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看《儒道至聖》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數十萬妖蠻嚇得魂不附體,僅此一刀,三萬多妖蠻被爆發的瘟疫殺死,這簡直是妖王才有的力量!

    「你……」瘟疫之主大聲吼叫,想要用自己的聖道力量阻止方運,但最終沒有動,它的分身已經到了關鍵時期,若現在調動力量阻止方運,後果很可能是在方運率人衝到妖山的時候,它失去反抗能力,任人宰割,更不要說熬到明日積蓄到足夠的力量。

    「方運!你故意引誘我用此術殺你!」瘟疫之主怒吼。

    直到此時此刻,瘟疫之主才明白之前方運那麼說的目的,雖然他早就準備動用瘟疫之力來殺眾人,但卻有些猶豫,不確定時機,但經方運一說下定決心,卻沒想到方運竟然有控制自己瘟疫之力的手段。

    「現在知道,遲了!」

    在方運的控制下,瘟疫巨刀連連揮舞,數十巨大的綠色光刃收割數十萬妖蠻的性命!

    一人屠萬軍!

    方運氣定神閑,看樣子不過是一介書生站立在城堡,但在妖蠻眼裡,此人簡直就是人中魔王!

    「跑!」瘟疫之主大吼。

    那些妖兵完全跑不過瘟疫巨刀,而妖將只有最遠處的可以逃離,至於妖帥和妖侯如同喪家之犬一樣,拼了命逃離。

    三百丈是接近兩里的長度,幾十道如此恐怖的瘟疫光刃四射,縱然四十萬大軍也迅速崩潰。

    不過短短几個呼吸間,所有妖民妖兵陣亡,九成九的妖將死絕,少數妖蠻帥和四個妖侯被殺。

    四十萬妖蠻大軍只剩不足三萬。

    一些妖帥妖侯一邊跑一邊回頭看,一邊看一邊罵。

    「這是人嗎?真不是祖神親子?」

    「這簡直是古妖轉世,人族怎會如此可怕!」

    「那可是瘟疫之主的力量啊,哪怕是當年的張仲景都只能壓制而無法借力!」

    「太可怕了!據說多位聖尊都是被此子算計死!」

    妖蠻們完全不知道內情,只能胡說八道,把方運吹上了天,只有這樣說,才能為自己的逃跑找到借口。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孫仁兵驚道:「又是一道通過才氣演武、獲得智之聖道加持的兵法!即使我乃兵家第一進士,也不過只有一道兵法通過才氣演武。這已經是方虛聖的第幾道智之聖道兵法了?」

    「怪不得方虛聖有信心反而控制瘟疫之主的力量,憑藉聖血力量,再有智之聖道,絕對可以反勝。不過此兵法是何種?」

    「類似晏子以二桃殺三士,又似劉備借曹操之手殺呂布,可對?」

    「方虛聖此術,與許多兵家兵法相似,卻更加具體。至於如何,我也無法言明。」孫仁兵皺眉深思。

    「我在方虛聖身邊,看到此兵法名為『借刀殺人』!」

    孫仁兵一愣,猛地一拍大腿,叫道:「好計!好兵法!好一個借刀殺人,此術之前多被使用,但把此計歸納得如此準確,卻是前所未有!兵法之道,不僅僅在於用出來,更在於將其準確歸納總結,剖析其每一個細節,從而能衍生出數不清的用法!」

    「也就是借瘟疫之主之刀才動用聖血,若是妖侯用出此術,方虛聖根本不用聖血,可以輕易借過並反殺妖蠻。此道兵法,用處極大!」

    「方運的經義科舉全甲,經學在儒家堪稱一絕,現在兵法又如此強,現在已經確定,方虛聖乃是儒兵雙絕。」

    「妖蠻退了!」

    「萬勝!」

    「萬勝……」

    眾多進士忍不住歡呼起來,尤其是醫家的張子龍與華玉青,更是有絕境逢生之感,若不是方運,兩人此刻已經壽命耗盡死了。

    「你們看看文榜吧,我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與此同時,十國各地或各古地,凡是有文榜或聖廟光幕的地方,無數人張大嘴巴,下巴幾乎脫臼。

    景國的榜值在達到三十七萬后,開始減慢幅度,但進度仍然極快。

    因為,所有人的才氣都是方運相助而成。

    方運的功勞至少佔據一半!

    在景國的榜值達到四十五后,新的奇迹出現了,其餘各國的榜值都不動,唯獨景國的榜值一息至少增加一萬!

    甚至遠遠超過之前最快時候的漲幅。

    一萬一萬的榜值徹底震動了全人族。

    許多讀書人在心中不斷默念。

    「歷史春獵排名第七……」

    「歷史春獵排名第四……」

    「與半聖陳慶之當年創造的春獵第一榜值持平!」

    「景國打破人族紀錄,榮升進士獵場第一國!」

    景國億萬子民歡騰!

    其餘各國子民全傻了,怎麼能讓景國奪了第一?而且還是數百年裡各國的第一?

    不要說讀書人,連非讀書人也加入了討論。

    結果,九成九的人的意見驚人一致。

    一定是方運方虛聖所為!

    至於另外一分的人之所以不認為是方運,是因為他們認定就算是方運,也不可能讓景國如此強大。

    在景國成為進士獵場數百年第一國后,榜值還在以萬為單位增長。

    在景國的榜值突破百萬的一瞬間,億萬景國子民再次歡呼。

    進士春獵雖然吸引人,但因為無法直接看到,只能看聖廟光幕,景國各地觀看的人本來不如十國大比多,可隨著景國的排名越來越高,各地的人紛紛離開家,向各城的聖廟走去。

    與此同時,景國各地連綿不斷有相同的舌綻春雷傳播。

    「景國第一了!」

    「景國進士春獵榜值過百萬了!」

    「景國成為春獵榜上的史上第一!」

    許多已經睡下的景國人穿上褲子就往最近的聖院跑。

    各城市外都有一些妖蠻,聽到接二連三的舌綻春雷,嚇得抱頭鼠竄,生怕是人族大反攻的前兆。

    景國,左相柳山望著窗外,失眠了。

    柳山不知道是誰讓景國榜值過百萬,但哪怕他無比憎惡方運,也非常清楚,除了方運,其他人天賦再暴增十倍都做不到。

    慶國,數不清的宗家人愁眉苦臉。

    荀家,大量荀家人暗暗后怕,心道這方運簡直不是人,幸虧荀大先生已經定下荀家新規矩,以厚禮祝賀方運道歉,不得與方運為敵。

    嘉國,雷家。

    雷家眾族老已經許久無話可說,百萬榜值簡直神乎其神,嘉國的三十進士再強,也絕無可能達到這種境界。

    毫無疑問,景國提前獲得了進士春獵的第一!

    嘉國輸了,雷家也輸了。

    「會不會是文榜出了問題?」

    說話的族老招來數十雷家族老的白眼。(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