字。

    朝議大典。

    接著,朝議大典獨立出第一卷,從本次朝議童巒說第一話開始迅速記錄,眨眼間就錄入之前所有人說過的話,並以極快的速度繼續錄入現在的朝議內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