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著地位的提高,方運在方方面面都有了變化。

    只不過方運不改初衷,這些天保持泉園與學宮兩點一線,不張揚,不輕狂,只有敖煌和奴奴鬧了一場小亂子。沒人怪到方運身上,誰都知道敖煌的性格,連在金鑾殿摘夜明珠這種事都做得出來,去左相府家裡放花炮是輕的。

    方運默默積累,默默修鍊。

    明天就是正月十五,因為進士春獵不像聖墟文會那樣可以憑藉詩詞獲取月華相助,所以歷年來都是送眾進士入春獵后再舉行文會,持續一下午。到了傍晚,進入春獵的進士適應了春獵,十國進士相爭,會變得異常激烈,一直持續三天。

    凌晨,方運來到離眾人住處極遠的東園,主園是水,南園為住處,而東園布滿了各種樹,方運進入茂密的竹林,前後左右都是高聳的竹子。

    方運張口吐出真龍古劍,就見金色的真龍古劍攜帶漆黑的墨劍在竹林里穿梭,宛如一條金背黑腹的游龍在水中穿行。

    竹林茂密,極為考驗一個人對唇槍舌劍的控制能力、自身的反應與判斷能力。

    真龍古劍以一鳴的速度飛行,相當於一倍音速,發出刺耳的破空聲。

    竹葉被真龍古劍震落,如雨散落,但過了百息,無一片被真龍古劍的力量撕裂。

    方運臉上浮現淺淺的笑意,這是自己在書上看到的一種練習唇槍舌劍的方法。

    「原書的修鍊方式是針對翰林乃至大學士,進士萬萬用不得,因為天底下任何一個進士都不可能以一鳴的速度在這竹林中飛行而不傷及竹子。以一鳴的速度在竹林中飛行過五十息而不傷竹子,就是一殿翰林的能力。過百息,就是二殿翰林。若能不碰樹葉,就是三殿翰林的層次。若……」

    方運一分心,就聽嗤嗤聲不絕於耳,大量的竹葉被真龍古劍外放的力量撕裂。

    真龍古劍停下,方運心有所思。

    「別的翰林,要修鍊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唇槍舌劍,哪怕劍不如我的真龍古劍,文膽不如我,但幾十年的豐富經驗積累下來,有許多人在綜合實力方面不遜於我,比如對時機的判斷,我絕對甘拜下風。」

    「若不考慮真龍古劍的威力,我現在的控劍能力相當於三殿翰林的水平。」

    方運不由得想到翰林的層次劃分。

    「進士,是讀書人實力蛻變的開始,逐漸由文弱讀書人向文戰讀書人過渡,而翰林對實戰的重視達到了巔峰。三百多年前,一些讀書人宣揚輕實戰而重經義,結果人族三谷連戰屢戰屢敗,士氣不振,於是人族眾聖創立七座翰林殿,考驗翰林的實戰,一殿比一殿難,闖過的翰林殿越多,則實力越強,並以此命名翰林的層次。這種方式原本惹來爭議,但隨著兩界山人族慘敗后,反對的聲音徹底被壓下。自那以後,人族走上實戰與經義並重之路。」

    「不過,翰林殿中的考驗不是那麼簡單。」

    方運沒有多想,畢竟自己離翰林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現在自己還僅僅是舌劍進士。

    進士的境界越高,才氣越多,但才氣多,不能反過來把境界直接堆上去,舌劍進士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點。

    在忽略唇槍舌劍威力的前提下,方運對唇槍舌劍的掌控能力達到三殿翰林的層次。

    待才氣消耗完畢,方運收回才氣古劍,一邊往卧室走,一邊總結練習的經過。

    「時間太少。」方運輕嘆,這是自己致命的缺點。

    方運和往常一樣在凌晨入睡,早晨起來吃過早飯,辭別家人,坐馬車前往崔聖世家。

    初春的陽光照著京城,但每一個路人看到方運的私兵隊伍,心中都升起遏制不住的寒意。

    四頭全身披著厚厚重甲的馬蠻侯在龍馬豪車的兩側,四頭馬蠻侯明明壓抑著自身的氣血之力,可威勢仍在。

    這四頭馬蠻侯的盔甲極為難看,黑色的金屬上面有許多棕色與暗紅色的螺紋,只有少數人才看得出來,這是妖界特有的合金,非常堅固,數量稀少,也是妖帥層次血肉戰甲的重要成分。

    馬蠻侯穿在身上,能以一敵三!

    每一套戰甲,都價值一件進士文寶,根本不是銀子能買到的。

    在龍馬豪車之後,跟著整整二十頭蠻帥、一百蠻將以及兩百人族士兵,甲胄層層,刀槍林立,寒光閃爍。

    平常方運不會帶這麼多人,此次前去春獵,禮節要足。

    這支隊伍散發著陽剛與悍勇氣息,一路上所有看到的人都不敢妄動,許多大人死死抓著孩子,生怕惹惱這些私兵。

    這支隊伍速度並不快,也沒有向路人展現凶意。

    方運聽著私兵整齊的邁步聲和盔甲相撞聲,不由得想起當年凶君在孔城招搖過市的情形,當時許多人雖然怕凶君,但也羨慕他的力量。

    可現在,方運毫不懷疑自己的私兵能把凶君的私兵打得落花流水。

    崔家所在的整條街都已經戒嚴,被士兵把守,只有參與進士春獵的三十人及其相關的人員才能入內。

    龍馬豪車停在街道口,方運囑咐了方大牛和四頭馬蠻侯幾句,孤身前往崔聖世家,一路上士兵紛紛行軍禮致敬。

    不等方運走到崔聖世家的家門口,崔家家主率領眾人出門迎接,有崔家人,有朝廷的官員,還有其餘參與進士春獵的讀書人。

    方運掃了一眼,今年的新晉進士高庸和范成豪等九人都在,計知白、陳靖和張知星等景國最出色的十位青年進士也在,最後則是以何魯東和馬朝明為首的十名中年進士。

    雙方寒暄片刻,一同進入崔家大宅。

    春獵的重要程度絲毫不下於十國大比,在三十名進士到齊后,崔家家主不敢懈怠,立刻帶著三十進士走入崔家內部的一座小廣場,小廣場的盡頭,是一座很普通的牌坊,從遠處看就是一座華麗的門框。

    「那牌坊就是崔族文界的入口。」崔家主說著,面向牌坊作揖,其餘眾人隨之行禮。

    禮畢,方運好奇地抬頭看著前方,就見崔家主邁步進入牌坊之中,在大庭廣眾之下,消失不見。

    方運慢步向前,在走過牌坊下面的時候,感受到前面有一層薄薄的無形水膜,破開水膜,方運發現自己來到一處充滿柔和光輝的白色走廊,走廊高十餘丈,極為寬闊。

    崔家主一邊走一邊解釋:「此乃崔聖文界通往孔聖文界的通道,之後我等從孔聖文界直達獵場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