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丁榜的「文榜」二字也被換成了「十國春獵榜」。

    春獵榜的一邊,清晰註明「妖兵一」「妖將五」「妖帥一百」「妖侯一千」「妖令五萬」。

    春獵榜的排名非常直接,完全由十國進士的殺妖數決定,榜值越高,排名越高。

    在進士獵場中,有三座妖山,每一座妖山之上都至少有三頭妖侯,統帥數萬妖蠻,每座山的山頂,都有一枚妖令。

    只要能獲得妖令,便可得五萬榜值。

    妖令有兩種方法得到,一是直接殺上山,二是用兵法潛入山上獲取妖令,但一刻鐘后,整座妖山的妖蠻會傾巢而出追殺。

    進士春獵進行多年,無一人在最後獲得妖令,要麼根本沒人殺上妖山,要麼拿到妖令后被追殺不得不放棄。

    方運目不轉睛看著「妖令」二字。

    獵場島非常大,由於不準狀元使用平步青雲,妖蠻被殺也會跑,實際三天所能獵殺的範圍有限。

    去年景國排在十國第八,強於谷國和申國。景國國力與谷國和申國相當,但景國的讀書人十分悍勇,甚至偶爾位列第七,但近百年來也只能止步於第七,始終無法達到第六名。

    聖院乃是人族的至高聖地,每一個學子都把進入聖院當作人生第一大目標,但是,聖院資源有限,過半都被世家子弟佔據,普通人除非有驕人的成就,否則不可能進入聖院。

    每一年,聖院都會給各國一定的名額,有入聖院深造的名額,有在聖院當雜役的名額,還有進士入翰林殿的名額。

    翰林殿能同時接納的人數有限,進士或翰林闖翰林殿不一定每次都成功,可能需要多次才能闖過,那麼排名越高的國家獲得的次數越多。

    「今年必然可保第八,我有信心爭到第七,第六也有希望,但再往前就難了。」方運在心中估算了一下可能性,發現前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前五的國要麼是老牌強國,要麼至少有十州之地,遠遠不是景國這種三州半的國家能比的。

    眾人的咳嗽聲漸漸變小,而那三個咳嗽聲最重的三個進士也不再咳嗽,只是呼吸不再通暢,每一次吸氣都好像把沙子吸入肺里似的。

    車上的計知白始終一言不發,許多人望向他都流出同情之色,現在計知白的名聲徹底毀了,不要說十國,連各古地都有人用「計知白」來調笑別人。

    計知白能坐在這裡,已經證明他的堅強。

    方運看完文榜,掀開窗帘向窗外看去,道路的兩旁是稀疏的樹林和灌木,這裡的樹木和聖元大陸的差異很大。

    天依舊是陰沉沉的,淺灰色的陰雲覆蓋天空,一望無際,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前方有白色的透明壁障,如同巨大的透明玻璃碗倒扣在大地上。

    方運猜測那大概就是半聖分身的聖道力量。半聖分身只要在天空對著地上畫個圈,引動聖道力,那麼圈裡的妖蠻就永遠出不去。

    不多時,蛟馬車來到透明壁障前。

    這裡是道路的盡頭,有簡易的路障,一些士兵正在把守。

    馬車停下,十國進士紛紛出來,分成十隊站好,認識的人相互之間微微點頭。

    方運掃視眾人,各國的新晉進士中,至少有一人曾經進入過聖墟,受過他的恩惠。那些舉人離開聖墟后,實力大漲,自然能位列各國進士前十。

    顏域空、李繁銘、宗午德、荀執星、孔德論和韓守律等等一大批熟人都在其中。

    而十國的青年進士中,每國也至少有一人曾經在十國大比或在登龍台中與方運相遇。

    至於那些中年進士,方運都沒親眼見過,但認出了其中最出名的一些進士。

    十國進士看方運的目光各有不同,有的躍躍欲試要與方運一較高下,有的充滿好奇認真打量,有的平靜如常,有的充滿善意,還有的帶著敵意。

    第一百荒城的大儒和往常一樣宣讀完此次春獵的規則后,便讓眾人進入光幕。

    十國三百名進士與孔城的三十進士進入光幕後,一股無形的力量在天空凝聚,隨後半聖光幕徹底被封死。

    一旦有進士遭到致命攻擊,半聖光幕就會搶先一步救起送往獵場之外。

    所以每個進士都異常小心,被送出獵場沒關係,隊伍最多少一個人,但今年若是排名降低,那被送走之人極可能要背上黑鍋。

    就在十國進士正式進入獵場的時候,離獵場島最近的第一百零一和第一百零二兩座城市中發出凄厲的警報聲,而且是最高等級。

    兩座城市的人嚇壞了,隨後,有大儒的聲音傳遍全場。

    「妖蠻大軍壓境,棄城!離開此地,向第一百荒城進發!」

    兩座荒城的人糊塗了,但隨後許多人身體冒冷汗,按理說,若有妖蠻進犯,荒城的第一個訊號應該是備戰,可這次倒好,直接讓人逃亡,必然發生了大事。

    第一百零一荒城中,一些讀書人站在斷牆之上,眺望西面、南面和北面。

    無窮無盡的妖蠻正向這裡湧來,密密麻麻一望無盡,好似有滅世之威。

    「果然只能撤離。這恐怕是人族進入荒城古地后,所遭遇的規模最大的一次攻擊,怕是有千萬之眾。他們到底為何如此氣勢洶洶?之前怎能躲過我人族的檢測。」

    「半聖掩蓋蹤跡。現在看來,他們的目標再明顯不過,是獵場島。」

    「糟糕!今日正是春獵之時,若他們攻破獵場島,我人族最優秀的進士將全部死亡!」

    「沒關係,只要半聖一聲令下,那些人就可中止春獵,從荒城至大孔聖文界……怎麼回事!」說話的大儒突然猛地扭頭向獵場島看去。

    許多人隨之扭頭,就見獵場島的上空,突然多了一棵百里高的半透明月樹虛影,月樹之上還有一輪血紅色的妖月。

    與此同時,第一百荒城的大量讀書人開始發送最緊急的傳書。

    「孔聖文界與第一百荒城之間的通道中斷!」

    「進士獵場被強大的力量封印,我們無法通知他們,只能被動接收他們的消息!」

    「他們的目標是人族最優秀的進士!」

    「不,他們的目標是方運方虛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