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有人替張破岳啟奏,包括方運在內,所有人都感到震驚。

    方運詫異地看著那個進士將軍,若有十萬火急之事,張破岳的官印可直達學宮聖廟,甚至可以傳遞給百官,可現在張破岳竟然讓一個偏將代為啟奏,莫非出了什麼大事?

    太后也略顯緊張,急忙道:「張愛卿有何事需代奏?」

    就見那將軍神色有些特別,一板一眼道:「張將軍說,無論是象州還是其他各州,在景國地位平等,方虛聖封地在象州,乃是人族腹地,過於偏安一隅,乃是人族損失。以張將軍之見,方虛聖理應坐鎮密州,既可抵禦草蠻,又可破壞老賊……咳……鐵板一塊的密州。最後,張將軍建議,方虛聖的一縣封地,理應設在密州的固縣。」

    在這位將軍說話的過程中,在場的所有人都和方運一樣,目光茫然,魂游天外,完全不明白張破岳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這種事怎麼說也沒必要讓人代奏,但是,當說到「固縣」二字的時候,許多官員忍不住失聲笑起來。

    方運哭笑不得,密州的固縣是張破岳的老家!

    方運終於明白,張破岳要是給文相姜河川傳書,單看這內容,姜河川絕對不會理會他,所以他才傳書給關係極好的將軍,讓那個將軍當眾說出。

    方運搖搖頭,不愧是人見人愁鬼見更愁的張破岳,為了把他的封地設在固縣,也真拼了。

    姜河川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別人可能會為了封地的地點打破頭,但堂堂大儒卻不想在這方面斤斤計較。

    「咳……我看啊,方虛聖的封地還是在江州比較好。不過,不能是濟縣,若是把那裡設為封地,方氏一族的力量未免過大了。我看啊,就在玉海府的郭縣吧。」禮部的賽侍郎道。

    方運沒好氣地瞪了賽侍郎一眼,郭縣是他的老家。

    「我看啊,不如就在緊鄰京城的彌縣好了。」右相曹德安道。

    曹德安發跡於彌縣,人盡皆知。

    「不好!還是在鉅縣……」

    就見那些翰林和大學士官員紛紛出口,如同搶寶貝一樣搶著要方運選自己的家鄉當封地。

    那些小官吏看著眼饞,虛聖封地太重要了,萬一自家故鄉成了半聖封地,幾乎就是「一人成聖,雞犬科舉」。

    左相黨一干官員要麼低著頭,要麼望著遠處,被突如其來的爭搶氣得說不出話來,他們本以為文相說完之後,自己會遭到其他官員攻擊,現在倒好,那些官員已經連趁機打擊他們的興趣都沒有。

    計知白站在原地,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完全想不通事情會變成這樣,但是,他的內心深處卻有一個聲音在期盼,若自己能得到方運的諒解,若方運選自己所在的縣,那整個計家或許有機會成為豪門!

    但是,計知白很快把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壓下,若自己真敢背叛柳山,不等計家成豪門自己就會死於非命。

    方運一開始以為這些官員在開玩笑,但很快就發現這些人是來真的,有些熟悉的人還不斷向自己使眼色,希望自己能相助。

    不僅如此,景國各地的官員紛紛向自己發來傳書,希望自己去他們所在的縣,連現任濟縣的縣令都發來一封措辭懇切的傳書,一一曆數方運把封地設在濟縣的好處。

    方運看百官吵得實在凶,也不理他們,坐下喝酒吃菜,準備逗弄小狐狸,結果卻發現小狐狸有了新夥伴,已經顧不上自己。

    在三丈外,硯龜死性不改,正馱著墨蛟和墨女準備逃跑,但小狐狸一爪按著它,另一隻爪子逗弄墨女。

    小狐狸對墨女充滿了好奇,毛茸茸的小爪子極為小心,生怕傷到墨女。

    墨女似乎感受到小狐狸的善意,伸出指尖,輕輕碰觸奴奴的小爪子。

    墨女與奴奴指爪相交,然後同時望著對方笑起來。

    奴奴低下頭,用額頭頂著墨女,輕輕晃了晃,無比親昵。

    墨女也很喜歡奴奴,與小狐狸頭碰頭。

    小狐狸把大臉湊到墨女面前,用粉紅的小鼻子用力嗅了嗅,瞪著大眼睛繼續打量墨女。

    這一墨女一狐狸就這樣獃獃地相互看著,誰也沒覺得厭煩。

    官員還在爭吵,終於惹惱了太后。

    「哀家以為,方虛聖就在象州任選一縣作為封地,至於其它地方,不予考慮!宴會結束,請方虛聖前往內閣,自選封地。起駕回宮!」

    百官不得不悻悻地閉上嘴,他們對這個結果非常不滿意,但也無可奈何。

    等太后和小國君離開了,方運在一眾官員的簇擁下前往內閣駐地,所有人都沒有走,都想第一時間看看方運選什麼地方,左相也在其中。

    至於那些平時沒有資格進入內閣的人,這次都跟在後面,足有三百多人,宴會上還有更多的人,但皇宮森嚴,他們連跟隨去內閣看熱鬧的權力都沒有。

    方運走入內閣大院,這裡非常寬闊,方圓十餘丈,都是一些低矮的灌木花草,連假山也沒有,視野非常開闊。

    一直往前走,就是內閣的議事堂,裡面可坐百人,但最多也就有三四十人同時議事,因為內閣四相加內閣參議一共也不超過四十位。

    方運走到議事堂內,來到一張桌案邊,上面鋪著一張象州的地圖,山脈用黃色勾畫,水道用藍色描出,各縣的邊界分明。

    「咳,以我之見,選靠長江有良港的幾個縣為好,那幾個縣不僅地方大,而且人口多,格外富裕。」喬居澤在一旁幫腔。

    「理應如此。」右相曹德安道。

    「喬兄所言極是。」方運點點頭,看向地圖的長江邊。

    最後,方運把手指向塗縣,正要張口選擇,突然覺得文宮有異動,隨後就見一道白光從眉心飛出,落在地圖上名為「正德縣」的地方,然後消失不見。

    「咦?」方運忍不住輕咦一聲,太怪了。

    「怎麼了?」多人一起關切地詢問。

    方運更加疑惑,問:「你們都在看地圖,方才有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之處?」

    「沒有啊,什麼都沒有,就看到你的手明明點向塗縣,又突然收回手。」

    「什麼都沒有,要是有的話,這麼多人不可能沒有發現。」

    方運點點頭,道:「那就是我看花眼了。」

    但是,少數人卻緊緊盯著方運,識圖找出什麼,他們可不相信方運會看花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