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頭馬蠻侯四蹄亂拋,掀起大量塵土,怒道:「別老子老子的,現在咱們是讀書人,讀書人你懂嗎?再他娘的罵髒話,弄死你個熊卵!」

    「月神教徒妖蠻平等!」熊妖帥怒視馬蠻侯。

    一幫蠻兵蠻將在一旁乾瞪眼,不敢插話。

    在場足足有三頭侯位妖蠻和十頭帥位妖蠻,都是月神的忠實信徒。

    「制怒,諸位制怒!」一頭牛蠻侯緩緩道。

    大部分妖蠻都乖乖收斂怒氣,但馬蠻侯和狼蠻侯卻不屑地看了牛蠻侯一眼。

    「牛山,我們知道你在奴直部落的蠻侯中還算出名,但不要忘了,你只是剛剛晉陞蠻侯,不得奴直王的信任,只給你五百兵士!我們兩位都有上千手下!」馬蠻侯道。

    牛山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道:「老牛我只是說說,我的資歷比兩位老哥差很多,不與兩位老哥爭。不過,咱們可要把醜話說在前頭,誰要是當了咱們奴直部落的月神教大祭司,必須要擴大神教!至少讓月神信徒的數量躋身奴直部落前十!」

    「算你識趣。」馬蠻侯道。

    之前大喊夢到月神的熊妖帥道:「月神教大祭司憑的不是妖位,靠的是月神的青睞!誰最得月神喜歡,誰就是大祭司,誰就能率領我們在奴直部落中傳播月神光輝。」

    一位狼頭人身的狼蠻侯立刻站起,道:「自然是誰實力強,誰才能擔任大祭司!沒有利爪,其他妖蠻怎可能信月神?」說完,狼蠻侯張開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齒,散發著濃烈的妖煞之力。

    熊妖帥猛地站起來,遠比狼蠻侯更加高大強壯,低頭望著狼蠻侯,道:「若是一尊蠻王來,我們是不是都要奉蠻王為大祭司?」

    「為什麼不可能?若是有蠻王加入,我們月神教必然能壯大,讓他當大祭司,對月神最有利!」狼蠻侯仰頭道。

    「哦?哪怕那頭蠻王根本不信奉月神嗎?」熊妖帥問。

    狼蠻侯一愣,道:「當然是要信奉月神。」

    「月神宮是按照妖位排名,還是按照月神光輝排名?」熊妖帥看似傻頭傻腦,但此刻眼睛里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狼蠻侯啞口無言。

    牛山樂呵呵地看著這些妖蠻爭大祭司,他一點都不在乎,只是偶爾和身邊的犬妖帥犬析聊幾句。

    「月神宮是月神宮,月神教是月神教,你個熊崽子別混淆了!」馬蠻侯邁蹄逼近。

    那熊妖帥立刻由直立變為四掌著地,笑嘻嘻道:「都是讀書人,不要生氣,要文斗不要武鬥。」

    「你看看你那熊樣兒,還讀書人,你怎麼不說你是熊童生呢?」

    「我真想考童生,可惜他們不讓我報名。」熊妖帥委屈道。

    「哈哈哈……」眾妖蠻哄堂大笑。

    「咳咳,說正事!」

    上千妖蠻開始吆五喝六爭奪月神教大祭司之位,不斷有妖蠻提出競爭方式,有的說憑藉妖位,有的說憑藉月神光輝,有的說比實戰,更奇葩的是一頭猿人說比詩詞,結果被其他妖蠻罵得抬不起頭來。

    「你以為你祖上姓方啊?」

    「還比詩詞,你怎麼不比琴棋書畫?就你那樣,就是對牛彈琴!」

    「等你什麼時候能和方虛聖一樣天演戰詩,再來吹牛逼。」

    牛山不高興了,道:「你們罵猿人能不能別扯到我們牛族?」

    「算了,忍忍吧,我們鼠族更慘。」說話的鼠妖帥一臉滄桑。

    「牛山,你來的時候不是說過認識方虛聖嗎,現在怎麼不吹牛……皮了?」一頭狼蠻帥笑嘻嘻道。

    「我那是說著玩的。奴直王那麼討厭景國,我怎麼可能認識景國虛聖。」牛山笑呵呵道。

    「牛山,你也是蠻侯,你怎麼不爭大祭司?」

    「那兩位蠻侯為人族效力多年,我剛剛加入,不爭。」牛山笑呵呵道。

    「那可惜了……」

    眾妖蠻繼續爭大祭司之位,一直討論到夜裡也沒有結果。

    「那就打!妖蠻領袖都是打出來的!」狼蠻侯道。

    「現在是什麼時候?草蠻即將南下,十國準備迎戰,奴直部落必然打前鋒,要是現在大打出手,奴直王非得抽咱們鞭子不可!奴直王府的鐵刺鞭的威力,你們想必知道!」

    「啊?那就是說,只能比月神光輝了?」

    「自然。我等是月神教,自然根據月神宮的排位來排大小!」

    眾妖蠻又爭執了片刻,最後不得不同意根據月神光輝的多少來排名。

    那頭熊妖帥嘿嘿一笑,驕傲地道:「月民雖然在月神宮地位最低,但乃是月神宮正統,除月神宮之外,能積累到足夠的月神光輝難之又難!讓你們瞧我的!」

    熊妖帥低喝一聲,心中默念月神禱文,在漆黑的夜裡,就見他的毛髮中漂浮著淡淡的星光,鬆散紊亂,漂浮不定。

    「等我身上的月神光輝遍布全身,我就能成為月兵,舉世罕見!」熊妖帥洋洋得意。

    一些妖蠻暗暗稱奇,別看這裡有上千妖蠻信仰月神,但身上有月神光輝的妖蠻還不足一百之數,能算得上月民的也就十多位。

    大多數妖蠻失去爭奪之心,但那馬蠻侯嘿嘿一笑,道:「區區月民也敢跟本侯爭大祭司?」說完在心中默念禱文。

    就見他身上先是浮現和那熊妖帥一模一樣的星光,但星光很快融合,最後除了馬頭,全身都被薄薄的光膜包圍。

    熊妖帥無比沮喪,道:「原來你馬上就成月兵了,怪不得敢當大祭司!月神光輝是不會選錯的,我不爭大祭司了,不過,能不能給我個執事噹噹?」

    「都是月神子民,只要本侯成大祭司,自然會奉你為執事!」

    「多謝侯爺!」熊妖帥道。

    那狼蠻侯卻咧嘴一笑,道:「你們倒是忘了一件事,我們狼族與狐族才是月神的寵兒,我們狼族不僅能從天狼星中吸收力量,還可以從月亮中吸收力量。本侯,十代信奉月神!」

    狼蠻侯說完,就見他的身體瞬間被薄薄的光膜包圍。

    「原來你已經是月兵!」馬蠻侯咬著牙道。

    熊妖帥道:「如此說來,月神教大祭司是狼侯爺了?」

    犬析冷哼一聲,道:「小小的月兵也能當大祭司?」

    「你……」狼蠻侯正要發怒,就見一股濃郁的月華自犬析身上噴發,最後形成半寸厚的月華包裹全身。

    「月將!」

    眾多妖蠻愣住了,這種級別的月華要麼是文王世家生生造出來的,要麼就是月宮使者,這頭看似普通的犬妖帥怎麼可能會是月將。

    犬析不屑道:「牛山身上的月華比我只多不少!」

    「哦?」妖蠻們好奇地看著這個整天樂呵呵的牛蠻侯。

    牛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牛角,笑呵呵道:「我和犬析之前不會月神禱文,今天還是第一次嘗試,要是月華太少,你們可別見笑。」

    牛山說完心中念誦月神禱文。

    念誦完畢,牛山身上卻沒有任何變化,沒有絲毫月華。

    牛山愣住了,犬析也愣住了。

    眾妖蠻相互看了看,放聲大笑,那頭熊妖帥更是笑得兩掌錘地,把地面拍得不斷塌陷。

    「哈哈哈……」

    「笑死我了!」

    「憋了那麼久,連個屁都沒有!我的眼淚都笑出來了。」

    牛山眼中閃過羞惱之色,自己可是星妖蠻,在聖墟雖然無法使用月神禱文,但世代信奉月神,不然也不會死心塌地追隨方運。

    眾妖蠻正笑著,突然好似同時被無形的大手捏住喉嚨,再也笑不出來,齊齊望著牛山。

    一道月華光柱自天而降,光柱直徑足有一丈,籠罩牛山,並把周圍的所有妖蠻排開。

    年紀最老的一頭羊蠻人戰戰兢兢道:「這……這是月華天降,月神恩賜……」

    隨後,眾人就見一套由月光組成的戰甲自月華光柱降下,最後附著在牛山身上,讓牛山憑空多了一層強大的防護力量,實力倍增。

    在月華戰甲覆蓋的同時,引發牛山體內的妖侯煞氣,就見銀色火焰自他體內噴發而出,充滿強大的威勢。

    「這……這是月衛啊!是月衛戰甲!快快!快跪拜月衛!」那狼蠻侯噗通一聲跪下,其餘妖蠻哪裡見過這個陣勢,嚇得腿腳發軟,急忙跪下。

    「這……這妖煞的氣息,已經可以闖過妖界的第四妖侯平原,乃是實打實的四原妖侯,我不過是三原……」馬蠻侯心驚膽戰,沒想到牛山一直在隱藏實力。

    牛山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月衛戰甲,暗暗鬆了口氣,仔細一想,猜到自己很難當月衛,極可能是跟方運有關才導致月神恩賜,提升為月衛。

    犬析叫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拜見大祭司!」

    「拜見大祭司……」一些妖蠻紛紛下拜。

    與此同時,大量的妖蠻被天降月光吸引,很快圍了上萬妖蠻。

    這些妖蠻低聲議論月神,大都露出羨慕之色。

    神靈顯現是百年難遇的事情。

    牛山正要試試月衛戰甲的力量,但心中一動,以氣血之力大吼:「我乃蠻侯牛山,身為月衛,獲月神宮使命,在聖元大陸重建月神教,輔佐月皇,聯合人族共伐妖界!」

    犬析眼珠子一轉,立刻明白牛山意圖,立刻大聲吼叫:「追隨月衛,重建神教,輔佐月皇,共伐妖界!還愣著幹什麼?快喊啊?」

    「啊?啊!追隨月衛,重建神教……」

    上千妖蠻齊聲大吼。

    牛山滿意地點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