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保護少年,還是保護少年罪犯。

    方運選擇前者。

    方運合上輔修法典,離開文宮。

    縣衙內,那些普通讀書人依舊不清楚方運的用意,但縣丞、主簿和其餘老吏卻和洪院長一樣,明白了方運是藉此整肅學風,徹底杜絕書院欺凌!

    申洺原本還想暗中使壞,但思索許久,看向縣丞陶定年,見陶定年輕輕搖頭示意,便輕輕點頭,表示絕不在此案上為難方運,否則極容易被抓住把柄,摘掉他們的官帽子。

    前任典史就是前車之鑒。

    倪賢看著洪院長離開,身體不由自主發抖。

    任誰都知道,洪院長雖然有責任,但絕對不是主犯,甚至連脅從都算不上,但是,身為堂堂舉人卻被方運說關押就關押,而且已經聯繫刑部甚至刑殿的人前來調查書院,這手段太狠辣了。

    連洪院長都如此,那身為主犯之人會如何?方運之前可是說過,遊街三日!

    倪賢的身體抖得更加厲害。

    倪括呆在原地,看著兒子只覺大禍臨頭,但是卻束手無策。

    在場所有人都有同一個感覺,這個小方縣令太狠了!

    那些老吏員最是膽寒,他們迎來送往許多縣令,見過貪的,見過壞的,見過蠢的,見過聰明的,見過嚴肅的,可這麼狠的卻從來沒見過!

    不過是書院欺負人,有必要鬧這麼大嗎?

    方運顯然已經給出答案。

    如果不算外來的官員或將軍,寧安縣平均一年多才出一個舉人,這洪院長可比普通舉人更有權勢,連這樣的人都被收押嚴判,接下來的事情可想而知。

    方運掃視堂下,所有人與他對視后立刻本能低下頭,不敢抗衡一縣之主的威嚴。

    在審案的過程中,方運不斷收到典史於八尺的傳書,案情越發明朗,正是因為如此,方運才對洪院長的判罰如此果斷。

    「洪院長之責,自有聖院追究,那麼,書院欺凌一案繼續。」方運說著,望向倪賢四人道,「本官源源不斷收到於典史發來的傳書,他正在帶領多個證人和受害者前來縣衙。不過……本縣禮法並重,教化與刑罰共存,在於典史來之前,本縣決定給爾等四人一個機會!四人之中,本縣定首惡兩人,脅從兩人,如何認定,如何量刑,則根據接下來四人的口供判定!為斷案需要,本縣分堂審判!」

    在方運說出「分堂審判」四個字的時候,在場的所有讀書人無不大驚。

    尤其是主簿申洺,差點跳起來!

    分堂審判是法家法典的力量!

    自人族有科舉以來,的確有人能在殿試中用出法典,但要麼是那種四五十歲才考中進士的法家讀書人,要麼是日後能名震一時的法家大儒甚至半聖,但有個前提,這些人都是主修法家力量!

    就算方運輔修法家聖道多年,也不可能在這種時候擁有法典,沒有法典,憑什麼用分堂審判?

    分堂審判在法家都是少見的力量,雖然在困敵方面不如畫地為牢,在以一敵多的時候可以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

    方運的刑名師爺夏京恩也為之一驚,他是年過三十的舉人,考進士無望,又對人族官場厭倦,最後決定投奔方運,希望能實現自己的理念,或許再過十年可考中進士,最後凝聚出法典。

    可這位縣太爺現在就已經凝聚成法典了,到底誰才是法家之人?

    在眾人的注視下,就見方運眉心出現一點白光,隨後一物從眉心飛出,迅速變大,形成一本淺銅色的法典。

    「天啊……」

    「眾聖在上……」

    方運成進士不到一年,憑什麼擁有大量法家讀書人夢寐以求的力量?

    夏京恩目光一動,低頭看著自己正在寫的堂審筆錄,恍然大悟。

    隨後,就見法典外放出許多淡金色的光線,一分為四籠罩倪賢等四個少年童生。

    「大人!犬子認罪!犬子認罪……」倪括道。

    「聒噪!」方運對準倪賢一指,藉助官印調動聖廟力量,外放出一道光芒枷鎖,只聽咔嚓咔嚓之聲,便鎖住倪括。

    倪括明明是三十多歲的健壯漢子,但在光芒枷鎖臨身後,不過眨眼間便雙膝一軟跪在地上,連頭都被壓得抬不起來。

    倪括拚命掙扎,因為他知道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若現在不能勸說方運,後果不堪設想,分堂審判本身並不是特彆強大的力量,但在這個時候用出會無往不利。

    哪怕被強大的聖廟力量壓制,倪括也全力對抗,希望能掙脫哀求,直到現在他才明白方運先重罰洪院長的真正目的,除了要整肅學風,更是用洪院長來震懾四個少年童生!

    但是無論怎樣掙扎,倪括都無法擺脫縣令枷鎖的力量,倪括終於陷入絕望之中,用餘光望向那四個被告。

    身為四個被告人之一,戚沨恐慌地環視四周,方才明明還有許多人,可現在那些人突然消失了,整座大堂、縣衙甚至天地好像就只剩自己一個人。

    「有……有人在嗎?」戚沨結結巴巴問,但回答他的是一陣陰風吹過的聲音。

    「啪!」

    驚堂木響,戚沨急忙抬頭看去,就見原本空空如也的縣太爺寶座之上突然出現方運,和之前相比,現在的方運格外威武,周身散發著強大的氣息,身體好像比原本高了一倍,如同小巨人一樣坐在那裡,如山如岳,彷彿天地都圍繞著方運運轉。

    「戚沨,本縣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當主犯還是脅從,由你抉擇。」方運官威濃厚,壓得戚沨喘不過氣來。

    在來縣衙之前,戚沨與倪賢等人商量了各種應對辦法,但是萬萬沒想到方運竟然會分主犯和脅從,更沒想到方運竟然分堂審判。

    現在,方運在同時審判四個人!

    最終,有兩個人會得到重判,還會有兩個人得到輕判。

    「他們會供出我嗎?」戚沨的心中不斷思索同一個問題。

    方運冷哼一聲,道:「其中一人已經招供,說出你曾經鼓動倪賢欺凌一個叫高嘉的少年。他還在繼續招供,不出意外,本縣將選他為脅從,從輕發落!分堂審判就在一刻鐘后結束,你若不能招出足夠的罪證,將被列入主犯!」

    方運從於八尺那裡得知高嘉的事,用來欺騙戚沨,戚沨不過是年輕的童生,未滿二十歲,又被法家力量和縣令力量震懾,已經嚇得膽戰心驚,哪裡會想到這一層。

    「學生招!學生什麼都招!學生也是逼不得已啊!是倪賢仗勢欺人,學生若不逢迎,必然會被他欺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