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轟……轟……」

    玉門關下的冰峰連續撞擊三次后,在地底炸成碎片,攻擊結束。

    玉門關的牆體出現細微的裂縫,依舊屹立不倒!

    方運安然無恙。

    寒君似是輕輕一嘆,消散不見。

    宗極冰愕然,沒想到自己最強大的力量竟然失敗。

    此首詩是讚頌十寒古地的寒君,其權力相當於十國的君主,但地位更高,乃是十寒古地真正的統治者,而十寒古地也沒有類似聖院的機構。

    宗極冰的目的很明確,以冰族血脈,詠誦十寒古地權力最大之人,並吸收大聖冰帝的寒氣,再吸收翰林戰詩《寒冬頌》的力量。

    這種力量吸收和力量疊加,對普通人族來說絕對做不到,除非是連詩或者是半聖相助,但他同時擁有冰族血脈,與眾不同。

    只是,這首《詠寒君》出師不利,還沒等詩成,《寒冬頌》的力量被玉門關衝散,玉門關可是武國和人族在北邊的重地,凝聚無數人族英魂意志,自然見不得這種異族的力量。

    最後,《詠寒君》只吸收了冰帝的力量,威力雖強,但終究失去一重力量,敗在玉門關之前。

    冰帝依舊站在宗極冰身後,周身的風浪依舊連綿不斷向四面八方吹拂,但是,這種風浪已經不足以對玉門關造成威脅。

    春風不度玉門關,寒風同樣吹不到!

    宗極冰站在原地,望著牆體出現裂縫的玉門關,猶豫起來。

    他可以再寫一首《詠寒君》,再度吸收冰帝星位的力量,但結果是,冰帝星位必然提前消散,畢竟這是星位力量,不是自身的力量。

    可若不寫《詠寒君》,用不了多久,才氣消耗到一定程度后,冰帝星位也會消散。

    用更強的力量在短時間內破壞玉門關,還是用普通的力量長時間消磨玉門關的力量?

    宗極冰迅速權衡,這首《涼州詞》的力量太強,若是長時間消磨,且不說難以成功,就算成功,方運也可以迅速書寫第二首,第二首沒了首本寶光,威力會大大下降,但一首接一首,絕對能耗盡冰帝星位的力量。可以說,勝算幾乎沒有。

    但是,第二首《詠寒君》卻有機會一擊而勝!

    宗極冰目光一閃,毫不猶豫再度書寫戰詩《詠寒君》。

    「寒君一言起冬風……」

    同文位的戰詩可以排列,但無法完美相融,除非是一些連詩或者特別的戰詩詞。《涼州詞》的範圍太廣,方運無法在其中使用同為進士戰詩的《詠桂樹》保護自己,只能使用舉人防護戰詩《山嶽賦》,就見玉門關內,出現一座半透明的小山峰。

    很快,新的寒君出現在宗極冰身後,依舊是坐於寒冰王座之上,但是和第一次先試探不同,這一次他直接起身,揮劍攻擊。

    「轟隆隆……」

    一排冰峰如犬牙交錯,以極快的速度拔地而起,來到玉門關前,隨後,一座冰峰從地下向上衝擊。

    冰山如涌,寒意如鋒。

    轟……

    玉門關震動。

    方運身體輕顫,目光如鏡,不起波瀾。

    轟……

    玉門關大面積開裂。

    方運依舊不動聲色。

    轟!

    玉門關與地下的冰山同時炸裂,勁風呼嘯,紅牆黃瓦與白霜冰雪向四面八方飛濺,絢爛多彩,徹底淹沒方運。

    與此同時,宗極冰身後的冰帝虛影逐漸暗淡,消散。

    宗極冰長長鬆了口氣,玉門關與冰山同時炸裂,景象極為壯觀,形成的力量比翰林戰詩都強,方運要麼身亡,要麼被半聖的力量保護,自己獲得勝利。

    一想到自己即將成為文戰虛聖的勝利者,宗極冰臉上浮現淡淡的喜色,此番得勝,徹底壓下方運,無論是對慶國還是宗家,都居功至偉,自己不僅能得宗聖力量親自相助,突破翰林,以後甚至可能成大學士甚至大儒!

    若有奇遇,甚至有機會成半聖。

    宗極冰右手緊握,眼中閃過一抹狠色,若成半聖,必然把那些侮辱自己的人全部治罪,該流放的流放,該殺的殺!

    隨後,宗極冰面帶微笑,終結方運連勝,自己將是同文位中戰勝方運第一人!必然名垂青史!

    冰屑散去。

    方運屹立在原地,周身《山嶽賦》的光芒變得極淡,但並沒有破損。

    宗極冰猛地瞪大眼睛,方運身上沒有聖光,也就意味著方才的大爆炸沒有傷到他。

    方運平靜的面龐上沒有一絲煙火氣,微笑道:「宗老進士,你失算了,玉門關乃是防護戰詩,若是向內崩碎,那未免太差了。」

    宗極冰立刻回憶方才看到的景象,恍然大悟,玉門關最後的爆裂看似兇險,實則都是由內向外爆裂,不僅形成一次更強大的防護力量,對近處的敵人還有強大的殺傷力,異常奇特。

    「你……若非臨場寫出這首《涼州詞》,絕不可能取勝!」宗極冰忍不住抱怨,方才還以為自己能馬上成為翰林,進入主家,地位增高,可現在一切都破滅了。

    宗極冰心中非常清楚,若無冰帝星位,自己絕不是方運的對手。

    「那麼,宗老進士還繼續嗎?」方運說話間,兩把真龍古劍懸於上空,劍指宗極冰。

    宗極冰心中不悅,方運稱別人為「老先生」,偏偏稱呼自己為「老進士」,明顯帶著敵意。不過,事已至此,也無顏再說什麼。

    只是,宗極冰心中彆扭,感到自己不被尊重。

    「老夫輸了!」宗極冰不情願地向方運拱手。

    方運也隨之拱手,連客氣的「承讓」都不說。

    宗極冰心中惱怒,但想到自己一開始對方運的態度,也沒資格說什麼,便冷著臉,一言不發。

    文戰場消散,兩人重回上觀台的山谷。

    方運愣了一下,因為四周都有人在高聲唱著《涼州詞》。

    「……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數十萬人唱誦,無比壯觀。

    方運微微一笑,看來這些人一直在唱誦。

    等唱到末尾,上觀台上的人才停下。

    就聽武國一位大將軍舌綻春雷道:「謝方虛聖賜詩詞,等回到玉門關,定要讓守玉門關的所有士兵學習此詩。日後玉門關若能如兩界山那般形成聖壁,必然是托方虛聖您的福!末將祝您早日傳世十六,成天下師!」

    方運沒想到對方竟然是玉門關的守將,微笑點頭。

    武國的大將軍說完,各國讀書人才恍然大悟,紛紛議論此事,方運離傳世十六首越來越近,一旦達到,必成天下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