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於手足口病,後世醫家之人也沒有一個定論,若不嚴重可以自愈,一旦嚴重根本沒有特別有效的救治方式,所以方運也不想多說。

    方運對手足口病一帶而過,又連續看了多人。

    方運雖然時間經驗不足,但閱讀的醫書太多了,所以在看病的時候非常迅速,而且毫無疏漏。

    聖元大陸的醫道正好處於大發展的開始,許多後世精深的醫道都沒有出現,在疾病分類方面並不完善,方運也發現了這方面的不足。

    若是在外界,他不敢拋出後世的醫道成果,但在壺中醫會中顧慮小一些。

    後面的病症都比較簡單,方運一一指出。不多時,方運正準備看第十一人,名家意志的第四人道:「且慢!我對你所說『手足口病』有不明之處。」

    方運暗道不好,沒想到自己小瞧了這些人。

    「先生有何指教?」方運問。

    「此證病機如何?」

    方運心道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怪不得這裡是懸天之壺!

    「這病無論是中西醫都不好治,病因至今不統一,由幾十種『病原之體』組成,我何苦提出來!」方運暗覺無奈,自己在醫道實踐上大概也就相當於秀才,自己又不想多說,只能提出手足口病這個名稱,結果還是被問到病機。

    病機是一個大概念,包括疾病的起因、發展、變化和結束的所有機理,分類很多,有根據病症部位分類的病機,有根據病因分類的病機,還有根據疾病類別、證和症等分類的病機,實在太多。

    關鍵是,哪怕是後世,手足口病的病機也沒有得到統一。

    方運心中思索,此病是典型的傳染病,多在六歲以下兒童中發病,死亡率並不高,但引發的併發症非常可怕。

    方運總結所學,決定還是用中庸之**證,最終道:「此病病因既有外因,也有內因。乃是時邪疫氣自口鼻肌膚而入,與體內蘊郁之濕熱搏結,循經脈而行,上蒸口舌,內傷脾胃,外及四末,熱毒郁而為疹,濕又聚而成皰,故見口舌生瘡、潰瘍及手足心皰疹。」

    「哦?口鼻肌膚?此病明明是自毛竅而入,自足經而上,怎會是自上而下?」

    方運一聽,徹底無奈了,這就涉及到傷寒學派與溫熱病的演變。

    傷寒學派乃是溫病學派的源頭,哪怕後人都曾言「《傷寒論》法未盡而名目已具」,也就是說傷寒學派的鼻祖張仲景已經意識到溫病的不同,但並未細分。

    傷寒派認為,溫病學派乃是傷寒之下的分類,不能與傷寒並列。

    但到了後期,溫病學派興盛,讓許多原本以屬於傷寒之下病症歸於溫病學派,使得溫病學派一躍與傷寒派並列,成為醫道學派的主流。

    哪怕是尊崇經方的傷寒學派之人,也無力回天,可以反對溫病學派,但無法否定溫病學派的地位。

    但在聖元大陸,還是傷寒學派為尊,溫病學派只存在於萌芽,許多溫病的治療方式仍然沿用傷寒之法。

    比如這手足口病痘瘡類疾病,在傷寒派的認定中,還停留在「冬傷於寒,春必病溫」的階段,認定這種病的病因源自傷寒,而不是後世認定的風熱病邪。

    方運寫《瘟疫論》,其實已經闡述了溫病的概念,但沒有細說,畢竟自己主要是針對瘟疫之主的瘟疫,而不準備直接讓整個溫病學派在此時登上歷史的舞台,再說自己現在也沒有那般能力。

    溫病學派乃是醫道大發展的標誌,救人無數,方運自知必須在聖元大陸傳播,對人族的作用之大,絲毫不下於傳世戰詩詞,戰詩詞是殺敵,醫道是救人,都能增強人族力量。

    但,現在還不是時候,方運必須要等成為縣令后,找時機去實踐才行。

    但既然被名家意志問到,而且這裡不是外界,方運一咬牙,張口便如連珠炮滔滔不絕背誦溫病派名家的理論。

    「傷寒之外,應另立溫病!傷寒乃風寒病邪外襲所致,溫病則由感受風熱病邪引發。蓋風為百病之長,無定體……」

    「溫病從口鼻而入,鼻氣通於肺,口氣通於胃,肺病逆轉則為心包……傷寒多有變證,溫熱雖久在一經不移……」

    「傷寒初起,雖有發熱惡寒,但多發熱輕而惡寒重……溫病初起,多發熱重而惡寒輕……」

    方運在滔滔不絕的途中,也並沒有胡亂說,而是首先定義並區別溫病,從病因、傳變途徑、癥狀、辯證、治法等等各方面的不同來論證。

    方運每次說完一些聖元大陸沒有的話,都感覺這壺中天地輕輕一震,不過他顧不得這些,為了保命還是拼了!

    尤其在方運提出醫道巨擎葉天士的「衛氣營血辯證」和吳鞠通的「三焦辯證」后,迷霧突然大盛,只見迷霧之中鬼影重重,好似有無數的名醫意志潛伏在其中。

    方運並不知情,若是醫家之人看到這一幕,必然欣喜若狂。

    這可是「萬醫會診」之相,不僅治病,更是診斷醫道走向,只有張仲景立《傷寒論》和華佗立外科之法的時候才出現過。

    在說完溫病學派的重要理論后,方運一拱手,道:「學生撰寫《瘟疫論》為戰瘟疫之主,倉促而行,只得半卷。溫病之說,浩瀚如星空,駁雜如掌紋,不能一一細說。若學生能安然回返聖元大陸,必當一一闡明,壯我人族醫道,驅除妖蠻,光大杏林!」

    方運覺察這些名家意志出現了明顯的獃滯,畢竟他這話有耍無賴的意思,潛台詞像是在說壺中醫會太久了,趕緊結束吧,順便給點好評多給幾個「妙」,不然死在獵場可別怪他。

    左數第三之人沉默半晌,道:「妙!」

    第四之人道:「此《瘟疫論》針對瘟疫之法,精妙之處還要勝過醫聖,妙!」

    左數第五人立即問:「手足口病如何治療?」

    方運一聽大喜,這第五人明顯在放水,立刻道:「此病舌苔薄白,脈浮數,宜清涼解表,疏散風熱……」

    方運連說數種治療之法。

    「妙!」第五人稱讚。

    方運暗暗鬆了口氣,五妙之評遠超原本的預期,那此瘟疫論將獲得額外之能,對付瘟疫之主更有把握。

    「此書只有半卷,我等只能半評。待你成全書之日,可再入醫會。」

    「謝過諸位先生!」方運作揖致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