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孫子兵法》有十三篇,而孫子文界的戰場從下到上共分了十三層大陸,由於從遠處看像一種墨家的攻城雲梯,而且各大陸之間有雲狀樓梯連接,因此這十三座大陸被命名為「兵家十三雲梯」。

    兵家之人進入第一雲梯后,可以參與一些戰鬥,只要取勝,會獲得一定的殺伐之力。在積累到足夠的殺伐之力后,便可以進入第二雲梯,以此類推。

    十三雲梯進入的最低資格也是經過殿試的兵家進士,而且普通進士每年只有一次機會進入,聖院進士每年可進入三次,利用文榜的文墨可兌換三次機會,用軍功可額外兌換三次機會,半聖世家弟子可額外獲得三次,亞聖世家弟子可額外獲得六次,孔聖世家弟子則可獲得九次。

    文位每提升一階,則每年可額外獲得三次機會。

    一個孔家聖院的進士,每年最多可進入十八次。

    唯獨孫子世家和孫臏世家例外,這兩個世家的弟子每年直接可額外獲得十次機會。

    方運乃是虛聖,哪怕現在沒有經過殿試,不是聖院進士,每年基礎的進入次數也達到十三次,而在封虛聖后,孫子世家與孫臏世家各額外贈與其十次機會,聖院也額外贈送十次。

    方運也可用文墨與軍功兌換,現在每年可得整整四十九次機會!

    除卻半聖,天下無人比得過方運,連孫子世家的家主都不行。

    兵家十三雲梯之難,難於上青天。

    哪怕是韓信、張良、司馬懿、周瑜等等舉世聞名的兵家大儒,最終也只踏足到第九雲梯,再難上升。

    第九雲梯之後,有個別名,被稱為聖位戰場!

    因為第九雲梯之後,戰爭往往是波及整片大陸,若文膽不夠強,沒有聖道力量,兵法再強也難以兼顧全局。

    第九雲梯前不過是國家之間或與妖蠻的戰鬥,而第九雲梯后,將涉及各個種族,乃是百族之戰,戰鬥方式和地形也非常特別,甚至時不時有聖位妖蠻出現,兇險程度遠在普通戰爭之上。

    十三雲梯,是兵家的核心聖地,對兵家之人來說,寧可不入書山學海,也不能不攀登十三雲梯。

    兵道對壘,便是進入某一座雲梯大陸,勝者可奪敗者一部分殺伐之力,而敗者無論殺伐之力有多少,必然會下降一層雲梯,然後殺伐之力會快速消散,最後降到本層的最低限度。

    若是從第二雲梯降到第一雲梯,那所有殺伐之力都會消散。

    正是因為兵道對壘的懲罰太過苛刻,所以若非深仇大恨,兵家之人很少用這種方式戰鬥。

    只不過十國人數太多,各國各家族之間的矛盾太複雜,每年都會有幾十起兵道對壘。

    慶國和景國不同。

    景國北面就是蠻族,所有將軍都經歷過大量的實戰。但慶國承平多年,除了駐紮在各妖山的少數將軍和各古地的將軍,余者平平。

    像周君虎現在雖然在京城任職,但幾十年前一直在領軍作戰,最近雖然沒有參戰,但把精力放在兵法之上,有之前充足的積累,兵法不退反進。

    兵家大學士至少會達到第三雲梯,優秀者可入第四雲梯,而周君虎在去年剛入第五雲梯,已經算得上頂尖的兵家大學士。

    就兵家人才方面,兩國最頂尖的一批人在伯仲之間,但在中層,景國人數少的缺陷顯現,不如慶國,而在整體方面,景國依舊居於劣勢。

    景國這次出使為了保護方運,派出周君虎等幾位大學士和大儒,但慶國的名將都在守衛要地,不可能隨慶君來,自然有所不及。

    按理說,周君虎提出兵道對壘,哪怕辛植不敢,在場的慶國兵家大學士也應該接下,但,他們心知肚明,真比不上周君虎這種凶人。

    兵家大學士的殺性重不重,主要看成大學士的時候形成的文台,像周君虎的一位在啟國的遠房堂叔,乃是大儒周晴天,兵家文台是「萬軍文台」,更重運籌帷幄,殺性一般。而周君虎的文台是百兵文台,一旦激發則顯現數不清的兵器,殺伐極重。

    辛植也算是慶國名將,在翰林中算是出類拔萃,但跟周君虎一比,就差得極遠。

    辛植避開周君虎那如槍劍般鋒利的目光,看向那些景國翰林,道:「周大將軍以大學士之位壓我,我自然敵不過,不過,你們景國喜歡以強欺弱嗎?景國翰林,可敢與我一戰?」

    此話一出,景國官員反倒鴉雀無聲。

    景國現在內憂外患,而最頂尖的翰林都在北方,準備對抗妖蠻,兵法強的翰林在保護方運方面不如普通的大學士,不可能跟隨方運前來。

    在場的翰林以禮部和鴻臚寺等文官文院翰林居多,兵家翰林只有何魯東等少數幾人。

    何魯東剛成翰林不久,並沒有指揮大戰的經驗,若與辛植文戰,他不懼怕,甚至有信心取勝,但兵道對壘,現在的確不如辛植。

    大殿內陷入平衡的尷尬,雙方各有長短,偏偏又都能被對方拿捏。

    辛植之前被方運壓的厲害,現在終於除了一口惡氣,見景國人不答話,嘿嘿一笑,道:「怎麼?景國只會以大欺小,碰到同文位之人,全都成了縮頭烏龜?」

    何魯東終究是血性的漢子,怒道:「那本將就與你這腌臢貨兵道對壘,一較長短!」

    「哈哈哈……好,那本將就在十三雲梯中奪你殺伐之力,讓你……」

    「慢著。」方運的聲音響起。

    辛植嚇得舌頭一哆嗦,心裡罵道方虛聖你夠了!從昨天見面開始到今天,一直把慶國眾官壓得死死的,一首詩就把慶君和皇室都推進溝里,沾染一身污名,現在怎麼還要出手?

    辛植閉上嘴,有些畏懼地看著方運,眼裡一片陰影。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方運如君王一般俯視眾人,緩緩道:「辛將軍說我景國無人,喜歡以大欺小,但本聖卻認為並非如此。本聖反倒覺得,讓何將軍與辛將軍兵道對壘,乃是殺雞用牛刀,依舊是欺負人。所以,本聖覺得,景國為彰顯氣度,便選一進士與你兵道對壘。辛將軍,你可敢?」

    百官發愣,辛植眼中則浮現狐疑之色,快速掃視景國所有人,心道景國這些年可沒有出色的兵家進士,而且也不可能在隊伍中。

    辛植下意識看向方運,呆了瞬間,恍然大悟!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