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儀縣的縣衙已經成為辛植的都督府,大堂之內,辛植看著斥候隊發來的情報,面帶冷笑,然後問:「諸位以為方運小兒在玩的什麼把戲?」

    「啟稟都督。方運此人恐怕吃了熊心豹子膽,竟妄圖以一萬五千之數殺五千蠻族,並以兩萬人阻攔我軍前去。大元帥府的軍令中,讓我等先殺蠻族,后奪雲山關,若他殺光蠻族,我等就算奪了雲山關,也是未盡全功。」

    「一萬五千之兵對上五千蠻族,結局必然是兩敗俱傷,他們或可殺光五千蠻族,但最後可戰之力恐怕連三千不到。到那時,等我軍糧草到達,以三萬五千對兩萬八,必然取勝!」

    「方運此人名聲不顯,但也並非是魯莽之輩。末將以為,此人怕是別有用心,都督不可不防。」

    「區區一進士,何須懼怕?」

    辛植冷笑道:「方運此人或許狂妄,但絕非蠢貨。他前去蠻族,絕不可能與蠻族廝殺。他想做的,必然是禍水東引,或用特別的兵法讓蠻族攻打儀縣,或者攻擊糧隊。只要他與蠻族兩面夾擊,極可能在短時間消滅糧隊,甚至有可能攻入儀縣。不過,儀縣有城牆在,他真正的目標必然是糧隊!」

    「啊?那當如何是好?」

    辛植譏笑道:「無妨。不愧能成虛聖,當真狠毒,你們看他的軍隊,五千騎兵與一萬步兵。若想引動妖蠻前來,必然會有所犧牲,他恐怕準備那犧牲一萬步兵,只要讓妖蠻見了血,它們就會徹底發瘋,窮追不捨。當年武國與景國對立之時,雙方經常用此等策略讓敵國與蠻族兩敗俱傷。」

    「那可是一萬士兵啊!」

    「一萬步兵怎比得上五千蠻族?一萬步兵拿不下糧隊,但五千蠻族傾巢而出,糧隊必然潰敗。」

    「啊?那我等如何?難道出城阻攔?」

    「我們若出城阻攔,他必然會引來蠻族,對我等迎頭痛擊,然後他們趁勢取儀縣。」

    「我們不阻攔,糧隊必然會被蠻族毀掉,到時候我等不戰自潰敗。」

    「辛都督必然有應對之策。」

    辛植道:「方運把蠻族引到糧隊近處后,最後只能剩三四千騎兵。他們必然會調轉馬頭,與此刻趕往儀縣的兩萬景國士兵匯合。只要派出一軍攔截兩萬士兵,我親率親衛軍與一軍,足以將方運剩餘的騎兵斬於馬下!」

    「辛都督說的是。只要您的親衛騎兵軍攔截住方運,再讓後面的一軍跟上包抄,方運必死無疑!他一死,哪怕糧草全失,我等也是全勝!」

    「只是……方運既然敢把蠻族引到糧道,會不會有什麼保命的手段?」

    辛植傲然道:「他不過是進士,能有何等保命手段?我相信他戰詩詞厲害,甚至有隱藏的力量,但,這裡是十三雲梯,他只能使用兵法。我知道他大概有一兩種很強大的兵法,但,我們一萬五千人圍殺他三四千,他又能如何!」

    「都督說的是!他不過區區進士,跟您比起來差得多。我等以多攻少,以逸待勞,他必死無疑!」

    「不過,此刻離糧隊抵達儀縣還有數個時辰,萬一他在離儀縣較遠的地方摧毀糧道,然後逃跑,我等恐怕追之不及。」

    辛植微笑道:「我安排前往接應糧隊的大軍中,為首的嚴將軍同樣精通兵法『雷厲風行』,他會讓大軍加速前行!方運這個蠢貨若是敢引妖蠻攻擊糧隊,決戰之地,距儀縣不會超過十五里!」

    「都督英明!」

    「方運小兒必死無疑!」

    眾將大聲稱讚。

    「哈哈哈……」辛植走出軍帳,望著雲山關的方向。

    「你終究是年輕,不知以正勝奇才是兵道!人族妖蠻戰鬥無數,越是賣弄兵法,輸得越慘!此戰一切變化,盡在我掌握之中,你玩出花兒來又如何?今日,我就以堂正之師,破你雕蟲小技!」

    烈陽高照,草原茫茫。

    方運帶著五千親衛騎兵與一萬羅山軍步兵前往狼蠻部落。

    在靠近之前,方運以瞞天過海兵法,把自己易容成辛植的容貌,然後把所有旗幟改為慶國旗幟,都督大旗上的「方」,也變成了「辛」。

    不多時,方運的大軍來到蠻族部落之外,然後以舌綻春雷大聲喝罵,極盡羞辱之言。

    狼蠻徹底瘋狂,部落的首領是一頭狼蠻侯,率領全部落出擊,扣除老弱病殘,竟然糾集了超過四千狼蠻,再加上豢養的獸類,實力不下於普通的五千狼蠻。

    方運所率大軍調頭就跑。

    羅山軍的首領賈覽學習的兵法也是「雷厲風行」,能提高步兵的行軍速度,但是,終究快不過狼蠻人。

    不多時,狼蠻人追上羅山軍的步兵,方運提前用了一種兵法,然後不管不顧,繼續逃跑。

    就見成片成片的羅山軍士兵死亡,狼蠻人殺得興起,瘋狂追趕。

    不多時,上萬羅山軍士兵被盡數殺死。

    在方運的五千騎兵親衛之後,是繼續追趕的狼蠻人,在狼蠻人之後,是鮮血與屍骸鋪成的道路。

    人族的騎兵終究很快,哪怕狼蠻將都難以追上。

    狼蠻侯率領少數狼蠻帥妄圖攻擊,都被人族眾讀書人輕鬆擊退。

    最後,一逃一追,雙方誰也奈何不了誰。

    每當狼蠻人想要撤退的時候,方運必然用舌綻春雷展開咒罵,激發狼蠻人骨子裡的血性。

    雙方一直跑,午間剛過,方運的親衛隊就看到前方出現一支龐大的運糧隊伍。

    保護運糧隊伍的大軍立刻迎上來展開攻擊,但方運卻外放兵書,對準狼蠻大軍使用兵法,借刀殺人!

    就見兵書《三十六計》中的「借刀殺人」的文字由黑變灰,隨後一把白光大刀從中飛出,炸成無數光點,落入蠻族大軍之中。

    接著,方運使用瞞天過海,整支親衛隊消失在別人的視線中,隱身離開。

    狼蠻大軍立刻瘋狂地沖向運糧隊伍。

    雙方展開生死血戰。

    方運並沒有逗留,既沒有奔向儀縣,也沒有奔向雲山關,而是原路返回,竟然朝著蠻族部落殺回去。

    與此同時,儀縣的大軍兩分,一支萬人大軍前往雲山關方向,阻攔一開始就前往向儀縣的景國兩萬大軍,而另外一萬五千人大軍直插向北,攔截住方運的親衛軍。

    不多時,兩軍相遇。

    方運一方的人似乎有些慌亂。

    「哈哈哈……方運小兒,本將今日就將你斬於十三雲梯,讓你景國人知道,我慶國翰林可斬虛聖!今日之後,我辛植必當名垂青史,成為慶國萬古流芳之名將!多謝方虛聖成全!」

    辛植囂張的聲音在草原上空回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