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連渙一挺脖子,如剛正不阿的諫官一樣,大聲道:「縣尊如此處罰,下官不服!下官進言乃是本分,何錯之有?您的判罰不公!」

    與此同時,多個官員上前半步,聚在一起,一起凝視方運,竟然隱隱有聯手抗爭之意。

    方運面不改色,目光掃過所有人,記下每一個人的細微舉動。

    邁了一步的,邁了半步的,抬起腳的猶豫不前的,站在原地不動的,表情戲謔嘲笑的……一切都被方運盡收眼底。

    方運身後的私兵們惱了,就見一個二十餘歲的黑衣舉人上前一步,大聲道:「虛聖面前,何人敢放肆!」

    說話的正是方運的堂兄方應物,最喜花街柳巷,但也滿腹經綸,準備磨礪幾年再參與進士試。

    「此地沒有虛聖,只有寧安縣眾官,外人不得插嘴!」連渙毫不客氣斥責。

    方應物冷笑道:「本人乃方縣令幕僚,對官衙之事有建言之權!」

    「此乃一縣要事,你且退下!」典史連渙道。

    方應物雖然是舉人,但在寧安縣沒有官位,只能後退半步,道:「若有人敢對方虛聖不敬,身為舉人,我亦有權建言!」

    連渙再次直視方運,一拱手,道:「請方大人給下官一個合理的緣由,下官到底犯下何等大錯,才要寫罪己書。若不能給下官一個交代,下官便去京城告御狀!」

    連渙上前一步,許多官員踏步跟上,縣衙的氣氛驟然緊張起來。

    奴奴弓起後背,喉嚨里發出嗚嗚的輕叫,像炸毛的小貓一樣如臨大敵,怒視寧安縣眾官。

    敖煌很想一聲龍嘯震散眾官,但這裡是縣衙,臨行前方運反覆嚴厲告誡,他不可插手殿試,否則極可能會導致評等降低。

    在方運踏入寧安縣的一剎那,殿試就已經開始!

    敖煌急得抓耳撓腮,盯著方運,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方運面無表情,目光極冷,也不去看連渙,而是望著戒石碑後面的空白,緩緩道:「本官看到戒石碑的空白之處,突然想到戒石碑如此重要,空出實乃暴殄天物,便準備思索幾句填補空白,不曾想被申主簿打斷。」

    原本氣勢洶洶的眾官齊齊一愣,如同被當頭潑下一桶冷水,氣勢立刻削減得不足一成,方運這話大有玄機!

    這可是戒石碑,正面是荀子的聖言,方運想填補空白,不是抽風,就是有足夠大的依仗。

    無論方運最後能不能把字留在戒石碑上,他的行為都是相當重要,別說是主簿申洺打斷,就是地位更高的轉運司司正耿戈打斷,方運都有權呵斥。

    甚至可以說,方運這是在探索聖道!

    連渙臉上閃過一抹悔意,隨後也不知想起什麼,一咬牙,道:「方大人為了給我等扣上沒有的罪名,信口雌黃,用戒石碑當借口,令人不齒。」

    方運面色嚴峻,充滿一縣之主的威勢,道:「我方才想出十六字,被申主簿打斷,又被連典史阻撓,幾乎遺忘,好在本官文膽堅定,終於記起,那便當眾書寫。」

    「哼!」連渙冷哼一聲。

    「來人,搬來桌案!」

    「是!」縣衙的差役匆匆離開,很快返回,搬來一張大桌子,上面還有文房四寶。

    楊玉環立刻上前為方運研墨。

    方運選了一件筆毛較硬的狼毫筆,蘸飽了墨汁,提筆便寫,一氣呵成。

    「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十六個字剛寫完,就見方運周身湧出一股明黃色的光芒,讓方運的氣息突然大變,既庄正威嚴,又寬厚仁慈。

    眾人目瞪口呆,沒想到會發生如此異象,而且這十六個字擁有莫大的氣勢,如同號令天下,告誡百官。

    方運此刻,有君王之威!

    連渙嚇得文宮輕晃,因為只看了一眼,他就覺得好像有一位君王在站在上空俯視,告誡他,官員的收入都是百姓用血汗換來的,你們覺得底層百姓好欺負,但卻瞞不過蒼天!

    就見整張紙突然飛起,然後十六個黑色大字變為淺金色,脫離紙頁,飛到半空。

    十六個字齊齊一震,突然形成穿雲裂石般響亮的龍吟之聲,傳遍萬里。

    萬里之內,所有人本能地低下頭,因為每個人都覺得一個莊嚴的聲音自天空的盡頭降臨,誦讀這十六個字。

    連渙徹底嚇呆了。

    「龍……龍吟聖旨?這……這不是只有在國君頒發重要的聖旨才會出現的異象嗎?」

    寧安縣眾官目光獃滯,之前打斷方運的主簿申洺嚇得一縮脖子,心道幸好自己沒說過分的話,一直是連渙在咄咄逼人,否則單憑阻止龍吟聖旨一條罪名,左相都保不住他。

    原本跟在連渙身後的許多官員齊齊後退一步,后怕的同時都憐憫地看著連渙,龍吟聖旨一出,連渙的行為幾乎就是在抗旨不遵,而且是相當於違抗極為重要的聖旨。

    一個大學士違抗聖旨無所謂,大不了辭官不做,可區區舉人違抗龍吟聖旨,後果不堪設想。

    十六個淡金大字在天空停留片刻后,突然如乳燕回巢一般,飛到戒石碑上!

    十六個大字正好烙印入戒石碑的背面。

    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嗡……

    十國各地的縣衙、府衙和州衙內都有一塊書寫著「公生明」的戒石碑,可現在,萬碑共鳴!

    嗡……

    隨後,每塊戒石碑向四面八方傳播龍吟聖旨,十國官員和百姓聽得清清楚楚,而且每個人都自然而然知曉這是虛聖方運之作。

    「連渙,你可知罪!」方運的口氣明明很平和,但在明黃色的光芒包圍下,他的聲音與龍吟聖旨遙相呼應,充滿了無上的威嚴,如同君臨天下。

    連渙本想咬著牙不開口,但一股浩蕩無量的力量降下,他身體一顫,低下頭,不由自主屈服道:「下官……知罪。」

    「知罪便好,來人,摘下他的官印,由『禮房總書』暫代典史一職!」

    連渙十分不甘心,還想抗爭,但看到兩頭身高一丈的馬蠻侯走過來的時候,嚇得腿都軟了。

    這兩頭蠻侯體表燃燒著漆黑的妖煞,一旦動手,除了老將軍丁豪盛能擋住,在場其餘寧安縣官員聯手都會在三十息內被殺光。

    兩頭馬蠻侯可不是什麼溫順的小獸,就見一個馬蠻侯伸出大手抓住連渙腰間的官印,用力一扯,嗤啦一聲,連渙的外衣被生生扯了下來。

    寧安縣眾官側過頭,已經不忍看他,幾乎與之前昏迷的耿戈一樣慘。

    直到此刻他們才明白,方運之前在引蛇出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