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獵場的妖侯大都是多年前被抓來獵場的,在他們眼裡,方運不過是新崛起的人族,哪怕瘟疫之主派來的人如何說明,他們始終將信將疑。

    沒人會在乎一個在三百進士陷入危難還一動不動的人族新晉進士。

    所以在方運殺了幾個妖侯之後,還沒有妖侯意識到方運的可怕。

    直到方運殺了三十多妖侯,滅殺一半之後,眾妖侯才對「方運」這個名字有清晰的認識。

    可怕的唇槍舌劍,可怕的藏鋒詩,可怕的琴道,還有……

    沒有了,剩餘的妖侯已經失去了圍殺三百進士的能力,在方運醒來后,所有人族進士展開協同反擊!

    剩餘的妖侯未等逃離,就被其餘經驗豐富的人族進士攔截,然後陸續滅殺。

    與此同時,位於妖山山腰的地方,爆發出一種奇特的氣息。

    那氣息彷彿如從洪荒時代蘇醒的遠古巨獸,好似喚醒人族血脈中最深層的恐懼,形成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化為此方天地之主。

    惟其所在,莫敢不從。

    過半的進士鬥志喪失,唯有那些意志堅定的中年進士和少數青年進士咬著牙,繼續攻擊逃竄的妖侯。

    和那些被半聖意志碾壓的普通進士不同,他們的念頭只有一個。

    哪怕死,也要多殺一個妖蠻陪葬!

    妖聖在前,亦可揮劍!

    人族在後,死無可懼!

    在其餘進士攻向存活妖侯的時候,方運一邊用真龍古劍攻擊逃得最遠的妖侯,一邊以空行樓船主人的身份發號施令。

    「起航!」

    泛著淡金色的巨大空行樓船快速升高,然後利用殘存的力量以突破一鳴的速度直奔山腰瘟疫之霧最濃密的地方。

    空行樓船的加速太快了,一些妖蠻在半空中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被這個龐然大物撞成肉泥。

    不止妖蠻嚇了一跳,所有進士也在心裡罵著各地的方言髒話看向方運。

    剛才還被妖蠻打得跟孫子一樣,本以為能休息片刻,可明明瘟疫之主的分身恢復很強的力量,方運還控制空行樓船前去,這是人做出來的事?

    連自知必死堅定不移的中年進士們也有了一絲恍惚,心想比不怕死,還真比不過方運方虛聖啊!

    「算了,死就死吧……」

    所有進士陷入頹廢之中,完全不期待勝利,起碼能死的轟轟烈烈,也就足夠了。

    「撞向瘟疫之主,總比被普通妖蠻圍住剁成肉醬好!」宗午德小聲嘀咕。

    「方虛聖的醫書是否成功?」

    「不是有人說了嗎,方虛聖寫醫書失敗。」

    「方虛聖承認了嗎?誰聽到了?」

    「不知道……」

    「誰聽到了,站出來說句話!」

    船上一片寂靜。

    「方運,你能說句話嗎?就算你是虛聖,也不能用這種方師蔑視我們!」宗午德道。

    「嗯。」方運模稜兩可,因為他心中正在思索對付瘟疫之主的方法。

    「死都不讓我們死個痛快!」宗午德無奈抱怨。

    山上的霧氣突然大盛,但空行樓船乃是半聖親筆所書,論聖道力量還要強於瘟疫之主的分身,瘟疫之霧再強,也都被空行樓船牢牢擋在外面。

    只不過,這艘空行樓船被多次用過,力量有限,若被瘟疫之霧包圍,堅持不了多久。

    「下面呢?」宗午德忍不住問。

    許多人想起一個古老的笑話,可此時怎麼也笑不出來。

    有人說要講個故事,要是說「很久之前有個太監……」

    那人說到這裡便閉嘴,要是有人問:「下面呢?」

    「太監當然沒下面。」

    許多人心中升起濃濃的無奈,三百進士現在乘坐空行樓船,就如同是一個太監,目的是好的,鮮血是熱的,志向是對的,可下面呢?

    沒有進士可以驅散那可怕的瘟疫之霧,現在沖向這裡,與其說是放手一搏,不如說是為了博取一個壯烈的死亡方式。

    讓後人知道,自己不是死於瘟疫,而是死於與瘟疫之主作戰。

    空行樓船重重撞在一座洞口的前方,掀起大片的塵土,所有進士身體搖晃,還有一些人摔在地上,那些原本受傷的進士更是連連痛呼。

    與此同時,山洞裡傳來一個雷鳴之音。

    「本聖分身雖未達到巔峰,但瘟疫之力已然恢復到足以滅殺爾等的層次!縱然醫家大儒在此,本聖也能以聖位瘟疫之力將其生生滅殺!方虛聖,受死吧!」

    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壓自山洞中襲來,每個人都感到一頭太古凶獸要從其中躥出。

    那些瘟疫之霧明明沒有進入空行樓船,但所有人突然感到渾身不適。

    每個人身上的疾病突然嚴重數十倍。

    這些進士的身體原本不會被輕微的病症影響,但那些病症突然增強數十倍,而且引發了許多併發症,大多數進士都承受不住。

    一個接一個進士突然倒下,不過幾息的時間,除了方運與修過醫道的進士,全都倒在地上。

    「要撐不住了……」一個輔修醫道的進士死死咬著牙,他伸出雙手,托著醫書,而醫書的光芒越來越暗淡,哪怕他現在消耗壽命都難以支撐。

    「我也撐不了多久!聖位瘟疫果然強大,這還不是他的力量,僅僅是氣息就如此恐怖。我,還是小瞧了聖位瘟疫!」張子龍的額頭冒出細密的汗水。

    但是,方運面前明明沒有醫書,卻能站在原地,沒有絲毫變化。

    瘟疫之主分身的氣息再強,也強不過被帝洛以帝族力量增強的身體。

    方運回頭看了一下其餘進士,發現大部分進士還能撐許久,但那些在戰鬥中受傷的進士全身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潰爛,最多三四息就會難以治癒,再多一點時間就可能死亡。

    「唉……」

    方運原本想引蛇出洞,等瘟疫之主完全衝出來再動用《瘟疫論》,但這五十多進士若陣亡,自己心中難安,畢竟這五十多人很大程度是為了保護自己才瀕臨死亡。

    方運望著那被墨綠色瘟疫之霧籠罩的洞口,一邊外放醫書,一邊緩緩道:「人命至重,貴於千金。醫道所在,瘟疫退避!」

    在方運說話的過程中,醫書《瘟疫論》第一次從他的文宮之中飛出,浮現在他的胸前。

    一股絲毫不下於瘟疫之主力量的奇異氣息迅速傳遍整座荒城古地。

    一切沒有蘊含聖位力量的瘟疫力量或劇毒等力量,全部被這奇異的氣息瞬間抹除!

    所有人族的疾病或傷口,只要並非重傷或重病,瞬間痊癒!

    荒城古地所有醫書的力量暴增五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