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手握官印,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午時一刻多,用軍中時間計算便是上午十一點十八分,正是午飯時間,而讀書人可以一邊吃東西一邊參與文會。

    「好,那本官即刻前往。」

    方運起身走出大堂,跟楊玉環聊了幾句,然後把接下來的事交給幕僚,由他們決定該怎麼做。

    當普通縣令都是一個非常繁瑣的事情,方運身為虛聖,所需要注意的地方更多。

    縣衙並不只是審案的地方,更是眾多官員居住和辦公的地方,是一座非常複雜的建築群,不僅包括正堂、二堂和三堂,還有知縣宅、縣丞宅、主簿宅、典史宅、諸吏房、廚院、飯堂和庫房等等等等,而且監獄緊鄰縣衙,也可以算是縣衙的一部分。

    單單方運的住處就需要刑殿重新檢查,同時日夜安排妖鐵騎兵和蠻族私兵守衛,十二個時辰不間斷。

    除了安防,還有家眷的安置,各種家居的設置,而所有私兵的安置更是一個大問題。

    方運出行,沒有讓所有的私兵跟隨自己,只帶了日常的衛隊,由兩頭馬蠻侯、四頭龜妖帥、二十頭龍脈馬蠻帥、一百妖鐵騎兵、二十名舉人和四名進士組成,這已經是虛聖最低規格的日常衛隊。

    方運與寧安縣官員離開縣衙后,私兵們便忙碌起來,有的幫助楊玉環安置后衙,有的開始收發文書,還有一些人則離開縣衙,開始探訪寧安縣民情。

    不多時,浩浩蕩蕩的眾官車隊來到離縣文院不遠的掬月樓。

    方運先在龍馬豪車上停留片刻,過了片刻,等其餘人下車,才抱著小狐狸迤迤而行,走下馬車,敖煌跟在後面,一雙眼珠子亂轉。

    方運禁止敖煌在縣衙或特別莊重的場合亂開口,但文會屬於文人的娛樂場合,他可以盡情遊玩。

    方運落地站穩,就見前方五十多位讀書人站在掬月樓門口,一起躬身作揖。

    「恭迎虛聖大人。」

    方運點點頭,道:「諸位不必多禮,既然是文會,不分高下,當我只是一名普通進士即可。」方運說完,邁步向前,前方的人分立兩側,微微低著頭,不敢造次。

    那些年紀大的讀書人無比鎮定,但一些年輕的讀書人臉上卻浮現輕微的緊張之色,一切都被方運的目光捕捉。

    敖煌望著這些人,心中冷哼一聲,怪不得是小地方,一個文會才這麼點人。

    但是,敖煌身後的讀書人私兵卻不一樣,其中不少人發現不妙,暗中握著官印,為方運發送傳書,告訴方運這次來的人太少,可能有貓膩。

    方運早就看出來,寧安縣可不是濟縣那種下縣,而是十國有數的大縣,這種大型文會至少要有三五百人,而現在加上跟隨而來的官吏,一共也不到兩百人。

    不過,方運卻什麼都沒說,繼續向里走,最後在離文會高台最近的一張桌子前坐下。

    眾人陸續坐下,就見一位年過五十的老舉人走上文會高台,帶著歉意望向方運,道:「作為本次文會的主持者,老朽向方虛聖說一聲抱歉。由於並不知您幾時到,文會正常舉行,此時已經舉行了兩刻鐘,已經有多人作詞,還望方虛聖見諒。」

    方運微笑道:「原來是一場詞會,那你們繼續吧,我今日便不參與了,只當一個看客。」

    那主持者忙道:「方虛聖您第一次駕臨寧安縣,若是不參與文會,萬一傳揚出去,必然會有宵小之輩說您瞧不起寧安縣數十萬百姓,不屑於在寧安縣作詩詞。再說了,您以詩詞聞名,駕臨寧安縣不寫一首有名的詩詞,那也太說不過去。」

    老舉人滿面笑容,說話中隱約有縱橫家的力量,讓人對他生不起絲毫的厭惡。

    方運聽到這裡,便知道這些人已經設下與詩詞相關的陷阱,自己若是現在就走,那必然會被扣上一頂頂大帽子,什麼懼怕作詩詞,什麼目中無人,什麼不屑於在寧安作詩詞等等。

    方運問:「既然是詞會,必然需要詞牌名,有何等要求?」

    方運早早就研究過聖元大陸的詩詞,有些方面落後華夏古國的唐宋時期,但有些方面卻領先,比如詞牌的種類遠比唐宋更多,但只是詞牌多,而好詞極少,畢竟詩詞是近些年來才得到空前重視。

    科舉所考的詩詞都有嚴格的限韻,但文會來說相對較為寬鬆,而一般限韻的文會都會提前兩天說明,讓人有所準備,畢竟一旦限韻就會讓人的思維僵化。無論是聖元大陸還是唐朝的科舉中,九成九的好詩都不是在考場上作出的。

    那主持者道:「本次詞會並不限詞牌,只要春為題即可。方虛聖,您堪稱立地書櫥,隨口便可作詩詞,不如現在就上台為我們寧安縣百姓作一首詠誦春天的詞,如何?」

    方運沉吟起來,思索這些人的手段,但毫無頭緒,因為在文會上攻擊人的手段太多了,一些明明簡單的字眼都可能被人攻擊。

    方應物突然起身,微笑道:「方虛聖先去慶國文戰,還未休息幾日就馬上趕來寧安縣,非常勞累。我看,不如先讓他暫且休息片刻,在詞會的最後讓他上場。身為虛聖,最為尊貴,自然應該最後上場。」

    方運的讀書人私兵們紛紛附和。

    於八尺也道:「方縣令初到寧安,舟車勞頓,我看還是休息一陣為好。」

    「於典史說的不錯!」一個無品級的小吏員突然開口。

    大量的官員望向那個普普通通的小吏員,眼中帶著濃濃的警告之色和威脅之意。

    那吏員不過二十餘歲,生得瘦弱,喉嚨輕動,正在吞咽唾沫,也不敢看那些人,低著頭。

    隨後,連續有小吏支持方運,最後一共有五個吏員站在方運的一邊。

    方運的私兵們面帶微笑,這意味著,僅僅第一天,方運就以通天手段在寧安縣的官場撕開一道細微的口子!

    敖煌嘿嘿直笑,以前他總覺得方運做事太柔弱,可今天卻是雷霆手段,最合他的脾氣。

    方運給方應物使了一個眼色,方應物點點頭,明白方運的意思是要保護好這五人,萬萬不能有任何損失。

    隨後,方運竟然從飲江貝中拿出官印,當眾握住,一聲輕吟,就見五道光芒飛出,落在五個吏員身上!

    從現在起,只要這五個吏員位於聖廟範圍呼喚方運,方運就可第一時間知曉。如果五人遇害,方運可藉助聖廟力量,隔空相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