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霸氣了!方鎮國平日就是這麼教真龍的?」

    「哪怕半聖都不好如此訓斥堂堂真龍,這可是未來的龍聖啊!」

    「也就方鎮國敢罰真龍抄寫一千遍《禮記》,換成別人,早就被咬死了。」

    計知白獃獃地盯著方運,方運太可怕了,連真龍都不在乎,那自己在方運眼裡更算不了什麼。

    左相卻不言不語,別人只當是方運隨口呵斥,但他卻懷疑方運在展示與龍族的關係有多麼親密。

    敖煌繼續在地上顫抖著,繼續傻呵呵笑。

    方運看了看敖煌,又看了看夜明珠,彎腰撿起,收入飲江貝中。

    百官愣了。

    「突然覺得煌親王好可憐。」

    眾官齊齊點頭,敖煌不僅被方運教訓,連到手的夜明珠也被方運拿走了,敖煌非氣瘋不可。

    不過眾官都好奇,那顆夜明珠到底有什麼玄奧之處,竟然能讓敖煌奮不顧身搶奪。

    敖煌怒視方運,道:「還……還給本龍!」

    「回家說!」方運一瞪敖煌。

    敖煌認真想了想,自己打又打不過方運,比後台也比不過支持方運的敖雨薇,玩腦子更是玩不過,嘆氣道:「那就回家說!」

    許多官員更加詫異,沒想到敖煌聽話到了這種程度。

    方運望向紗簾,覺得太后真慷慨,明知道那是不錯的寶物,說送就送,當真女中豪傑。

    退朝之後,方運與眾人告別,和敖煌上了馬車返家。

    馬車剛動,敖煌立刻笑嘻嘻地把大龍臉湊到方運面前,道:「現在可以把夜明珠給我了吧?」

    方運推開敖煌的臉,道:「說吧,那顆夜明珠是什麼東西?值得你冒著生命危險搶的東西,一定不錯。」

    「本龍哪知道摘個夜明珠差點被劈死!」敖煌憤怒地大叫。

    「那就是不重要?」

    敖煌道:「虛樓珠你聽說過吧?」

    「當然,能生成海市蜃樓的巨蜃形成的神物,最強大的虛樓珠傳說可以幻化一界,我當年就差點死在蛟族的虛樓珠里。」

    「那東西是比虛樓珠更特別的萬象珠。」敖煌盯著方運的飲江貝差點流口水。

    「萬象珠?沒聽說過。」方運道。

    「嘿嘿,這可是特別古老的東西,一顆萬象珠,能幻化萬象,上到真龍,下到蟲蟻,天地萬物都能幻化。不過,這東西只能幻化一次,之後便固定了。你要是有了萬象珠,會幻化一條真龍嗎?」

    「真龍的實力如何?」方運問。

    「和你自身的文位相當。」

    「那要是幻化帝族呢?」

    「你挺聰明啊!」敖煌上下打量方運。

    「少廢話,這顆萬象珠是否幻化過?」

    「當然了,這顆萬象珠肯定幻化過。而且這顆珠子是我族龍聖所用之物,除了我真龍一族靠近才能發現,其他人都不可能看得出來,半聖也不行。」

    方運拿出萬象珠,掂了掂,扔給敖煌,道:「既然是你們龍族之物,那你就拿著。」

    「仁義!畢竟我是因為你才進的奉天殿,發現好處我一定分潤給你!」敖煌說著,笑嘻嘻仔細打量萬象珠。

    「這顆珠子幻化了什麼?」方運問。

    「不知道!」敖煌認真說道。

    「難道只有龍聖才能打開?」

    「你看,本龍說你聰明沒錯!」敖煌說著把萬象珠放嘴裡,用力一咬,萬象珠紋絲不動,「你看,我就說這不是普通的東西,要是夜明珠被我一咬保證碎。」

    「你也很聰明。」方運無奈地看著敖煌。

    「別人都這麼誇本龍。對了,這顆萬象珠里有一道龍影,你看我用龍力激發給你看。」敖煌說著,舉起萬象珠。

    方運仔細看去。

    這是一顆散發著白光的夜明珠,看似普通,但若仔細看,就會發現裡面有一團好似白雲的龍影,若有若無。

    「這龍影是什麼?」

    「在遠古時期,龍聖要四處征戰,或者修鍊,可幼龍不能不管。我們龍族的力量雖然能寄托在血脈之中,但許多技巧和常識還是需要學習的。於是有龍聖就幻化出自己,讓幻象掌握自己已知的一切。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敖煌說到這裡閉嘴,若有所思。

    方運回憶古妖傳承,沒有發現萬象珠的稱呼,卻知道龍族用一種珠子來承載獨特的訊息。

    於是方運介面道:「或者是承載重要的訊息?比如太古星河支流的位置?」

    敖煌嚇了一跳,瞪著大眼問:「你果然知道的很多。對,萬象珠是唯一能承載那些強大力量信息的東西。就像你說的太古星河,那種強大的存在會抹除世間一切的痕迹,只有聖位生靈才能記住,可要是傳遞給別人就難了,甚至也無法利用血脈傳承,所以就有了萬象珠的用武之地。」

    「不過這顆珠子怎麼會出現在景國皇宮,夜明珠大都是你龍宮之物吧?」

    敖煌面有慚愧之色,道:「這種東西的氣息太過內斂,若不仔細感應,龍聖都無法覺察,本龍當時也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外放龍力感應,這才發覺。」

    「這裡面記載了什麼訊息?」方運問。

    敖煌搖頭道:「不到聖位無法使用,我這就把這顆萬象珠送給龍聖爺爺。」

    敖煌說著,從口中的吞海貝里吐出一個海水小漩渦,與海眼一模一樣,然後把萬象珠投入其中,海眼與萬象珠一起消失不見。

    「我們龍族的東西不錯吧?」敖煌笑嘻嘻道。

    「是不錯。」方運說著望向窗外。

    外面響起鞭炮聲。

    敖煌隨後望去,笑嘻嘻道:「還有不到一個月就是過年了,我還是第一次在人族過年,你陪我一起玩!」

    方運搖搖頭,無奈道:「年後就要參與進士春獵,再之後就要前往寧安縣。寧安縣被左相經營多年,那裡猶如龍潭虎穴,一切要從長計議。」

    「那你為什麼要去寧安縣?大不了不要臉,不去了。」

    「我夢到過寧安縣。」

    「啊?」敖煌疑惑不解。

    方運沒有繼續說下去,當年在進入書山三山二閣幻境的時候,他第一個到的縣城就是寧安,而且就在寧安縣外,為了救戰友被砍斷一條手臂。更因為,在幻境中他成進士后,殿試中也被左相分派到寧安縣當代縣令。

    幻境中,因為左相與計知白的阻撓,導致他與原本唾手可得的狀元失之交臂,最後成為探花。

    因為一切都是幻境發生的,許多事是書山偽造的,方運的一些記憶模糊,但另一些很清晰。

    方運至今仍然記得,就是在幻境中的寧安縣,景國大軍被柳山出賣,導致妖蠻大軍包圍寧安,李文鷹與文相姜河川相繼戰死。

    細節方運都忘記了。

    但,方運記得那份疼痛。

    無論在幻境中還是現在,寧安縣作為轉運樞紐,乃是景國最重要的地方之一。

    妖蠻有氣血之力,只要氣血不竭便能持續數個月之久,只是沒有食物會導致身體虛弱。

    但人族不行,人族所需的糧草物資太多,一旦寧安縣有失,三邊大軍必然潰敗。到了那時,哪怕陳聖在,武國與慶國也會以景國將滅國為由出兵接管燕州與江州,最後順理成章接管景國。

    景國不是龍族,拿不出那麼多的儲物貝類,景國皇室只有兩枚飲江貝。飲江貝不過十丈見方,所裝的糧食還不夠百萬大軍塞牙縫的。

    方運想到這裡,突然微微一笑,那笑容很複雜,複雜到敖煌想破頭都想不明白。

    「寧安縣縣城常住人口達十七萬,其中在寧安落戶之人達十二萬。寧安縣轄四鎮一關,寧安關常駐士兵三千。現任三邊轉運司司正是耿戈,乃是左相侄女婿……」

    方運在心中默念,把寧安縣的一切都迅速在腦中過了一遍。

    書山幻境偽造之事方運記不清,可幻境中的寧安縣的資料卻是照搬現實,方運親自經歷,至今都沒有忘記。

    甚至可以說,方運對寧安縣的了解不比計知白差多少,在某些方面甚至還在計知白之上。

    因為方運曾經把半條命留在了幻境中的寧安縣。

    方運收斂笑容,仔細回憶幻境中的經過。

    「書山幻境,恐怕不僅僅是虛幻和偽造,極可能是一種推演,展示了一種可能性!但是,別人記不得幻境和書山發生的事,我卻記得!這些都是我的優勢,也是左相和計知白不知道的優勢!」

    方運突然笑了,因為他發現一個關鍵的地方,在幻境中,自己幾乎沒有運用華夏古國的知識,那是因為幻境偽造不出來!

    而華夏古國的知識卻可以用在治理寧安縣中。

    「那麼,我就在密州敲開一道口子,徹底打斷雜家滅景的可能!」方運緊握雙拳。

    「喂,方運你怎麼了?」敖煌問。

    方運收起思緒,微笑道:「沒什麼,只是想到正月十五就有春獵,十分高興。」

    「嘿嘿,過年好熱鬧,年三十就有大型的春節文會,過了年有各種小春節文會,一直到正月十五都不停!你一定要帶本龍去,你想想,帶著本龍多風光啊!」

    方運搖搖頭,道:「我沒有時間參與那些文會。這些天,我每天上午有兩堂課,一堂與春獵進士學習取勝之道,一堂是學習如何在殿試中獲得更好的成績。而下午我要練習唇槍舌劍、戰詩詞和琴棋書畫等雜項,晚上要學習政、軍、農、工等等治理寧安縣的具體方式,後半夜還要深入學習眾聖經典,這是根本力量,一日也不可荒廢。」

    「本龍聽著都頭疼!咦……龍聖爺爺誇我,說那顆萬象珠記載著好東西。」敖煌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