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儒道至聖》更多支持!

    荀家許多人神色緩和,突然,有一些人文膽輕鳴,突破境界。

    眾多荀家人面露羨慕之色。

    「早知道早學他的煉膽詩文,或許今日我也能有所突破。」

    「禮樂編鐘的聲音還在繼續,萬萬不可錯過。」

    不知不覺,過半的荀家人離開院子。

    還未離開的荀家之人神色各異,有的猶豫不決,有的心神不定,有的目光憤恨。

    「這些牆頭草,說什麼方運不是寒門子弟,純粹是借口!看看方運所設的天葉膏火就知道,硬性、、規定所得天葉的寒門子弟的總數不得低於總人數的一半,誰都看得出來方運心向寒門。」

    「不過區區文膽提升而已!荀祖遺留的《荀子》聖書有強大的煉膽之能,區區鎮國詩文怎能相提並論?」

    此話一出,一些荀家人昂首挺胸,但還有一些荀家人反而更加搖擺不定。

    眾聖的聖書都有增強讀書人力量的功效,煉膽自然不在話下,但至少要成大學士才勉強能藉助聖書煉膽,而且還會有危險。若不成大學士,根本不可能接觸到聖書。

    就算成大學士,也只能選《荀子》的一卷而閱讀一次,只有成大儒后才可獲得每卷一次的閱讀機會。

    沒人會嫌煉膽力量多,若是《荀子》與方運的煉膽詩文都有效,為何放棄後者?

    荀家子弟數十萬,可每年能成大學士者至多一兩人,但荀家的翰林卻極多,畢竟是亞聖世家。

    就在部分荀家人依舊反對方運之時,以荀家為中心,附近不斷有人的文膽進入二境。

    隨後連續出現翰林成大學士的異象!

    不過短短數十息的時間,足足有十二位新晉大學士!

    荀家人意識到,這些人大都是高齡老翰林,翰林在荀家只能說有地位,並無大權,可若是晉陞到大學士,那就是族老,手握大權,足以影響整個荀家的走向。

    荀家暗流涌動。

    不須言明,之後這些新晉大學士將成為反方運之人的障礙。

    更可怕的是,荀家的荀大先生一直稱讚方運,只是得不到太多族老支持,接任家主的機會比荀二先生和荀三先生小。

    但現在相當於立刻得到十二位新任族老支持荀大先生,再加上之前中立的族老動搖,可以說,荀大先生接任家主已成定局!

    那些依舊反對方運的荀家人有些慌了,直到此時此刻,他們才清楚方運的可怕之處!

    方運不需要跟荀家爭什麼,只需要一步一步前進,自然會有大量的荀家人追隨。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果樹不會呼喚誰,但人們會被花香和果實吸引,自然而然在樹下走出道路。

    「大勢已去……諸位,高山在前,深溪在下,為何不醒?」一個老舉人一聲輕嘆,轉身離開。

    這老舉人的話語中蘊含奇異的力量,掠過眾人,傳遍數十里。

    許多荀家之人只覺耳邊有滾雷掠過,瞪大眼睛。

    「這……竟然是警世之言!」

    「高山在前,深溪在下」八個字,源自《荀子*勸學》中的那句「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

    這話明顯是在暗指反對方運之人「不知天高地厚」。

    這位老舉人乃是荀家族學的老先生,弟子數千,若只是普通的勸誡不算什麼,可這是「警世之言」,這說明他現在說的話非常重要,重要到足以引發天地之力。

    「既然引發警世之言,或許是荀祖在警示我等,在下告辭。」一人匆匆離開。

    「《荀子》警世,不敢不從!」又一荀家人離開。

    荀家的大院中一下許多人,可現在聽到警世之言,許多荀家之人紛紛醒悟,越來越多的人離開。

    「豎子方運,亂我荀家!」

    一個恨方運入骨的老進士突然大叫,因為他是荀隴的叔父,而荀隴在與方運文斗一州中自降文位,最後被方運天行師道。荀家老進士喊完,突然口吐鮮血,接著驚慌地大喊:「不,我……」

    「砰……」

    文膽文宮爆開,聲傳百里。

    荀家一位進士身隕。

    數不清的荀家人噤若寒蟬,瞬間明白,一定是老進士明知現在荀家人所作的是對的,符合荀家聖道,可僅僅因為私仇繼續反對方運,繼續反對荀家人向方運學習,並因此遷怒荀家人,這實際相當於違背自身與荀家的聖道!

    此人很快發現不妥,但是已經遲了。

    更多的荀家人在心裡警示自己,記住今天發生的事。

    若認定方運有害荀家,那反對方運無妨,可現在明知道方運有益於荀家依舊反對,自然跟心中的堅持衝突。有衝突理應慢慢化解,若以激烈的方式抗爭,稍有不慎,便身死人亡。

    荀家一人突然道:「在下反對方運,並非否定方運之才,乃是因為方運相助孟子世家。孟子聖道,在下從不涉及!」

    留在原地的荀家人靜靜地看著那人,許久,那人分毫無傷。

    堅持反對方運的少數荀家人鬆了口氣。

    但是,他們四下張望,突然覺得今日的荀家格外冷。

    足足八成的荀家人離開!

    「當真大勢已去……」

    嘉國雷家。

    「諸位族老以為,該當如何?」

    「我雷家得雷祖蔭庇、受龍族恩惠,何曾向一區區進士低頭?」

    「其餘各家都學習方運戰詩詞與煉膽詩文,成長之快遠超我雷家,那日後又當如何?」

    「你們不要忘記,祖龍未死!」

    「這又是何解?」

    「西海龍聖曾言……」

    「住嘴!你非雷家大儒,如何知曉此事?誰……」

    「此事不甚重要,半聖皆知曉,何鬚髮怒?當年的古妖也好,妖蠻也好,都給龍族留下一線生機,沒有趕盡殺絕,只因祖龍。祖龍怎會不給龍族留下崛起的機會?一旦龍族崛起,我雷家將不下於孔家!更何況,雷祖或許另有後手,必然能讓我雷家壯大!」

    「廷榆叔公此言甚為有理!在勝負未分之前,我雷家何須低頭?哪怕方運成了半聖,我雷家也可以輕鬆抗衡!」

    「唉……」

    雷家家主一聲長嘆,無言以對,因為他比其餘雷家人知道的都多,莫說雷家得罪方運,哪怕雷家得罪孔聖世家,得罪所有半聖,依舊可以屹立不倒。

    雷祖,那是所有龍族奉為雷師的大人物。

    陰險如西海龍聖,桀驁如北海龍聖,懶散如東海龍聖,暴躁如南海龍聖,在提起雷祖的時候都恭敬如下人。

    「罷了……」

    宗聖世家哀聲一片。

    蒙家世家哀聲一片。

    司馬世家哀聲一片。(小說《儒道至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