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計知白看著方運的背影,心中隱隱發寒,天才不可怕,古往今來的天才太多了,真正有大成就的是少數。可怕的是方運這種天才不僅日夜努力讀書,而且還能隨時隨地學習他人長處,彌補自己短板,善於改正自己的缺點。

    在聖道的路上,這種品質遠比天賦更能讓人走得遠。

    不僅計知白髮現方運的變化,隊伍後面的雷礫的眼中閃過一抹陰雲,比荒城古地天空的鉛雲更加濃厚。

    除此之外,有幾個中年進士臉上浮現欣慰的笑容。

    在三百進士的聯手下,戰鬥很快進入尾聲。

    許多妖蠻帶著不甘心的眼神死亡,這些人族根本不是普通進士,至少有二十人的實力相當於普通翰林!

    曾經與方運一同進入過聖墟的各國新晉進士卻異常感慨。

    他們可謂是方運的真正同輩人,去年還與方運的差距不大,可現在雙方的差距已經不知道有幾萬個計知白。

    哪怕是當年的第一舉人顏域空,因為太過年輕,此刻也只是勉強與計知白和喬居澤處於同一層次,遠不如普通詩狂,更不要說與方運比較。

    屠滅三萬妖蠻的巨型部落,眾進士繼續向妖山進發。

    在獵場島的橋頭要塞,爆發了激烈的大戰。

    數以千萬計的妖蠻開始攻打要塞,區區十數萬人族軍士在防守。

    若非城牆的長度有限,同一時間交鋒的雙方不過幾萬人,人族早就潰敗。

    雙方的大儒與大妖王都沒有直接出手。

    大妖王們懸浮在前方的天空,俯視人族的城牆。

    大儒們只是為人族軍士使用壯行詩、強兵詩、防護詩等等,直接把普通士兵的實力提高到妖將的層次,但代價是這些士兵的壽命會有一定的損耗。

    而在更遠的地方,出現奇異的力量波動或光華,那是聖道力量對撞形成的景象。

    妖蠻眾聖的分身與人族眾聖的分身同樣在戰鬥。

    進士獵場內卻陷入了短暫的平靜。

    眾進士快速奔跑,一邊跑一邊暢談。

    一路上,眾人遇到多個部落,遇到巨型部落就以瞞天過海靠近,遇到區區萬人的部落就直接殺上去。

    這種十國進士一起殺敵的方式,最能展現一個國家的實力。

    四大強國的榜值增量穩居前列,嘉國、慶國、悅國和景國不分上下。

    因為人太多,方運就沒有讓霧蝶消耗弱水和奇風,若是每一次戰鬥都用,霧蝶必然會陷入疲憊。

    到了夜晚,眾人終於來到三座妖山近處,望著前方。

    三座妖山一字排開,標準的「山」字型,中間最高,足足三千丈,兩側的山也足有一千丈。

    「據說是一位半聖化身把三座山從遠處移到此地,並以聖道力量加固。」

    「守愚兄,你以《易經》推算一下禍源在何處。」

    姬守愚點點頭,他一臉絡腮鬍,外表粗獷,走起路來虎虎生風,但卻是一個極為細心之人。

    附近的人稍稍後退,為姬守愚讓出地方,而姬守愚望向三座山,雙目中各生出一團八卦圖。

    他眼中的八卦圖徐徐旋轉,越來越快,突然,八卦圖猛地中斷。

    「咳……」姬守愚閉上眼,彎下身,用手捂著嘴咳嗽起來,鮮血從他的指縫中溢出。

    啟國的進士急忙衝過去攙扶他。

    「守愚怎麼了?」

    姬守愚急忙擺手道:「無妨。對方有聖位力量在遮掩。」

    「什麼?聖位力量?不可能!」

    「怎會如此!」

    眾人大驚,連方運也難以置信。

    「不可能!妖蠻進入此地,至少要過兩層考驗,第一層是聖廟的檢驗,第二層就是護佑獵場的聖位力量檢驗,怎可能出錯?」

    「對,絕對不可能有聖位力量!當我人族聖廟不存在嗎?」

    「孔兄,你家學淵源,可知有妖蠻聖位力量能瞞過聖廟與獵場?」

    孔德天的面色卻是一變,隨後無奈一嘆,道:「有,至少我知道有一種力量可以瞞過聖廟與獵場。」

    「何等力量?」

    「月神。我孔家在孔聖古地曾得到一件不知名的神物,置放於古地聖廟之中,但當夜被神不知鬼不覺竊走,來人留下一張獸皮,上面用妖語寫著那是月神之物,對月神桂宮的意義至關重要,原諒他們不告而取之罪,若有機會定當感謝。」

    「原來是月神啊,原本也是妖界祖神之一,但似乎是因為血妖蠻與星妖蠻之爭,與妖祖聯手叛出妖界,以至於妖界萬聖樹上沒有兩位的雕像。月神據說相助過文王與孔聖,與龍族亦是交好,只是數百年來再也沒有消息。」孟子世家的孟諾道。

    孔德天點點頭,道:「月神以幻術為聞名,真假虛實隨心所欲,連祖神都需要一定時間來破解她的幻術。月神若幻化成我人族半聖,甚至能騙過聖廟!直接從聖廟借用力量!」

    「好可怕。不過,月神不可能會與妖界合作吧?」

    「絕對不會!」

    「那還有什麼力量能瞞過聖廟與獵場?」

    眾人議論紛紛。

    方運想到自己從聖墟進入妖祖門庭后,獲得過一顆與月神有關的寶物。當時狼族聖子狼離想借用月相神石激發月神遺物,以此來否定自己月皇的身份,結果狼離偷雞不成蝕把米,月相神石被月神遺物吸走,而方運卻得到一股奇特的力量,明顯是月相神石與月神遺物兩種神物之和所化。

    獲得神秘力量后,方運除了視力好一些,在戰鬥中能輕易看穿妖蠻的妖術,從未顯現出太強的威能。若眾人不提月神,方運一時半會還想不起來自己得到過月相神石。

    顏域空道:「如此說來,更要感謝方虛聖果斷號召我等!既然裡面是聖位力量,積蓄時間越久,對我們越危險,若是到了明天,我們恐怕已經被積蓄已久的聖位力量殺死。不過,守愚兄,現在的關鍵是看破聖位力量的源頭。」

    姬守愚苦笑道:「非不為,而不能也。那是聖位力量,並非是幻術或故意用妖術遮掩,不悟透聖道,只能以絕對的力量才能勘破!」

    「完了!妖蠻的聖位力量潛伏在裡面,我等必死無疑!」

    雷礫突然陰聲道:「好一個方虛聖,誰曾想,人族進士精英竟成了你的陪葬品!」

    眾人一愣,馬朝明怒道:「雷礫,無憑無據,怎能血口噴人!」

    雷礫輕蔑一笑:「妖蠻為了殺方運不惜一切代價,連月樹神罰都用了出來,怎會想不到利用春獵來殺他!而且之前有人說過,調動月樹虛影遠遠比調動月樹神罰容易!妖蠻眾聖只要沒蠢到家,必然會出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