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獵場島是極為奇特的存在。

    整座荒城古地是一處被海洋包圍的大陸,只有獵場島是唯一的島嶼。

    荒城古地的海中沒有任何生命,每一個離開大陸前往遠方探索的人,無論是大儒、大妖王還是半聖分身,全都泥牛入海,杳無音訊。

    久而久之,無人再探索海洋。

    由於獵場島的特殊性,島外的妖蠻無法從別的地方進入,島內的妖蠻無法離開,所以成為人族研究妖蠻的重要基地。

    方運望著天空濃濃的鉛雲,心中隱隱不安,但不知這不安源自何處。

    「這獵場被人族控制多年,不會出事。我心中的不安,怕是因為各國實力太強。方才嘉國的那十個中年進士中,竟然有三個浴血之士,那種感覺錯不了,殺的妖蠻太多了,如同浸泡在妖血中幾十年,身體隱隱有氣血氣息。其中一人,怕是雷家那位著名的雷礫,實力恐怕不下於我。」

    雷礫當年原本就是最頂尖的進士之一,因為被罰荒城古地,在進士文位磨礪二十多年,廝殺二十多年,實力絕對強於普通翰林。二十多年的生死經驗,絕不可能不如成進士不到兩個月的方運。

    人的天賦是重要,但正確方向的努力從來不輸於天賦!

    若努力了還失敗,那不是努力錯了,而是方向不對。

    人族有個「聖道方向論」,一些人認定人的成就主要不是取決於天賦或努力,而取決於是否找到正確的方向並堅持。

    李文鷹就是其中之一,他曾說過,自己最艱難的時刻不是懷才不遇,不是仰望天才的背影,而是找不到努力的方向!

    李文鷹當年甚至不知道自己修鍊方向,但後來想通了,主修儒道輔修兵道,又專門鑽研相關的學問。不過,李文鷹並沒有立刻成功,而是磨礪了數年之後,才在殿試中一鳴驚人,成為現在的劍眉公。

    方運緩緩深呼吸,平復情緒,與眾人一起向外走,邊走邊思索。

    「果然和『春獵課』上說的一樣,荒城古地比聖元大陸『沉』,其實就是重力強,差不多相當於聖元大陸的四倍左右,而妖界的重力則是聖元大陸的三倍左右。這種程度的重力變化對普通進士來說是負擔,但對我來說,卻不算什麼。這裡的空氣有些異味,有極其輕微的毒素,對我也毫無影響,畢竟我吃過偽龍珠,前幾天又吃了一顆真正的龍族龍珠。」

    龍珠力量很強,讓他控水的能力大大增強,但對才氣和文位沒有絲毫的影響。

    方運現在的身體強度堪比蛟龍一族的妖將,當然,不能把鱗片的防護能力計算在內,方運的皮膚再強也強不過龍鱗。

    在行走的時候,所有進士都開始活動身體,要儘快適應,若不是接下來要與其他人會面,眾人會馬上打一套軍中拳術來熱身。

    方運隨眾人走出殘缺的大殿,踩著古舊的階梯,看到前方站著許多人。

    有各國來參與春獵的進士,還有一些身著荒城古地文位服的人。

    方運只是粗粗一掃,就發現身穿荒城古地文位服的人有些不同,比尋常人矮一些,皮膚更白一些,但很粗糙。『春獵課』沒講過荒城古地的人族變化原因,但方運看到這一幕馬上明白,重力大,這些人的骨骼密度恐怕會大一些,身體越小越適合這種環境。

    皮膚白是因為終年不見陽光,粗糙是因為這裡的空氣和環境實際非常惡劣,一旦出了荒城,普通人無法長時間生存。

    只不過,方運有些不明白,前方的人似乎有點多,超過一萬,按理說前來迎接的古地讀書人最多有幾十人。

    不止方運疑惑,景國的許多人也疑惑。

    在方運出現的一剎那,大量的古地讀書人面露喜色,少數人甚至欣喜若狂,眼中流露出狂熱之色。

    這裡不是聖元大陸!

    荒城古地中,人族只有一個理念,殺死妖蠻!

    不能讓妖蠻獲得更大的優勢,一定要為人族而戰。

    他們才不管什麼豪門什麼世家,誰對人族的貢獻大,誰的力量能幫助他們,他們就支持誰。

    毫無疑問,方運的戰詩詞、煉膽詩文和與他相關的種種異象,對古地讀書人的幫助極為巨大!

    說是半個救命恩人都不為過。

    「見過方虛聖!」上萬人齊聲作揖。

    景國眾人恍然大悟,怪不得這裡多了這麼多古地讀書人,原來都是為了方運而來。

    與此同時,嘉國的進士們出現在殘破大殿之中,正好聽到上萬人齊聲問候。

    別的嘉國人面帶微笑,為方運高興,但雷家五個進士神色不悅。

    有一個青年進士看了看方運的背影,又看了看荒城古地上空密布的鉛雲,面露憤恨之色。他是雷家原家主雷越的侄子,平時極為佩服雷越,可沒想到雷越會為了方運放棄家主之位,不久之後會來荒城古地度過餘生。

    雷家最優秀的大儒之一就這樣前途盡毀。

    方運沒想到連古地的讀書人也如此隆重對待自己,愣了剎那后立刻還禮。

    若是方運前來荒城古地做別的事,那些讀書人早就按捺不住衝上來,但馬上要召開進士春獵,決定十國進士入聖院的人數和入翰林殿的次數,無人敢造次,只能忍著。

    十國的進士到齊后,主持這座荒城的大儒帶領眾人坐上蛟馬車,離開這第一百荒城,向進士獵場出發。

    荒城古地太多,人族就用最簡易的數字命名。

    剛剛離開荒城的城牆外,方運就感到空氣有變,鼻腔有些火辣辣的,但這種異樣轉瞬即逝,再呼吸除了有少許異味沒有其他問題。

    反觀其他進士,除了中年進士毫無變化,其他進士都輕咳起來,有幾個人咳嗽的格外嚴重。

    方運望著三個咳嗽格外嚴重的進士,心中暗嘆,春獵課老師說過,這三個人不適合古地的環境,實力將只剩一半!就如同水土不服一樣,吃藥是沒用的,這些人只需要一個月便能適應,但春獵只有三天。

    許多景國人面色變得不好看,沒想到春獵還沒開始,己方就這樣。

    詩狂馬朝明微笑道:「今年的進士不錯,五年前的那一批,足足有五人身體不適。好了,看看文榜吧,丁榜已經變化。」

    方運手握官印,進入文榜。

    文榜的丁榜原本有他和別人詩文,可現在卻換成十國的名字,每國的後面都有一個「零」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