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不慌不忙望著申洺,平靜地道:「申主簿這是何故?」

    申洺微笑道:「恕老夫人老多忘事,此次詞會有些特別,並非只寫一首詞。」

    方運望向詞會的主持者,那位老舉人。

    那老舉人坐在台下,微笑著起身道:「我以為申主簿在路上與您說清了,看來他並沒有說,真是不巧。那我就再次說明,此次文會是『轉詞文會』,不僅每人要寫一首詞,更要寫第二首,以前一首詞的內容為基礎,重新以另一個詞牌寫一首新的詞。」

    在聽到「轉詞文會」四個字后,方運的幕僚們無不為之色變。

    文會萬千,但轉詞文會絕對是文會中最麻煩的,因為詞有定格、句有定數、字有定聲,每首詞都有固定的格式,也要考慮詞韻。

    像這首《漁歌子》,許多人能很快作出來,但在《漁歌子》的基礎上進行加工,改成別的詞,那需要長久琢磨,因為不是增添語句就能成新的詞,更要注重內容、意境和詞韻。

    而且,轉詞選擇新的《詞牌》和格式只是開始,若改的不夠好也不行。

    尤其是《漁歌子》這麼優美的詞,若改寫的不夠好,那就是在玷污原詞,在轉詞文會上幾近「污詞」,必然會被評為下等。

    正是轉詞太過艱難,所以這種轉詞文會都要提前多天提醒,而且許多人為了防止轉詞改的不好,故意把前一首詞寫得一般,然後再全力寫第二首,避免第一首寫得太好導致第二首遠遠不如。

    轉詞文會的核心就是「低入高出」,第一首萬萬不可太好,但方運卻不知道這是轉詞文會,第一首就寫出鳴州之詞,那若第二首是達府或許勉強可以,但若是出縣甚至達不到達府,哪怕第一首再好,也免不了得一個狗尾續貂之名,淪為詞會末等。

    轉詞本身難度有限,最苛刻的地方是對時間的要求!

    第二首詞必須要在一百息內完成,否則就是失敗!

    一百息內別說作一首達府詩詞,就算作一首稍有才氣的詩詞都極為困難。

    各種文會上所謂的首本詩詞,都是在幾天前甚至幾個月前打好腹稿,沒人真的會臨場作詩詞。

    但現在,卻要求方運臨場轉詞!

    方運聽后微微一愣,一百息還不到兩分鐘,利用這麼點時間轉詞,太難為人了。

    敖煌目瞪口呆道:「這群讀書人簡直壞的頭頂長瘡腳底流膿啊!現在方運要麼選擇放棄,背上逃避罵名,要麼選擇在一百息內倉促作一首差詞,遭到眾人攻擊。這是誰出的主意?站出來讓本龍看看!」

    方運的幕僚們默不作聲,拚命思考解圍之策,但是卻發現算計方運之人太惡毒,那人恐怕早就知道方運會為春天的文會作好詞,一拿出來必然是最好的,等方運作完再說出是轉詞文會,打一個措手不及。

    「無恥之尤!」於八尺忍不住怒道。

    寧安縣的許多官員這才恍然大悟,他們也是剛剛知道這是轉詞文會。怪不得這次文會的人這麼少,原來是為了防止走漏風聲。

    許多官員露出淡淡的微笑,望向方運,毫無疑問,這次方運栽了!

    作為人族的一員,作為景國的官員,他們還是很感激方運的,但是,方運卻不知死活干涉宗聖的聖道,妄圖讓景國長存。

    若景國長存,一旦柳山失勢,他們的官位別說上升,能保住就不錯了。但是,若景國國滅,慶國能夠接手景國,那麼柳山必然能在慶國出任四相之一,左相黨人至少會官升一級,而且每個人必然被封爵。

    哪怕是最低等的封爵也會衣食無憂,蔭庇子孫。

    慶國的敵人,就是柳山的敵人。柳山的敵人,就是密州官員的敵人!

    北芒將軍丁豪盛愣在那裡許久無語,他沒想到,竟然會有人設下這種局針對方運,在讀書人看來,這種手段簡直卑劣到極點。

    方應物等幕僚相互看了看,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放棄,百息的時間太短暫,實在無法幫到方運,只能思考如何才能減少方運遭到的攻擊。

    申洺看著方運,臉上浮現掩飾不住的快意,他微笑道:「方縣令,您才華橫溢,舉世無雙,想必可以在一百息內寫出第二首詞吧。」

    哪知方運神色如常,道:「詞牌數千,我本來不知轉哪個詞牌,但聽到申主簿之言,我突然想到,不如把《漁歌子》轉為《浣溪沙*漁父》吧。」

    眾人不由得一愣,許多官員暗道不好,方運的幕僚們卻露出笑意。

    因為方運選的《浣溪沙》這個詞牌太好了,這個詞牌的一種格式是六句,每句七字,需要五句平韻,《漁歌子》中也有三句是七字,若斷成五句,則四句平韻,改起來十分方便,兩首詞牌簡直是絕配,只需要增添一些句子即可。

    申洺當場就傻眼了,他相信只要給方運足夠的時間,絕對可以選出合適的新詞牌,但這才過了多少時間他就找到最適合的詞牌名?普通讀書人僅僅選擇合適的詞牌都得考慮一個時辰。

    五息?十息?若是方運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轉寫出一首好詞,那這場詞會可不是打壓他,而是會成為美談!

    那主持詞會的老舉人輕咳一聲,道:「方虛聖,您可要想好了,這兩個詞牌轉換起來雖然相對容易,但《浣溪沙》的下闋前兩句需要對偶,不如換……」

    那老舉人話說到一半,臉色一變,因為方運根本就沒聽他的話,自顧自書寫!

    方運早就識破了他的奸計,知道他在拖延時間。

    眾多人伸長脖子靜等方運的《浣溪沙》。

    西塞山邊白鷺飛,散花洲外片帆微,桃花流水鱖魚肥。

    自庇一身青箬笠,相隨到處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詞成,眾人無不驚疑,這才短短几息的時間,方運就改詞成功,簡直如有神助。

    丁豪盛忍不住笑道:「好!用韻無錯,是一首好詞。上闋在青山白鷺和桃花流水之間,增加沙洲與帆船,自然融入,毫無突兀之處。下闋前兩句不僅對偶,尤其是『自庇』二字,保留孑然一身漁父的畫面。若是方虛聖先作此首《浣溪沙》,必然也會詞驚四座!更難能可貴的是,十息詞成!」

    丁豪盛說著拿出官印一照,果然,這首《浣溪沙》乃是達府,不如《漁歌子》的鳴州,但是,完全符合轉詞文會的所有要求。

    敖煌立刻大喊:「好!十息改詞,多謝寧安縣各位官員助方虛聖文名高升,這兩首詞必然連上《聖道》與《文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