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島上的聖廟突然衝出一道橙色的光芒,猶如一道噴泉直衝向月樹。

    月樹懸停在高空,一開始只是散發著淡淡的血色月華,血色月華越來越濃,最後形成一道血色光柱籠罩整座獵場島。

    在那血色光柱中,聖廟的橙色才氣屹立不動。

    兩種力量不分勝負,僵持起來。

    整座獵場島與外界徹底隔絕,島內之人不僅不能向外發送傳書,也不能接受傳書。

    唯一能與獵場島有聯繫的,就是文榜。

    除非聖廟力量被徹底壓制,否則文榜與獵場的關聯就不會中斷。

    聖廟失去力量,周邊所有的傳書都被隔絕。

    聖廟之內,足足三滴聖血化為三尊半透明的半聖化身,三尊化身妄圖衝出聖廟的大門,但都被血色月華阻攔。

    唯有聖位力量才能中斷春獵,三尊半聖化身出不去,進士春獵就無法中止。

    而在聖廟的偏殿,整整十位紫袍大儒坐在其內,每一個人都閉目思索。

    那血色月華也把他們困在聖廟之內。

    獵場島被月樹光華籠罩的同時,數以千萬計的妖蠻正在向春獵島的方向急行軍。

    第一百零一荒城與第一百零二荒城的所有人族棄城前往春獵島,既為逃亡,也為增援。

    在人族撤離后,兩城的大學士與大儒腳踏平步青雲押后,緩緩向獵場島飛行,但卻面向遠處的妖蠻大軍。

    第一百零一荒城之守、大儒梁思禮右手背在身後,左手卻在身前平放,托著一座小小的聖廟雕像,聖廟雕像表面散發著淡淡的橙色光芒,其形微小,其意厚重如岳。

    梁思禮的左手裂開幾道細微的傷口,傷口的鮮血在掌上匯聚一處,緩緩滴下。

    一個大學士道:「你們看那些妖蠻,有的還沒成年,有的老態龍鍾,看來附近的妖蠻荒城傾巢而出。」

    「唉,看到這些大軍之時,我也懷疑是否針對方虛聖。獵場島易守難攻,再多的妖蠻攻打也無濟於事。按理說,若殺方虛聖,理應由蠻聖牛瀚出手。但……妖蠻能想到蠻聖出面,眾聖不會沒有準備。看來,妖界接連損失多位半聖,吃一塹長一智,此次似乎不準備動用蠻聖牛瀚。梁大人,我所言可對?」

    其餘大學士看向荒守大儒梁思禮。

    平步青雲徐徐飛行。

    沉默片刻,梁思禮道:「年前,聖院發來密令,知道妖界不會對此次進士春獵善罷甘休,料到蠻聖牛瀚會前往獵場島,布下反擊之道。但萬萬沒想到,妖蠻竟然動用月樹分身,妄圖直接把方虛聖與獵場島人族全部毀滅。幸好獵場島非常重要,那座聖廟不懼月樹分影,否則,島上人族已經被徹底殺死!」

    「蠻聖不出,說明妖界只準備讓這些妖蠻攻打獵場島。我三城聯合,哪怕再不濟也能輕易抵擋數年,妖蠻如此做是何用意?難道要把方運困在獵場島一輩子?」

    梁思禮沉默不語。

    四位大學士見梁思禮不說話,也不敢再提,默默看著下方。

    和人族大城市動輒幾十萬人居住不同,荒城古地的人口並不多,一城最多有十餘萬人。

    這裡的人除了負責荒城古地特有的植物礦物,一切所需所用都由聖元大陸提供,幾乎全民皆兵。

    古地人族已經在拚命增加生育,每生一個孩子都會得到一筆錢,同時負責一個人到十六歲的衣食住行等所有費用。但,古地的死亡率太高,男女比例嚴重失衡,許多婦女甚至充當隨軍民夫。

    實際上,聖院每五年就會從聖元大陸徵集一部分人前往荒城古地補充人口。

    隊伍快速前行,過了半個時辰后,前方一裡外的地面突然發出巨大的轟鳴聲,隨後,大地開裂,足足十頭大妖王與三十頭妖王從裂縫中飛出。

    前方的氣血之力實在太過濃烈,以至於引發局部的異變,狂風驟起,飛沙走石,吹得眾人不得不用手臂擋著臉。

    「哈哈哈……我等在此潛伏近一個月,終於等到你們!」一頭虎妖王哈哈大笑。

    十數萬人族驚慌失措,而所有讀書人和士兵以極快的速度調整好陣形。

    槍指妖王。

    那些士兵和年輕的讀書人心在顫抖,但雙手卻無比穩定,目光更加堅定。

    妖蠻王者沒有再說半句廢話,一起殺過來,每一頭妖王身後都浮現強大的祖靈,每一頭大妖王的身體都暴增一圈,各種異象紛紛呈現。

    一些意志不堅定的人僅僅是看著那些大妖王,就被無形的力量影響,陷入無窮的恐懼之中。

    「殺!」一位領兵的翰林將軍突然以舌綻春雷大喊。

    「殺!」

    數萬士兵拚命吼叫。

    大儒梁思禮帶領大學士擋在人族眾人之前,與下方的讀書人一起開始書寫或吟誦戰詩。

    所有大學士的身邊浮現種種異象,顯現出文台的力量。

    而大儒梁思禮的頭頂則浮現一顆星辰,星辰邊緣有兩顆衛星徐徐旋轉。

    眾人聯手出擊,各種戰詩詞形成的強大力量殺向那些妖族王者,但妖族王者甚至不用全力,聯手合擊外放出強大的氣血洪流,形成鋪天蓋地的血浪拍下。

    人族只有一位大儒和四位大學士,在這種攻擊之下必死無疑。

    更何況,大儒梁思禮左手托著聖廟雕像,一旦全力出擊,聖廟雕像必然破碎。

    突然,一根布帶自逃亡的人群中飛出,瞬間擴大,然後化為方圓兩里的環狀城牆圍住所有人。

    所有妖族大驚失色,而所有人族驚喜萬分。

    「墨守成規!內外逆轉!隊伍里竟然藏著墨家大儒!」一個秀才壓低聲音興奮地說著。

    整整十把唇槍舌劍從人群中飛出,十片平步青雲載著十個身穿粗布衣裳的人飛起,每人的身邊都有神來之筆懸浮,在紙上書寫戰詩詞,每個人周圍都顯現文台異象,每個人的頭頂都高懸星辰。

    風雨劍詩李文鷹赫然在列,聽雷大儒夜鴻羽赫然在列,武國大儒南宮冷亦在其中……

    雙方形勢逆轉!

    妖族王者們愣了片刻,為首的虎妖王者大吼一聲:「逃則必死,戰則有一線生機!」

    第一百零二荒城撤退的隊伍也遭到埋伏,而人群中同樣出現整整十位大儒。

    進士獵場外風起雲湧,進士獵場之內的三百三十進士卻毫不知情。

    「十國諸位文友,我們孔城不與你們爭搶,告辭!」孔城的三十進士首先離開,不想與任何一國交惡,也不想偏幫哪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