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非常無奈,估計這章湖竹早就想把這戰畫留著對付景國人。

    李文鷹在一些方面比不得慶國最出色的天才,但在文戰方面,力壓幾乎所有慶國的同齡人,哪怕是慶國最出色的世家子弟在動用星位力量的情況下,也難以勝過李文鷹。

    尤其是進士之後到翰林這階段,李文鷹鋒芒畢露,堪稱慶國人的噩夢。

    和方運不同,方運畢竟是虛聖,做事要講究分寸,而且不過是文壓文斗,目前是第一次文戰慶國。

    李文鷹當年簡直把慶國同文位的人當成試劍石,有事沒事就去慶國文戰,慶國人不文戰會有損國威,可文戰了又打不過他,對李文鷹無比頭痛。

    方運臉上浮現淺淺的笑意,因為章湖竹是李文鷹的手下敗將。

    這位章湖竹現在若是對上進士時期的李文鷹,自然可以輕易取勝,但是在二十多年前,章湖竹只不過剛入畫道二境,哪怕比李文鷹大二三十歲,也敗於進士李文鷹之手。

    戰畫畫妖很簡單,因為妖蠻在人族眼裡終究屬於獸類,需要的妖蠻身體的力量,畫出來即可。

    人族戰畫卻是畫道中的一大難題,不入三境,幾乎不可能有人畫得出人族戰畫。

    因為,畫妖重形,畫人重神。

    畫妖,只需要二境「栩栩如生」就能很強大。

    畫人,至少要到畫道三境的「躍然紙上」,才能把一個人內在的精氣神展現出來。

    就見半透明的翰林李文鷹站在前方,眉毛如劍,目光如刀,左手背在身後,右手握著筆,猶如屹立在天地間的最高山峰一樣傲然。

    李文鷹在成大儒后,越發內斂,有傲骨而無傲氣,有威儀而無威風。可在當年,李文鷹的傲氣成為他的招牌情緒,據說他的正妻就是被他獨有的氣質吸引,主動接近李文鷹,最後成功喜結連理。

    可惜李文鷹剛成大儒,正在荒城古地深處磨礪自身,一直沒有來上觀台,應該是處於危險的地方,不方便觀戰。

    畫人本就難,畫李文鷹這種絕世凶人更難,但章湖竹偏偏以進士之身畫翰林李文鷹,這天賦堪稱驚人。

    方運忍不住皺起眉頭,自己現在還不是巔峰進士,比起當年的進士李文鷹或許稍勝一籌,但比翰林李文鷹卻還有一定差距。

    幸好戰畫並不能畫出李文鷹當年的所有實力,否則的話,方運會直接認輸。

    上觀台上的許多慶國人笑起來,尤其是那些和李文鷹歲數相差不到十歲的人,咧著嘴笑得分外開心。

    「我怎麼覺得章湖竹這老傢伙越看越順眼?」一位年紀與章湖竹相仿的老翰林忍不住道。

    「讓李文鷹戰方運,無論誰輸,我都高興啊!當年我們那一代被李文鷹壓得啊……簡直慘不忍睹。」

    「我現在都不敢給兒孫講當年的事情,每當我想要吹噓自己的豐功偉績,可總有一個叫李文鷹的影子從我心裡浮起。」

    「說起來,當年還要多虧李文鷹,若不是有他強壓,我也不會早早成為翰林,更不會在去年就成大學士。」

    「說的也是,李文鷹當年激勵了慶國整整一代人啊。」

    「當年我做夢說夢話,都在罵李文鷹。」

    「李文鷹不愧是僅次於四大才子的人物,當年我是很服氣的。」

    「回想當年,再看看現在,慶國的年輕人真不爭氣!」一位四十多歲的老翰林道。

    一些四五十歲的讀書人齊齊點頭,有些許驕傲,也有些許不滿。

    哪知一個二十齣頭的進士忍不住壯著膽子道:「諸位老先生,您們應該慶幸早生二十年。」

    「胡說八道!」

    「我……您們當年若是遇到方虛聖,會如何?」那進士不服氣地指著文戰場中的方運。

    一片沉默。

    一些壯年讀書人相互看了看,臉上浮現慚愧之色。

    「說得有道理。當年李文鷹雖文戰霸道,軍略無雙,但我慶國在其他方面有人能超過他。可方虛聖……除了殺伐殺戮不如當年的李文鷹,別的似乎猶有過之。」

    「當年我遇李文鷹,生奮起之心。若遇方虛聖……不生頹廢之心,便是害人之心。」

    「哈哈哈……」

    眾多讀書人放聲大笑,有些愉快,有些無奈,有些慶幸,還有許許多多的東西摻雜在其中。

    宗家眾人默默地看著前方,宗午源死死地握著右拳。

    宗家有三人在文戰中死於李文鷹之手,其中一人乃是宗午源的叔叔,最是疼愛年少時期的他。

    「絕不能讓景國再出一個無法遏制的李文鷹!」

    慶君突然望向宗午源,兩人無言,默契地點點頭。

    文戰場中,方運一直靜靜地看著前方,並沒有立刻出手,戰畫妖族再厲害,但面對弱水奇風騎士也沒有任何優勢。

    這些戰畫妖族在妖位上略勝一籌,但在力量性質方面反而略差,畢竟弱水和奇風乃是世界最頂級的力量之一。

    章湖竹調動李文鷹之畫之後,並沒有停手,又陸續拿出兩人的戰畫,一共形成三位半透明的戰畫翰林。

    一位是李文鷹,另外兩位,都是當年的翰林八俊,與李文鷹並列。

    那些妖蠻沒有絲毫的靈智,但這三位翰林不同,除了身體呈半透明,簡直形神具備,甚至有足夠的智慧。

    章湖竹一拱手,道:「請三位助我文戰。」

    三位翰林點點頭,腳下生出平步青雲!

    三人都是各國狀元,殿試過後,就可得平步青雲。

    這並沒有結束,章湖竹繼續往外扔畫卷,扔了足足五個,才出現才氣消耗過快的樣子,呼吸加粗,額頭浮現細密的汗水。

    那五卷戰畫,全部化為鷹妖!

    三頭鷹妖侯帶領五百鷹妖帥!

    方運頓時一個頭兩個大,陸地和空中聯合作戰,立體打擊,這是妖蠻最管用的手段,對人族的破壞力極大,尤其在攻城的時候,簡直可以無視城牆的存在。

    僅僅是妖族,方運並不擔心,可再加上三位戰畫翰林,實在是太具有威懾力。

    三人的實力是不如本人,但既然是翰林,那戰詩詞必然是翰林戰詩,而且會用唇槍舌劍!

    方運知道,接下來將是一場苦戰,一場做好失敗準備的苦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