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景國進士連戰三場,才氣、體力和精神都已經透支,不適合夜晚鏖戰,於是開始休息,才氣足的方運與幾個中年進士輪流守夜。

    到了凌晨,方運與一人守夜完畢,和兩個中年進士換班,但他沒有立即睡覺,而是在離營地稍遠的地方修鍊才氣古劍,在才氣只剩一半后,又默背了眾聖經典,直到聖元大陸時間凌晨四點才睡去。

    守夜的兩個進士相互看了看,由衷地敬佩,這才明白盛名之下無虛士,一個人在這種時候都能夠定下心讀書學習,哪怕天賦不好,僅僅這種品質就足以讓他成為人族翹楚。

    清晨,眾進士起床,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春獵榜排名,結果讓許多進士臉上無光。

    原來許多國的進士竟然沒有睡覺或者睡的少。

    景國直接掉到第八名。老牌的強國和中等國家的榜值都已經突破十萬大關,而景國連滅三個部落,不過只有九萬多榜值。至於積弱已久的谷國和申國的榜值都在五萬多,顯然只滅掉兩個部落就難以為繼。

    國家之間的差距徹底拉開,景國若非有方運,恐怕會和谷國與申國一樣,榜值在五六萬左右。

    目前榜單第一的既不是最好戰的武國,也不是最齊心的雲國,更不是建國最久的蜀國,而是慶國!

    慶國的榜值突破十二萬大關,顯然已經屠滅了至少四個大部落,目前數字還在變化,極可能在對戰第五個部落。

    嘉國也超越穩紮穩打的強國雲國,排在第五。

    看著慶國高居第一,張知星忍不住嘀咕:「他們真是瘋了。沒有方鎮國的霧蝶,我等只有六萬榜值的層次,而四大強國也應該維持在十萬榜值左右,慶國直接殺到十二萬,必然付出不小的代價!」

    「咱們不跟他們賭氣,穩紮穩打。」

    「慶國不是有什麼依仗,就是真不惜一切代價了。」

    「他們當然要拚命,十國大比被方虛聖壓的那麼慘,此次若再輸,那真是國恥。當日看到我景國奪得第七之位,當真是大快人心。」

    「方虛聖,您的《石中箭》早有詩魂,又經歷了天演詩詞,《石中箭》已經到了三境吧?」

    方運知道此事無須隱瞞,答道:「的確已經進入三境,只是一直沒機會使用。」

    「你的二境《石中箭》就有裂石之能,三境怕是能開山了。哪怕是龍種的龜妖帥,也可能被你一箭洞穿甲殼。戰詩詞每提升一境,威力便有質的提升,只是不知你的三境《石中箭》又如何。」

    方運早就試驗過三境《石中箭》的威力,微笑道:「到時候就知道了。」

    「到時候與朝明兄的《轅門箭》比一比,一個是漢代箭聖,一個是三國戰神,不知兩人誰的箭法厲害。」

    馬朝明謙虛道:「折煞在下。方虛聖的《石中箭》兼有傳世寶光,盡得虛聖李廣神髓,他自身就是詩祖虛聖,詩詞之威必然遠強我等,今日你們也見識了他的實力。」

    方運沒有說什麼,自己在天演戰詩后,的確因為虛聖獲得了一尊「詩鼎」。

    鼎上的「詩」字開始只有一部分發光,但在多日前整個字就已經散發著光芒。方運自然而然感應到,自己可以使用詩鼎的力量來增強自身的戰詩詞。不過,這詩鼎用完一次需要多天才能恢復,方運無法掌握具體的時間,所以之前不捨得試驗,等在遇到險境的時候再用。

    眾人見方運不說,也不再多問,畢竟這關係方運壓箱底的力量,一旦外泄,萬一被妖蠻針對,十分危險。

    吃過飯,眾人休息片刻,外放出多隻機關鳥探查妖蠻,然後向妖山方向奔跑。

    機關鳥一直沒有發現妖蠻的蹤跡,足足過了一個時辰,眾人才發現,前方竟然有一個巨型部落!

    那裡竟然有三萬妖蠻!

    而周圍地區沒有任何妖蠻部落。

    這裡是獵場,所以這巨型部落沒有妖侯,若是在草蠻或妖界,三萬部落的妖蠻會有多位妖侯,甚至有可能出現一頭妖王或蠻王。

    「該死。妖蠻為何突然變得如此狡猾,隱隱有我人族兵法的痕迹,真沒想到除了兵蠻聖,妖蠻還有人能做到。」

    方運道:「幸好妖蠻的組織能力差,若是完全依照神秘妖蠻的計策行事,我等只怕更加危險。」

    「組織能力?」一個進士有些疑惑。

    方運不動聲色補救,道:「組織一詞語出《詩經*干旄》,眾所周知,此詩中有以干旄為代表的三種旗幟,都有白色的絲線參與編織,組織原意是指編織。所謂組織能力的引申意是一個集體做事的能力與效率,任何團體應該如編織一樣,由一根根井然有序的絲線來『組織』成布匹綢緞。《詩經》之後,漢代大儒高誘與啟國半聖劉勰的《文心雕龍》也提到過。」

    方運說完暗暗鬆了口氣,還好自己精通眾聖經典,要不然連解釋詞語的能力都沒有。

    「此言甚妙,組織能力,編織能力,無論是形容政事、軍事還是商事,都十分貼切。」

    方運立刻把話題引回,道:「這個三萬妖蠻的部落哪怕形成倉促,妖蠻軍旗也不容小覷,我等一旦靠近必然會被發現。若不戰,他國進士極可能會搶先,應當如何?」

    「我等若能殺光妖蠻帥,再多妖蠻將都不懼。只是,現在做不到了,只能強攻。萬一被妖蠻圍住,新晉進士至少會有三四人因為重傷被獵場的半聖力量送到獵場外……」

    就在此時,突然有一聲悲涼的舌綻春雷之音從眾人耳畔掠過。

    「諸位文友小心!在下乃慶國荀叢,我慶國一位新晉進士方才不慎被妖蠻殺死!此次春獵大有問題,定當小心!」

    三十景國進士面面相覷,隨後個個面沉似水。

    「死人了!竟然死人了!春獵已經多少年沒死過人了?」

    「在妖山之外,從來沒死過人!」

    「此事大有蹊蹺,不要說半聖,連大儒也可以輕易援救他!難道半聖根本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何事?難道保護獵場的半聖力量失去作用?」

    「一定是外界出了大變,以至於半聖無暇顧及我等甚至根本無力顧及!若是眾聖早就知道連妖山之外也可能死亡,必然會提前相告!」

    「今日之事,獵場之變,絕非半聖考驗!」

    「怪不得姬守愚說此次春獵有災難!」

    「那我等該當如何?」

    三十進士再一次陷入沉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