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思索如何應對,又看到章湖竹再度拿出兩幅戰畫,戰畫化為一頭蛟妖侯和一頭龜妖侯,守衛在他身邊。

    蛟族不僅速度快,防止偷襲,還和龜妖侯一樣,能使用妖術保護章湖竹。至於龜妖侯的防護能力不需多說,乃是妖族中數一數二的種族。

    直到此刻,方運才清晰認識到三境畫師的可怕之處。

    沒人可以讓妖蠻私兵一直隨身保護,但畫道三境之人卻可以做到。而且這些戰畫與畫師本人心意相連,威力要比別人使用強大一倍以上。

    戰畫唯一的缺陷是就是消耗品,而且耗時耗力,章湖竹畫妖帥很輕鬆,但畫一副妖侯戰畫,所需短則五六日,長則十數日。

    地面的妖蠻再多,方運也有信心只憑戰詩攔下,但三位腳踏平步青雲的翰林外加烏雲般的鷹妖群一起襲來,要守住山寨難之又難。

    方運一邊以奮筆疾書快速書寫喚劍詩與藏鋒詩,進行最後的準備,一邊思索對策。

    很快,就見五百鷹妖在前,三位戰畫翰林在後,從天空迫近。

    奇風騎士立刻向上射箭,但箭矢在高飛的過程中力道越來越弱,五百鷹妖聯合使用妖術,輕易吹飛箭矢。

    由於奇風騎士轉而攻擊半空的鷹妖,導致與弱水騎士正面交鋒的妖蠻壓力減小,死傷的弱水騎士越來越多,山下的妖族離山寨越來越近。

    上觀台的景國人個個神色凝重。

    張破岳輕嘆一聲道:「唉,不愧是畫道三境的老進士,哪怕是現如今的我,在章湖竹的才氣耗盡之前,都未必能抵擋如此攻勢。不到大學士,沒有大學士文台,很難取勝。」

    「章湖竹雖是進士,但在短時間內的實力絲毫不下於五殿翰林,甚至更高。只能說,此次是文戰是君子之戰,方運給了章湖竹足夠的時間。若是真正生死戰,方運絕不會給予章湖竹如此多的時間。」

    張破岳道:「未必。章湖竹此人的防護戰詩極強,等方運衝到他身前破壞他的防護力量之前,他至少已經喚出十多頭妖侯,足以抵擋方運,然後一一使用戰畫。難就難在,畫師所有的戰畫,都經過細心推演,經歷了實戰的考驗,那是一整套戰畫,而不是單獨存在。可以說,一位三境畫師,就是一支大軍!」

    「是的。普通畫師只需要畫好一兩種妖蠻,用以幫助戰鬥即可,可像章湖竹此等畫師,已然是一位統帥。據說章湖竹先生也有兵書,雖然只有一道『雷厲風行』兵法,可配合戰畫妖族,來去如風。」

    「你們看那些妖族的種族,前面都是皮糙肉厚的,後面都是像豪豬妖帥之類可以遠程攻擊,完全按照妖族最精銳的方式搭配成軍。方運的寒冰騎士雖強,但終究只是一首戰詩,比不得妖族千錘百鍊的戰陣。」

    「天空的鷹妖是個大難題,若方虛聖有三境的《大風歌》還好說,只要有兩個風巨人,那些鷹妖便無法靠近。但方虛聖之前似乎沒有相關的戰詩詞。」

    曾經與方運一同進入過登龍台的張知星道:「那日方虛聖戰凶君及妖蠻的時候,我倒是見過一種強勁的力量,類似大風歌,但遠比大風歌的範圍更廣。你們看,他在書寫戰詩。」

    張破岳忍不住跟著誦讀:「君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輪台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風滿地石亂走。蠻族草黃馬正肥,金山西見煙塵飛,人族大將西出世……」

    這首詩生動描述了人族大將軍西征蠻族的場面,那是一個九月狂風怒號的時期,滿地的碎石都有一斗大,相當於人頭的四五倍大小,如此大的石頭卻被狂風吹得滿地亂走。

    這首詩《大將西征行》乃是當時方運配合戰曲《將軍令》而用,形成罕見的琴詩雙絕。當時方運只是出口成章,力量有限,現在此詩被天演戰詩加強后,只差一點就可進入二境,再有墨女和墨硯的增強,威力十足。

    詩成,天昏地暗,整個山寨附近好像陷入傍晚,隨後就見一道道漆黑的大風在天空刮過。

    不僅如此,一尊大將騎著戰馬,懸浮半空,那戰馬竟然能御風而行。

    那戰將此刻力量還不如妖侯,但站在天空就是一種強有力的威懾。

    這首戰詩的力量被那風中大將分得一些,而且黑風範圍過大,犧牲了威力,但威力再有限,也終究是進士戰詩,終究得到墨女硯龜以及星位力量的增強,殺傷力絲毫不下於舉人戰詩《大風歌》。

    甚至可以說,天空那些鷹妖正被無數首《大風歌》的力量包圍。

    鷹妖帥的身體強壯,此種程度的黑風至少吹半刻鐘才能傷到他們,但是,這些黑風的作用不是殺傷,而是阻止他們飛行。

    哪怕是鷹妖侯也無法在如此強勁的風中飛行,有的後退,有的胡亂撲騰著下降,徹底失去空中作戰能力。

    鷹妖一旦下降,那些奇風騎兵的箭就變得格外厲害,鷹妖漸漸出現傷亡。

    但是,那三位戰畫翰林在吟誦了翰林防護戰詩后,依舊腳踏平步青雲在半空飛行,飛行速度僅僅減少一成。

    方運一張口,兩道金光從口中飛出,越變越大,帶著轟隆隆的風雷之聲破空向前,最後化為兩道兩尺長的真龍古劍,劍身表面還圍繞著金色的龍形輪廓,而在劍身下面,還各有一把墨劍。

    每一把墨劍的力量,絲毫不下於普通巔峰進士的唇槍舌劍!

    真龍古劍本體飛向李文鷹,而仿體攻向另一個戰畫翰林,隨後方運調動無上文心「一心二用」,使用戰詩詞對第三個翰林展開攻擊。

    三個戰畫翰林立刻口吐唇槍舌劍,尤其是被真龍古劍攻擊的兩個翰林,都本能地用自己的唇槍舌劍迎擊。

    「不得正面對抗真龍古劍!」章湖竹忍不住大喊一聲,他很清楚真龍古劍的威力,別說是戰畫翰林擋不住,就算人族現存的翰林中,能跟真龍古劍正面對抗的也不過二三十人。

    戰畫李文鷹第一時間改變攻擊方式,由直面相擊化為旁敲側擊,以巧破力。但他身邊的那個翰林卻遠不如他,來不及控制,眼睜睜看著六鳴真龍古劍擊中他的才氣古劍。

    「砰……」

    那才氣古劍直接被真龍古劍轟擊成粉末。

    這一刻,真龍古劍上的龍影格外猙獰!

    這是融入真龍骨的唇槍舌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