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屈寒歌的屍體化光消散,死於文戰。

    文戰場消散,唯有方運站立在山谷的中心、百萬讀書人面前。

    方運的周身,依舊漂浮著淡淡的紅色煙霧。

    許多不喜殺戮的讀書人看得暗暗皺眉,這詩的殺性太重,幸虧只是一境,若是二境甚至更高的境界,殺傷力不知道會多麼可怕。

    那些經常與妖蠻廝殺的讀書人在激動過後,不斷思索方才的景象,因為這首詩太不一般了!

    大將軍周君虎沉聲道:「等方虛聖回來,一定要詳細問此詩的效果,這種能在虛實之間轉換的戰詩,比之刺殺詩本身更加珍貴,只有大儒的戰詩里能展現。」

    大元帥陳知虛點了點頭,道:「方才很多人都忽視了此事真正的緊要之處。數十萬棋軍聯手之後,方虛聖憑藉此戰詩化實為虛,刀兵臨身而無恙,真身卻衝破棋界,飛躍百丈,斬殺屈寒歌。其後,他偏偏還能回返原地。從此以後,人族自進士起,戰鬥之法會多出一個……紅塵系?」

    「等文戰結束,此詩必然會出現在各地聖廟之中,我等馬上學習,即刻便知曉此詩的妙用。」

    「此詩若真製作成文寶,瞬間外放,那不僅僅是刺殺詩,還可能是瞬間脫離原地的挪移詩,更是出其不意的反殺之詩。」

    「唯一的缺陷就是要我等親臨險境,稍有不慎便可能死於非命。」

    「那可未必,此詩既然能化實為虛,也可能化虛為實,兩者轉換。不過,那至少要二境才能做到了。」

    眾人正談論著,就聽一個洪亮如天地鐘鼓的聲音響起。

    「文戰慶國,方運十勝!」

    隨後,就見整座上觀台和山谷由外到內開始收縮,各地的觀眾也化為一點點的光芒,被東聖的力量送出他的文界。

    方運眨了一下眼,發現自己已經離開了東聖文界,回到了象州的州文院之中,之前進入州文院的兩國讀書人也回到原地。

    文戰是中午開始,現在太陽已經西沉,餘暉散落大地,天空一片青藍,還沒有變黑。

    地上躺著兩具屍體,一具是丘崇山,安然而去,嘴角甚至有一抹淺淺的笑意,無論是頭髮還是衣衫,都整整齊齊。

    另一具屍體則是文戰第十人屈寒歌,屍首分離,雙目凸出,鮮血流了一地,死狀極慘。

    在場的慶國人望著屈寒歌,突然悲從心中起。

    之前丘崇山離世,方運帶頭默哀,十國讀書人都為之動容。可屈寒歌的死卻如同風過無痕,大家好像全都忘記他的死亡,全都在討論那首戰詩。

    隨方運一起來的何魯東問道:「方虛聖,可否告知您這首詩的詩題?」

    「就叫《紅塵殺》吧。」方運道。

    「象州聖廟中很快就會出現《紅塵殺》,我一定提前學習。」何魯東道。

    姜河川卻手捋鬍鬚,望向遠方的天空,輕聲一嘆,道:「象州又回到我景國了!」

    在場的眾人一愣,景國人無比感慨,但慶國人的面色卻無比精彩。

    慶君的面色紅中透紫,猶如即將爆發的火山,但無論心中如何憤怒,都不能說半句話,因為他是慶國國君。

    一些官員望著慶君,露出不忍和憐憫之色,前些年慶國剛被武國文戰奪走多地,但武國乃是真正的強國,成王敗寇,慶國人也不能埋怨慶君。

    可是,現在慶國竟然被積弱多年的景國反奪一州,慶國朝野內外必然會為之震動,連失多地的憤怒全面爆發,矛頭不敢指向宗聖,只能指向慶君。

    宗午源等宗家人此刻卻已經沒心思去管慶君,慶國的普通民眾或許會罵慶君,但各國讀書人卻心如明鏡,知道這次其實是宗家奪方運聖道不成,偷雞不成蝕把米,整整失去了一州,還可能失去宗聖顯聖之地的竹山府。

    以前宗家與方運之爭只是稍稍有損文名,這次卻是栽了一個大跟頭。

    方運踏著慶國與宗家,向世人詔告一個事實。

    斷方運聖道者,死!

    失敗就是失敗,慶國和宗家無論再用何等辦法,都無法改變方運文戰十勝的結局!

    最可怕的是,那群看熱鬧的讀書人平白得到一首強大的《紅塵殺》,心中再次感激方運,絕不可能幫慶國和宗家說話,吃人家的嘴軟。

    何魯東突然大笑道:「祝賀方虛聖,象州加竹山府,至少能得一百縣!如果不出意外,會有五十縣會被拿來用於殿試!今年會試排名從五十一到一百的,以後見到你,恐怕稱你為老師了!」

    姜河川笑著幫腔:「由普通進士突然晉陞為殿試進士,平白得了如此大的好處,不稱你老師是說不過去的!」

    左相還好一些,計知白的臉色瞬間跟抹了一層灰似的。

    每年,景國各派系都會從新晉進士中選擇一些人,壯大自己的派系力量,左相一黨已經接洽了許多今年的新晉進士。

    從第五十一到一百名之間的進士中,已經有三十進士表示可以考慮,五人表示一定會加入左相黨。

    可此事一出,那三十人已經不用考慮了,估計今晚就會成群結隊去方運府上投拜帖,不管方運見是不見,但承方運之情、反左相一黨是必然的!

    從某方面講,這五十進士還真就算是方運的門生!

    至於那五個一定加入左相黨的人,是因為他們的長輩本來就是左相黨,現在或許不能背叛左相黨,但因為受了方運這麼大的恩惠,以後絕不可能和左相黨一條心。

    象州功成,方運無意間切斷了左相黨吸納新血的能力。

    萬一明年方運再鬧出點什麼事,再有一批門生,不出三五年,左相黨的力量就會大減,最後恐怕連密州的基本盤都保不住。

    何魯東的話讓其餘景國人無比振奮,因為進入殿試,現在就意味著必然進入學海,而且進入學海之人若有人帶領,大都能得到文心,這是實打實增強景國的國力!

    若每一年都如此,不出二十年,哪怕方運不出手,景國也能與慶國抗衡!

    就在此時,天空傳來東聖的聲音。

    「方氏藏書館福澤眾生,實乃善行善功。此舉當與作品同,納入聖院保護之列,十年之內,各國不得仿照方氏藏書館,不得阻撓方氏藏書館,違者重罰!」

    方運微微一笑,這才是他文戰一州真正的目的。

    通過勝利,震懾各世家,也讓東聖有借口保護方氏藏書館,更讓各世家有個台階退一步。

    十年的時間足夠讓方氏藏書館紮根人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