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稍稍安心,同時心中無比感謝奇書天地里的那些兵書。

    若非自己有龐大的兵書寶庫,還有真正的歷史和大量的戰例,必然會和普通兵家讀書人一樣,花大量的時間學習像雷厲風行或者一鼓作氣等基礎兵法,一直等大學士才能學習較為高等的兵法,到了大儒或半聖,才能學最深奧的兵法。

    像瞞天過海不算特彆強大的兵法,但境界卻要比同類的迷幻兵法強大太多,比如兵家人常用的霧裡看花,同樣是迷幻類,但只能形成大霧阻擋敵人,但無法讓己方完全消失,更不可能變形。

    能讓己方完全消失的兵法也有,但只有極少數兵家大學士和普通兵家大儒才能做到,偏偏瞞天過海現在就能做到!

    像借刀殺人這種借用敵人力量的強大兵法,也是至少要大儒才能做到。

    方運現在的兵法,在性質和境界上比之大儒們的兵法毫不遜色,只是在兵法範圍、作用人數、持續時間等「量」的方面遠遠不足。

    大儒若用杯弓蛇影,能形成十餘萬大軍的虛假士兵,半聖能讓這些虛影化虛為實,但方運使用瞞天過海,卻只能製造數千人的的虛假士兵,差距極大。

    「我將來也要學習一些有用的兵法,恐怕要拜一位好的兵道老師。兵道師承比儒道還嚴苛,我要是對兵道老師有加害之意,那我的兵書會直接攻擊我!等我將來兵道精深,可陸續傳授兵法。不過,直接傳《三十六計》不合適,應該把聖元大陸沒有的兵法兵書借用《帝君典》中的歷史逐漸發布。到時候,人族若有內戰,至少沒有兵家人敢攻擊我。」

    方運很快收回思緒,目光落在眼前的地圖上。

    「辛植雖然是翰林,經驗豐富,但他並非是最頂尖的兵家翰林,兵法不可能經過才氣演武。哪怕有殺伐之力,經過多年磨礪,兵法威力也只與我的普通兵法相當,比之『暗渡陳倉』遠遠不如,畢竟暗渡陳倉乃是韓信創造的。」

    「他雖年長,但我看的歷史、戰爭與兵書極多,理論知識遠遠超過他。實戰我是不如他,但我也經過多次才氣演武,而且,在書山環境中,也有所經歷。更何況,我方三個翰林將軍都精通一種兵法。」

    方運不斷思索,像這種兵道對壘,雙方只有一次機會決勝負,一個不小心,被對方抓住弱點,必然會徹底失敗。

    方運拿起毛筆,在蠻族部落那裡畫了一個圈,在儀縣畫了一個圈,又在敵方的糧道上畫線,重點標出。

    在方運思索的過程中,斥候隊不斷遞交各種情報。

    蠻族部落沒有什麼動向,儀縣那裡,辛植已經派出一萬大軍前往接應糧隊,城內的士兵明顯減少。

    方運把情報讓眾將傳閱,讓他們發表看法。

    「運糧隊雖然只有五千精兵守衛,但輔兵和民夫極多。這一萬士兵只要加入運糧隊,合二為一,必然會形成強大的戰力。哪怕我等全軍出擊,只要可拖住我等,等儀縣留守的兩萬五千大軍傾巢而出,前後夾擊,我軍必輸無疑。」

    「儀縣有兩萬大軍防守,我軍不可能攻下,除非都督您有強大的兵法,可以直接把我等挪移到城中。」

    「其實也有辦法,我們全軍去攻打運糧隊,只要分出一軍阻攔儀縣的救援,便有獲勝的可能。」

    「若用此法,勝負不過是五五開,不可亂用。」

    「就算勝利,我等也是慘勝,哪裡還有力量去攻打蠻族部落?」

    「我們是否應該靜觀其變?根據辛植軍的變化而變化。」

    「倒是可以,只是太過於被動了……」

    方運聽著眾人議論。這些將軍不可能會提出什麼高明的戰術,但卻能把方方面面都想到,為自己的戰術提供基礎思路。

    方運足足思索了一個時辰,終於抬起頭。

    眾將立刻挺直身體,呼吸變得急促,兵甲作響,氣氛緊張。

    方運伸手從桌上取出虎符,道:「羅山軍賈覽,親衛軍葉平可在?」

    「末將在!」兩員將軍異口同聲起身。

    「你二人,馬上調動兵馬,與我親出雲山關,一同攻打蠻族,不得有誤!」方運大聲道。

    「末將聽令!」賈覽和葉平臉上閃過疑惑之色,但仍然聽從命令,和兩軍的其餘官員一同離開軍帳,調兵遣將。

    方運隨後道:「明山軍王英路、洪山軍蘇元奎可在?」

    「末將在!」兩位將軍起身。

    「你二人馬上整兵,與我等一同出關,不過,明山軍與洪山軍緩行前往儀縣,防止辛植部與蠻族前後夾擊。不得有誤!」

    「末將聽令!」這兩個將軍也帶著屬下離開。

    方運看了看在場的官員,大都是並不上戰場的文職官員,但最後方運只留下鎮軍參軍薛悅和最基礎的人防守雲山關,命令所有剩餘的進士和舉人隨軍出征。

    下發完軍令,方運邁步走出軍帳,抬頭望向天空。

    普通人的眼睛無法承受明亮的陽光,只能眯著眼,但方運雙目卻和往常一樣睜開,看了看天空,看到幾隻機關鳥,然後滿不在乎走向校場。

    雲山關的大軍已經集結完畢,除了守關兵士,全軍在此。

    校場之中,刀槍林立,甲胄鮮明,旗幟飄蕩,一股豪氣在上空回蕩。

    首先是方運誓師,痛罵妖蠻,指責辛植,然後,三位翰林分別書寫出征詩,又稱壯行詩,《常武》。

    三道《常武》戰詩形成的光芒連成一片,籠罩所有士兵。

    就見包括方運在內,在場所有人的身體都膨脹一圈,力量更強大,體力更充沛,行動更敏捷。

    隨後,三人又書寫振奮詩,讓所有人精神振奮。

    接著,王英路使用了兵法「糧草先行」,讓所有人在三天內不會飢餓。但三天之後,需要吃大量的食物才能彌補,否則必然會對士兵造成永久性的損傷。

    在出發前,方運把主要的將領召集到一起,並讓他們外放文膽,隔絕外面,然後交代他布下的真正戰術。

    眾將聽后露出難以壓抑的喜色,眼中多了濃濃的敬重之色。

    隨後,方運對明山軍與洪山軍使用了某種兵法。

    最後,大軍開拔。

    方運率領五千親衛騎兵和一萬羅山軍步兵,攻打蠻族部落。

    而明山軍與洪山軍共兩萬,向辛植所在的儀縣行軍,但行動比較緩慢,似乎在養精蓄銳,也好像在等什麼。

    天空的機關鳥急速飛回儀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