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荒城古地各處,原本與妖蠻對戰處於劣勢的人族士氣大盛。

    刺眼的白光包圍著《瘟疫論》,如旭日初升,光照大地。

    所有人和殘餘的妖蠻都下意識眯著眼睛,而山洞內突然傳出一聲輕哼,好似病人感到身體不適。

    隨後,白光爆開,猶如春雪融化,整個進士獵場突然變得光明溫暖。

    以方運為中心,大量的新鮮花草向四面八方生長鋪開,每隔十步,便有一株杏樹出現,花滿枝頭,芬芳飄香。

    十里杏樹迎春風。

    「春陽杏林!竟然真是傳說中的春陽杏林!」

    在張子龍的驚呼中,整座山上的墨綠色瘟疫之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溫暖春光與燦爛杏林。

    哪怕是山洞中極濃的瘟疫之霧,也正在被春陽杏林的力量驅散。

    方運置身於杏林的中心,雙目前望,如同醫道高人,仙風道骨,散發著如春日般的光芒。

    所有進士都雙目放光。

    「醫道異象,驅除邪戾!有救了!」喬居澤雙拳緊握,興奮低呼。

    「這……方虛聖臨時所寫出的醫書竟然引發春陽杏林,簡直神乎其神!可惜這裡是荒城古地,若這裡是聖元大陸,必然會成為醫家重地之一,在此地潛修醫道,必然能助人突破文位和醫道境界!」

    「最多三年,這些杏樹就會結果,每一顆果子融入葯中,至少會讓藥效提高五成!」

    「我等幸甚,人族幸甚!」

    姬守愚卻望著洞口裡面的濃霧,喃喃自語:「還差一些,還差一點!」

    山洞內突然傳出一個陰冷的聲音。

    「若是昨日你能喚出春陽杏林,我或許會死於你之手,但今日卻是遲了!瘟疫之蛇,聚!」

    就見所有的瘟疫之霧猛地向洞口衝去,很快凝聚出一條足有一丈多粗的瘟疫之蛇,墨綠的蛇皮上帶著黑色的斑點,正張開血盆大口,用陰毒的目光凝視眾人。

    瘟疫之蛇由霧態的瘟疫力量組成,強大的春陽杏林光芒照在上面,冒出淡淡的白煙,滋滋作響,只能削弱它的力量,卻無法殺死。

    孔德天失聲叫道:「我在兩界山外見過瘟疫之蛇!親眼看到它殺過一位大學士!這頭瘟疫之蛇的靈活遠遠不如當年那條,但其瘟疫之力相差不多!快後退,哪怕春陽杏林也抵擋不住這等力量!」

    「哈哈哈……」瘟疫之主發出得意的笑容,身形出現瘟疫之蛇的身後,暴露在眾人的視野之下。

    就見雷礫的肩頭,盤著一條不過小拇指粗細的小蛇,長不過兩尺,身體晶瑩剔透,宛如翡翠,美的足以讓怕蛇的人喜歡,沒有任何方面能與恐怖的瘟疫之主聯繫上。

    沒有人因為瘟疫之主的外形而掉以輕心,所有進士齊齊後退。

    「嘶嘶……」瘟疫之主得意地吐了吐蛇信子,正要繼續向前,突然愣住了。

    方運的醫書連閃五次!

    五妙聖手!

    之前此地是杏林滿布,可現在杏樹之間,又多了許多新的樹,同時多出一些井口。

    橘樹的香味混合著杏花香味,瞬間遍布十里。

    「橘井泉香!」瘟疫之主最先吼出這個異象,然後如同見了鬼似的,拚命控制雷礫向後逃跑。

    那巨大的瘟疫之蛇仰天嘶鳴,瘋狂在地上打滾,身上的瘟疫之力被大塊大塊的無形力量消融,最終消失不見。

    眾多進士都傻眼了。

    「天啊,方鎮國怎麼突然變成五妙聖手了?」

    「成五妙聖手也就算了,怎麼會獲得橘井泉香的力量?當年張聖仲景在與瘟疫之主戰於古地,其中一種異象就有橘井泉香!春陽杏林是廣泛的醫道異象,可橘井泉香乃是專門克制瘟疫的力量!每次有瘟疫發生,必然有大儒聯手喚出橘井泉香,驅散瘟疫!」

    方運鎮定如常,就見他胸前的醫書翻飛,無數的黑色文字從書中飛出。

    與此同時,數不清的杏花從杏樹上飄落,而所有的橘子葉也離開樹枝,匯成樹葉與花瓣的洪流衝到方運前方。

    綠色的樹葉、白色的花瓣與黑色的文字相互糾纏,形成一股與浩然正氣相似的力量,隨後化為一道光芒洪流沖入山洞。

    與此同時,方運的真龍古劍融入洪流之中。

    張子龍一咬牙,猛地用隨身佩劍劃破手腕血管,就見鮮紅的血液噴洒而出。那些鮮血如同活物一樣,被奇異的醫道洪流吸引,融入其中。

    一股莫可名狀的氣息籠罩此地,浩然磅礴,卻又春風化雨,讓醫道洪流的力量增加兩成。

    「這是……混賬!竟然蘊含那個小東西的力量!啊……」

    山洞中的瘟疫之主突然發出凄厲的慘叫。

    「方運,本聖將視你為死敵,必將親自滅殺!我要與你們同歸於……」

    「轟!」

    山洞之內突然發齣劇烈的爆炸,奇異的綠光瞬間遍布百里,甚至暫時壓下杏樹與橘樹的氣息。

    真龍古劍急速回返,而劍後有一股墨綠色洪流如海浪衝擊,擊中空行樓船,空行樓船殘留的力量發揮作用,擋住那可怕的衝擊,隨後緩緩解體。

    「小心!」

    眾人紛紛下船,但每個人都被綠光籠罩,僅僅走了幾步,就渾身無力。

    絕大部分進士躺在地上,身體出現許多難以治癒的疾病,徹底失去力量,只有有醫書的進士勉強能站立,但他們的醫書也壓不住身上的病勢。

    「這……這是什麼力量!我感覺要死了!」喬居澤望著張子龍問。

    張子龍面無血色,緩緩道:「放心,這力量原本很可怕,但被春陽杏林與橘井泉香驅散了其中的聖位力量,還殺不死我們。不過,若無半聖相救,我等……活不過十天。」

    「不好,有妖蠻殺了過來!」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附近那座妖山的山腳下有大量的妖蠻衝來,數量不低於一萬。

    「這才叫功虧一簣啊!」計知白重重一嘆,鬥志全消。

    「天意弄人,殺死妖侯,殺死瘟疫之主,誰曾想最後卻死在這些妖將妖帥手裡,真不甘心。」

    「咦?你們看,方虛聖身上竟然沒有綠光!」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瘟疫論》浮現在方運胸前,散發著淡淡的白光包圍方運,讓方運一切如常。

    別的進士只是奇怪,但那些修鍊醫道的進士卻各個目瞪口呆。

    「不可能啊,這綠光的力量是不多,但性質接近聖道邊緣,哪怕有杏林與橘井雙重異象,也只能維持我等不會立即死亡。他的醫書竟然能完全抵擋!」

    「這意味著妖界大部分瘟疫力量無法傷到他!」

    「他現在能戰勝上萬妖蠻嗎?」

    眾人的目光集中在方運身上。

    方運看了看那些妖蠻,微微點點頭,拿起毛筆,淡然道:「嗯,是要費些力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