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進士一聽,啞口無言,全天下的進士都算上,也只有方運敢這麼說話。

    無論是春陽杏林還是橘井泉香,在對付別的妖蠻的時候,力量層次勉強相當於極好的翰林戰詩詞,但對瘟疫之主的分身來說,卻相當於大儒出手!

    五妙《醫書》加兩種大儒才能形成的醫道力量合力,瘟疫分身沒有任何還手的能力,只能自爆同歸於盡。

    但是,姬守愚突然道:「方虛聖小心!瘟疫之主分身無數,他死的太乾脆。」

    方運眉頭微微一皺,道:「方才的力量不足以殺死他的分身?」

    「絕對足夠。畢竟他的分身剛剛孕育,無比脆弱,他強大的是瘟疫之力,而不是形成不到三天的身體。他的瘟疫分身必然已經被您殺死,畢竟五妙醫書太強。最後自爆的威力可知絕對是瘟疫分身,若無空行樓船,我們也會全部死亡!只不過,它以狡詐著稱,必然還有後手。」

    方運點點頭,目光一閃,似乎想通了什麼。

    「您萬萬不可大意。我……幫不上忙了,我只是隱約感覺危機沒有消失,並不清楚危機何在。瘟疫之主的力量,壓制住我的天賦。」姬守愚非常無奈,他和其餘進士一樣,皮膚全都化為綠色,體內發生劇烈的病變,只能等待春獵結束找眾聖救援。

    「我也無法相助了。」張子龍輕聲道,他的醫書光芒極其暗淡,遠遠不如方運。

    方運道:「我剛作出醫書,能力欠佳,無法救助你們。不過……那些妖蠻交給我了。」

    「可是,萬一瘟疫之主留有後手,有別的分身潛伏在那支上萬妖蠻隊伍里,那你應如何?」

    「那就多費一些力氣。」

    方運神色堅定,說完,迎著妖蠻走去。

    三百餘進士或坐或躺在地上,望著方運的背影。

    「我總感覺不妙。」一人低聲道。

    「烏鴉嘴!別忘了獵場戒備森嚴,瘟疫之主孕育一個分身已經難得,怎可能孕育多個分身?」

    「希望是我多想了。」

    「子龍,你們醫聖世家對瘟疫之主的了解最深,你有何見解?」

    張子龍苦著臉道:「瘟疫之主的瘟疫之力、虛幻之力和聖體都無比強大,其中瘟疫之力最強,先祖張聖仲景壓制了他的瘟疫之力,自然就稍稍佔據上風。但他的虛幻之力和聖體也很強,所以先祖無法將其滅殺。瘟疫之主十分狡猾,我也同意守愚兄的話,他必然在別處潛伏力量。」

    「他會潛伏在何處?」

    「這我不得而知。」張子龍輕輕搖頭。

    「希望方虛聖平安,我相信他能殺死上萬妖蠻,畢竟他在天樹里殺的更多,但若瘟疫之主還有後手,情況不容樂觀。我很想幫他,可……根本無能為力。」

    「幸好有空行樓船、春陽杏林與橘井泉香,否則的話,我等早就死亡。」

    「半座山都被炸塌,活下來已經是萬幸,接下來聽天由命了。」

    三百餘進士不再說話,默默地望著方運。

    方運慢慢向前走,同時觀察前方的妖蠻,一開始什麼都沒發現,但在雙方相距五里的時候,方運突然咳嗽起來。

    方運低下頭,左手握拳放在唇邊,輕輕咳嗽,嘴角卻浮現微不可查的弧度。

    在雙方還有三里遠的時候,妖蠻展開衝鋒。

    妖蠻隊伍十分強大,足足有五頭妖侯和三百妖帥,其餘一萬多全是妖將!

    這些人頭頂浮現鑲金軍旗,屬於瘟疫之主的私軍,軍旗力量更強。

    方運停下腳步,置身在杏林橘樹之間,如往常一樣放下胸前擋板,開始書寫戰詩詞。

    《白馬篇》和《白馬豪俠篇》化為兩尊強大的將軍站立在身側,《寶劍吟》則形成強大的藏鋒力量包裹文膽中的真龍古劍。

    隨後,方運源源不斷書寫《風雨夢戰》,霧蝶不斷噴吐奇風與弱水,一共喚出三千寒冰鐵騎。

    這時候妖蠻已經到了近處,方運中規中矩寫喚劍詩《龍劍詩》,在詩成的一剎那,方運口吐唇槍舌劍,形成兩把真龍古劍殺向最前面的妖將。

    三千寒冰鐵騎沖向妖蠻大軍,兩把真龍古劍展開殺戮。

    兩把真龍古劍都有才氣劍音龍鱗,牢牢保護住劍身。

    前方的妖將在真龍古劍面前不堪一擊,包括妖帥也是,但妖侯絕對有傷到真龍古劍的能力!

    那五頭妖侯站在一起,而且站在較遠的地方,一旦方運的真龍古劍飛過去,五頭妖侯必然有能力合力擊退真龍古劍。

    方運一點也不想讓自己的真龍古劍冒險,先是對上萬妖蠻戰將進行試探性攻擊,發現三千寒冰鐵騎實力略顯不足,毫不猶豫對準前方一指。

    「萬星輝煌,吾為王;萬妖爭凶,吾為祖!」

    文宮之中,君之星位爆發。

    一頭巨猿出現在方運身後。

    就見天上好像時空逆轉,千里內鉛雲消失,化為一方星空,星光如瀑布傾瀉而下。

    方運身在星光之中,如同光之王、星之主,威嚴不可侵犯。

    妖祖星位的力量,妖化!

    所有寒冰鐵騎化為更加健壯的妖族,實力全面超越妖帥,達到妖侯的層次,雖然沒有氣血之力和妖煞,但有弱水和奇風,彌補力量本源的不足。

    三千妖侯騎兵完全呈碾壓趨勢,在妖蠻大軍中如入無人之境,不到半刻鐘,殺光所有妖將,殺死所有妖帥,而隨後的五頭妖侯不得不死戰,被圍毆致死。

    三百餘進士歡聲雷動,方運鬆了口氣,而君之星位的力量消散。

    方運靠在杏樹之上,輕輕擦拭汗水,君之星位強大,對身體負擔也很大。

    突然,一聲陰冷的笑聲響起。

    「愚蠢的人奴,若只是本聖設計爾等,恐怕已經輸給你們,但獵場殺局乃是兵蠻聖親自籌劃,本聖豈會沒留後手?哈哈,任你們人族眾聖再奸詐,也想不到,本聖即將晉陞大聖,實力比之前更上一層樓!我的瘟疫之力在前天死灰復燃后,早就瞞著所有妖蠻分出一絲虛幻之力,潛藏在山中,化為虛幻分身,和瘟疫分身一樣積蓄力量!瘟疫分身雖死,但虛幻分身仍在!」

    所有進士愕然,因為這話不是普通人用嘴說出來的,而是如同聖人交流,化為一種奇異的神念,明明是很長的一段話,卻讓人在瞬間聽完。

    「哦。」方運隨口答應了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