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傳言說,妖蠻和其他人族有許多力量用不出來,您卻能以整片巨大樹葉為紙、以手為筆書寫戰詩詞,形成幾十里的寶光,這才取得勝利。」計知白身邊一人道。

    那些不知道此事的進士好奇地望著方運,難以想象那種場面。

    「真有此事?」詩狂馬朝明十分驚訝,他專修戰詩詞,對這種事最為感興趣。

    「在寫《寶劍吟》的時候,的確引發特別的異象。」方運心中清楚,那神秘的帝族風格玉甲幫了自己很大的忙。自己在天樹中控制唇槍舌劍的距離還要超過外界,不然那日根本殺不了那麼多的妖帥,早就被圍殺。

    陳靖點頭道:「既然是傳世藏鋒詩,而且達到二境生成詩魂,自然不凡。你在天樹那一戰,必然動用了星位力量。若我等動用星位力量,哪怕此部落有妖侯也不在話下,可惜星位力量不能亂用。」

    眾人默默點頭,在狩獵之前已經學習了各種方案,按照原本的計劃,若遇到這種萬人部落,理應採用「圍魏救趙」的方法,通過假意圍攻小部落引誘萬人部落來救,馳援的妖蠻必然不可能傾巢而出,可以順利將其殲滅,最後再攻打部落所在。

    但問題就在於,現在眾人不清楚現在附近到底有多少妖蠻,萬一把附近所有的妖蠻都引來,那簡直是自掘墳墓。

    喬居澤道:「我們之中最強三人,乃是方虛聖、馬朝明先生與何魯東將軍,我建議由三位決定。畢竟,我等實力有限,難以估量雙方實力。」

    方運微笑道:「我看無須爭執,按部就班,先用機關鳥觀察附近妖蠻部落分佈,然後再做決定。諸位前輩,你們無需在意我,都是為景國而戰。」

    中年進士們目光緩和,方運這個「虛聖」在這裡,他們心中頗感為難,縱然心知肚明應該怎麼做,也得先看清方運的意圖再小心說話。

    虛聖實際地位與大儒相等,名譽地位卻高於所有大儒,整個景國除了左相和康王兩黨,沒有多少人敢站出來反對方運。更何況他們都受方運恩惠,名義上都是方運的半個學生。

    馬朝明道:「那便由我決定。」

    隨後,多個進士按照馬朝明的吩咐,向高空放出機關鳥。

    足足過了兩刻鐘,第一批機關鳥才返回,隨後眾人拆開機關鳥,拿出裡面的紙張,就見紙上分佈著大大小小的黑點,有多有少。

    機關鳥的作用遠不如鷹妖,因為它們只能感應妖蠻氣息,無法讓人「看到」,那種可以讓使用者「看到」的機關鳥,除了墨家或工家極少數的天才可以製作使用,只有墨家大學士才能製作並操控。

    紙張上的黑點代表妖蠻的大體數量和位置。

    眾人看后無不吃驚,連方運都瞪大眼睛。

    「怎會如此!大批妖蠻正在遷徙!你們看,這是附近的小部落向中等部落遷徙的痕迹!」

    「他們,知道我們來了!他們想要對抗我們!」

    「怪哉!若他們想對抗我們,只需要躲在三座妖山裡即可,為何現在才開始遷徙?」

    方運眉頭緊皺,道:「早不遷徙晚不遷徙,偏偏現在遷徙!根據上面的記錄,幾乎就是我們剛進入此地才遷徙。之前不遷徙,是怕眾聖阻止?可即使現在遷徙,眾聖也可阻止。」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可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緣由。

    方運望向遠方,毫無異樣,根本看不出姬守愚說的什麼災難。

    方運又看了看霧蝶,霧蝶輕輕扇動翅膀,什麼都沒發現,又看了看硯龜,硯龜張口咬著他腰間的束帶,如同荷包一樣掛在他身上,翻著白眼。

    「諸位不要多想,既然眾聖沒有中止春獵也沒有通知我等,那就不需要考慮太多。我們離那些妖蠻太遠,等我們過去,他們已經遷徙完畢。」

    「你們看文榜,啟國和武國已經開始了。」

    方運手握官印查看,只見春獵榜榜上顯現出了新的排名,啟國後面的「零」變成「一百四十五」,並且在慢慢上升。而排名第二的武國則是「五十九」,數字越來越大。

    在這個過程,雲國的後面的數字開始變化。

    在看到三國數字變化的同時,方運感覺自己的心跳加快,而周圍所有進士的呼吸頻率出現變化。

    每個人都被這三個國家的數字影響。

    「我們不能落後!」高庸道。

    「動手吧!」一個新晉進士忍不住說。

    「慶國後面的數字開始變化,越居第四了!」

    「嘉國也開始動手了,排在第五!」

    方運看了那些中年進士一眼,發現他們頗為無奈,景國不比那些強國,尤其新晉進士與青年進士,一開始絕對不能放心他們直接攻打萬人部落,必須要拿小部落練手。

    方運道:「無論妖蠻怎樣變化,既然眾聖沒有改變春獵,那就意味著,我們只能繼續殺妖蠻。目前來看,前往獵場深處尋找小部落的可能性不存在,除了強攻眼前的萬人部落,別無他法。動手吧。」

    計知白道:「不如讓新晉進士押后,只負責使用防護戰詩詞,我們二十人殺入其中。」

    「獵場妖蠻乃是各處的俘虜,戰鬥經驗極為豐富,上萬妖蠻一旦包圍,很難護住新晉進士。何將軍最清楚上萬妖蠻圍殺是何等局面。」馬朝明搖頭道。

    何魯東點點頭,道:「我們這些進士在萬軍之中都可能出錯,更何況你們這些新兵蛋子。不妥。」

    眾人又討論幾個方案,發現很難在低損傷的情況下完成此戰。

    過了片刻,方運道:「既然如此,那我建議,打蛇打七寸!既然妖帥合擊能威脅新晉進士,我等就將其先行殺光!十位前輩,可敢與我潛入妖蠻近處,襲殺大部分妖蠻帥?」

    眾人一愣。

    計知白怒道:「你怎能如此意氣用事?」

    這一次,計知白的話沒有引來反對。

    方運愕然,不明白自己哪裡意氣用事。

    「你以為妖蠻帥都是瞎子嗎?大營之上有妖蠻軍旗,一旦接近,必然被識破!我知道幾位進士都已經有自己的兵書,但根本瞞不過妖蠻軍旗!除非是經過才氣演武、融入智之聖道的兵書方可瞞過萬人軍旗!若無智之聖道兵書,我等前去只是送死。」計知白道。

    與方運在登龍台並肩作戰過的張知星用古怪的眼神看了計知白一眼,輕咳一聲,道:「方虛聖不僅有兵書,而且還經歷過才氣演武,融入智之聖道。」

    「這……」眾人難以置信看著方運。

    「此事當真?」何魯東喜道。

    方運點點頭,這種事現在已經瞞不住了。

    一些進士看了看計知白,又扭頭看向別處。

    方運竟然不聲不響成了兵法天才!

    計知白看著方運,突然有種想死的感覺。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