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敵方才氣古劍破碎的一剎那,方運感到真龍古劍的力量有了小幅度的提升,這種力量雖然是暫時的,但對於戰鬥中的他來說猶如一劑補藥。

    仿劍繼續攻向那戰畫翰林,那戰畫翰林不得不且戰且退,利用各種戰詩抵擋,不過任誰都看得出,百息之內,方運就可以將其擊殺。

    「咦?」戰畫李文鷹輕咦一聲,似乎沒想到方運的真龍古劍如此強,但沒有說什麼,繼續控制自己的才氣古劍與真龍古劍對戰。

    和對那個戰畫翰林不同,方運在與戰畫李文鷹對戰的過程中格外認真。

    真龍古劍在材質上遠超李文鷹的瀝血古劍,但論戰鬥經驗,李文鷹何止百倍於方運。

    單論文戰,李文鷹在幾十年前的名聲絲毫不下於方運!

    方運很想向李文鷹請教唇槍舌劍的戰鬥方式,可惜李文鷹去了荒城古地,但現在發現,這是一個機會!

    當年李文鷹在慶國文戰數千場,章湖竹至少看了一千場,對李文鷹極為熟悉,所以才能畫出戰畫李文鷹。更何況,畫家遠比其他人更能捕捉一個人的精髓,無論是精神的精髓還是文戰的精髓。

    此時此刻,方運幾乎就相當於與翰林時期的李文鷹文戰。

    在方運眼裡,其餘戰畫力量都只是阻礙,不是威脅,只有戰畫李文鷹才是決定勝負,理應提前解決。但是,現在方運改變想法,決定偷師!

    於是,方運把七成的注意力放在與李文鷹比唇槍舌劍之上,另外三成的注意力用來攻擊或防守,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方運的真龍古劍始終在與李文鷹的瀝血古劍糾纏,而章湖竹也多次發起攻擊。

    一開始,章湖竹沒有用盡全力,因為試探方運力量,發現方運果然是硬骨頭。

    君之星位、詩鼎、墨女硯龜等力量之和,讓方運的戰詩實際相當於多了至少六層寶光,威力增加六倍!

    這意味著,方運的許多進士戰詩的威力接近翰林戰詩的八成。至於三境的《石中箭》,威力已經超越普通的翰林戰詩。

    再加上速度優勢,這些戰畫妖族和翰林在一刻鐘內幾乎不可能攻破方運的防守。

    發現問題后,章湖竹開始全力出擊,逼得方運動用了在前兩場文戰中沒有動用的力量。

    二境巔峰文膽!

    方運原本不可能達到如此境界,畢竟普通大儒的文膽也不過是二境巔峰,成三境者很少,但是,在虛聖的正式冊封儀式上,禮樂編鐘相助天下所有人的文膽,下到舉人,上到半聖,文膽都有所增長。

    方運身為引發禮樂編鐘之人,得到的好處最多,文膽直接達到二境巔峰,再上一步,便是大成,威力更強。

    二境大成文膽,念出斷江!

    能威脅方運的戰畫,大都被強大的連詩刺客擋住,而連詩刺客擋不住的,才輪到文膽。

    所有的攻擊都被隔絕在二境文膽之外,沒有任何力量能波及方運的衣衫,也沒有任何力量能撼動他的心神。

    時間慢慢過去,很快,上觀台上的讀書人發現不對。

    「已經過了一刻鐘!兩個人怎麼還在交鋒?」

    「兩人似乎都忘了,咱們也沒辦法提醒。」

    「不對!是方虛聖在故意拖延!」

    「不可能!他……咦?你們發現沒有,另外兩個戰畫翰林都被殺死,多個戰畫妖侯妄圖接近而被殺,唯獨戰畫李文鷹還在與方運比試唇槍舌劍。這似乎是……」

    「臨戰學習?」

    「對!正是臨戰學習,偷師劍眉公!」

    十國嘩然,許多讀書人哭笑不得,這方運果然是千年一見的人物,不僅天賦高,連在文戰一州過程中也能做出這等奇葩之事。

    眾多慶國人無奈苦笑,臨戰偷師,說好聽的是方運聰明,抓住機會,說難聽的,方運這是在藐視章湖竹!藐視十進士!藐視整個慶國!

    但,眾人卻無法反駁,只能老老實實接受這種藐視。

    又過了半刻鐘,章湖竹伸手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然後突然愣住了,心想不對啊,怎麼出那麼多汗,怎麼耗費那麼多才氣?於是拿出官印一看時間,已經過了一刻半。

    章湖竹不斷眨眼,這位年過八十的老進士看著山寨嘹望樓上的方運,眼中充滿了迷茫,隱約意識到,這次文戰不對勁!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足足過了十幾息,章湖竹忍不住笑罵道:「天殺的方鎮國,竟然以戰畫為師,學習唇槍舌劍!此事若流傳出去,讓我這張老臉往哪裡放?東聖大人,您評評理,方虛聖太欺負人了!」

    上觀台的數百萬人讀書人哄堂大笑,景國人笑得最歡,慶國人笑得最苦。

    方運有些不好意思,輕咳一聲,正色道:「湖竹先生稍安勿躁,等我與戰畫劍眉公切磋完再談其它。」

    章湖竹直翻白眼,他活了這麼多年,就沒聽說過這種奇葩事,更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面前。

    「你繼續吧!」章湖竹撤回其他所有戰畫力量,只留一個戰畫李文鷹。

    方運又與戰畫李文鷹對戰一刻鐘,最後戰畫李文鷹的精氣神終於因為損耗過度緩緩消散。

    在消散前,翰林李文鷹微微點頭,向方運告辭。

    這一點頭,驚動了所有精通畫道之人。

    這意味著,此戰畫已經無限接近畫道四境「出神入化」,而到了畫道四境,畫出的生靈會有一定的思想,至於到了傳說中的五境,那簡直等於複製天地萬物。

    甚至有大儒推算過,若真有突破五境的力量,只要天地間有一個人的一絲意念,就可以直接把那個人畫出來,形成一個一模一樣的真人,比醫道五境的起死回生更加強大。

    章湖竹不斷輕輕咂嘴,差點把牙床給嘬出來,神色無比複雜,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方運則向消散的李文鷹輕輕作揖。

    學劍兩刻鐘,方運對唇槍舌劍控制力,直接提高一成!

    假以時日,徹底消化今天所學,實力會再度提高。

    場中有許多著名的大學士或大儒隱藏在上觀台上,他們沒有在上觀台上發表意見,但都在大學士或大儒專屬的論榜議論,字數不多,但每一句話都十分重要。

    「方虛聖進步之快,令老夫汗顏。」

    「我等學唇槍舌劍,如嬰兒學步,方虛聖則大步流星。」

    「其才不在天賦,而在時機,在膽氣!若無人提醒,何人會偷師戰畫,何人敢在文戰一州中偷師戰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