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山寨的嘹望樓上,方運送別戰畫李文鷹,望著山下的章湖竹,道:「湖竹先生,現在輪到我了?」

    章湖竹白了方運一眼,道:「與你戰鬥之前,沒想到你的文膽之力如此強。老夫必須承認,若不用最強的那幾幅戰畫,拿你無可奈何,時間一長,終究會敗給你。既然早晚都是敗,不如乾脆認輸。」

    「多謝湖竹先生。」方運客氣拱手道。

    「用不著謝,是你的文膽之力太強,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後面有幾位的力量恐怕會被你的文膽之力剋制。」章湖竹搖搖頭。

    文戰場破碎,兩人回到山谷之中。

    眾人起身致謝。

    章湖竹卻全然忘記所有人,低著頭行走,手指不斷地比劃,似乎是在畫什麼,顯然在這一戰中也有所領悟。

    慶君附近的一位翰林嘆息道:「方虛聖的文膽之力如此強,那墨涏機關獸的力量只能發揮九成。」

    「沒辦法,之前他不聲不響,誰知道他的文膽之力到了這種程度。那機關獸之所以克制讀書人,是因為速度快,身體堅硬,沒有要害,比妖蠻都更具威脅。可他文膽如此強,機關獸一旦靠近,他僅僅憑藉文膽之力就可以讓機關獸的速度減緩,從容配合其他力量防護。」

    「不過,別人的機關獸或許怕他,但墨涏的機關象絕不怕他。就算他能勝過墨涏,下一場呢?後面還有六人!」

    「此言有理!每次文戰結束,才氣可以恢復,但文膽之力卻不能恢復。陛下安排墨涏在第四位,為的就是耗盡他的文膽之力!」

    「可惜十位進士不能與我等接觸,否則的話,我國大儒可以指出方運的弱點,讓他們加以利用。」

    「無需多慮。墨涏乃是浴血之士,現在連看三場文戰,必然摸透方運的一些習慣並針對,越向後,方運的破綻越多!」

    慶君微微一笑,那幾個慶國人說的沒錯,為了對付方運,他與許多大學士與大儒連夜討論應對之策,有極大的把握獲勝!雖然方運每每出人意料,但每文戰一人,勝利的機會便減少一分。

    不多時,慶國第四人墨涏上場。

    墨涏年近八十,雙手比尋常人大一圈,骨節粗大,有許多老繭,似乎飽經磨難,乍一看還以為是干粗活的手。

    方運看在眼裡,對應看過的資料,基本確定這位墨涏只可能比傳言中實力更強。

    這雙手,就是墨家子弟的勳章,也是工家之人的錦旗。

    聖元大陸原本沒有工家的分類,但隨著人族的發展,專註機關的墨家已經難以代表整個團體,工家便應運而生,魯班、張衡、馬鈞和蔡倫等一大批人被列為工家,最後連墨家也默認自己是工家的一員。

    工家在人族的地位極高,只是不像雜家那般爭權奪利,又不似法家意圖從上到下改變十國司法體系,相對平和,更重工技,不圖虛名。

    工家,被譽為人族之骨,默默但卓有成效地為人族奠基,讓人族越來越強大。

    凡是了解人族的都明白,人族若沒有名家或縱橫家,只是損傷慘重,但若沒有工家,兩界山早就被攻破。

    每一位工家半聖都曾常駐兩界山,那把億萬妖蠻擋在外面的「兩界城」的核心「兩界聖牆」,據說已經被工家半聖聯合其他眾聖,生生煉成一件近似文寶的超巨型機關。

    人族最發達的工家技藝,永遠第一時間用在兩界聖牆之上,再經過反覆驗證,回饋給人族,普及到人族的方方面面,帶動人族整體提升。

    工家的力量,滲入人族的每一寸。

    這位墨涏一言不發,先與方運作揖,然後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方運也不以為意,因為這位墨涏外號是墨木頭,沉默寡言。

    這位墨涏不僅文戰很強,有控制兩頭機關獸的能力,同時也參與了大量的工家建設。早就在家裡養老。若非文戰方運,慶君根本請不動這位老先生。

    方運的目光被墨涏身後一頭巨大的機關獸吸引。

    機關象!

    那是一頭武裝到牙齒的機關獸,和普通追求妖獸外形的墨家機關不同,這頭機關象更像是由妖界金屬與妖蠻骸骨組裝的鋼鐵巨獸。

    機關象高達兩丈,周身是厚厚的鋼板,鋼板上可見結實的鉚釘焊接的痕迹。而且,鋼板表面三寸長的長槍槍頭。

    整座機關象簡直就是一頭放大的刺蝟!

    機關象的背上和兩側,一共懸挂著八具「諸葛弩巢」。

    普通的諸葛連弩一次只能射一支弩箭,但諸葛弩巢的射擊口如同蜂巢一樣,機關象上的是小型諸葛弩巢,每個弩巢足足有八八六十四個射擊口,每一個口都有拇指粗細。

    這頭機關象能在短時間製造一場由弩箭形成的暴雨!

    機關象的象牙如同兩把利刃,閃爍著寒光,而象鼻則是一頭象妖王的鼻子,足足有兩人合抱那麼粗,長達四丈!是整座戰象最可怕的部位。

    這條象鼻隱隱泛著紅光,彷彿被鮮血浸透。

    方運知道,單單死在這頭象鼻之下的妖侯蠻侯,就不下五十頭!

    遠離機關獸,是連妖蠻都知道的事。

    這機關象走起路來發出砰砰的巨響,塵土飛揚,看似十分緩慢,但這只是迷惑人的假象,這頭機關象能以耗盡月石力量為代價,展開一次急速衝撞。

    方運正思考對策,眼前光華驟亮,當光芒消散,方運發現自己位於一處寬闊的草原上,野草沒過膝蓋,遠處藍天白雲,景色優美。

    但是,在很遠處,顯現出一頭龐大的機關象的身影。

    和雜家的宗厚文戰,方運希望是在這種平地之上,但與機關象作戰,這種平地簡直是機關象的舞台!

    方運頓感頭疼,但沒有浪費絲毫的時間,立刻開始書寫各種戰詩,連詩刺客、白馬將軍、白馬豪俠和寒冰騎士陸續出現。

    最後,方運書寫一首較弱的傳世進士戰詩《夜戰連營》,這首詩能形成一大片火箭攻擊敵人,覆蓋範圍雖大,但不夠精準,一般只在軍陣對戰時候用。

    火箭下落,野草熊熊燃燒,並向四面八方擴散。

    方運之所以火燒草原,是因為墨涏除了機關象,還有一頭較小的機關狼!

    那頭機關狼可以潛伏在草中偷襲,絕不能給它任何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