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悅國。

    法家監察天下,韓非世家身為法家的一員,比尋常世家更關注法家聖道。

    方運審案的過程第一時間被刑殿人員傳回到聖院,隨後經由韓非世家之手,傳到殿試進士韓守律的官印之中。

    韓守律正在審案,但看完方運的審案過程后,突然覺得自己的案件索然無味,便借午休暫停。

    韓守律轉身離開,韓家幕僚跟在他身後。

    「守律,你似乎魂不守舍,莫非有大事發生?現在殿試是重中之重,你要與其他法家進士爭『刑獄』一科的甲等,萬萬不可鬆懈!」韓源道。

    韓守律苦笑一聲,道:「我本以為今年的刑獄甲等只是與其他法家子弟爭,但今日才知道,怕是又多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勁敵。」

    「勁敵?是出了獵場便被宗家招為女婿的向嵐成,還是雷家那位好像有一絲龍族血脈、詩詞較差但經義和策論驚人的雷述山?據說在方虛聖文戰一州后,宗家與雷家分別全力培養這兩個進士,要求他們所在縣的官員配合,跟方運一爭長短,爭取在學海甚至後面的國首之爭中抗衡方運。」

    「勁敵就是方運。」

    「你只爭刑獄一科的甲等,方運又不是主修法家之人,怎能跟你相爭?」

    「就在幾個時辰前,他已經擁有輔修法典。」韓守律道。

    「什麼?」韓源臉上細微的皺紋都好像被拉平,驚得說不出話來。

    「會不會是誤傳?」韓源又問,迅速平復情緒。

    「祖父他老人家親自給我的傳書,他不僅有了法典,竟然還創立出一套『堂審筆錄』,並且重判了一起書院欺凌案,剝奪了兩個童生的文位,現在法家各大儒正在全力支持他。他在給禮殿和刑殿的上書中,說的那些話引發重視,據說刑殿之人整理卷宗后發現,人族每年有超過三萬讀書人受到欺凌,而其中受到重度欺凌之人超過一千!這還是不完全的統計,實際情況至少是這個數字的三倍!」

    韓源點點頭,道:「不錯,書院欺凌的確存在,只是重罰的不多,你把傳書發給我一觀。」

    韓守律立刻傳書給韓源。

    韓源看后,輕嘆道:「不曾想方鎮國的目光如此之敏銳。他說的好,書院就是來教育學生的,是人族培養人才之地,而走出書院之後才需要磨礪,讀書的孩童與少年必須要保護!若是連我們人族的根基都無法保護,那一切的教化、禮法和未來,都將不復存在!保護少年還是保護少年罪犯,的確無須猶豫。法家之人,理應支持此判決!」

    韓守律點頭道:「若僅僅是判案,我倒不擔心,但他敢在上任的第二天就做出如此激烈的判罰,不僅真正震懾了那些書院霸王,更震懾了寧安縣的所有官吏!想在方運頭上動土,必須做好被剝奪文位的準備!」

    「法家文位較高之人因為有了法典,可以記錄案件,忽視了筆錄,方虛聖此次提出,並有了一整套完善的流程,至少可得一個乙下,以後稍加努力,就可得一個乙上,離甲等只要一步之遙,的確是你最大的競爭對手之一。」韓源道。

    韓守律突然笑道:「罷了,儘力而為即可,輸給別人我必然不服氣,但刑獄一科輸給他,想不服氣都沒辦法。嗯,刑獄一科我依舊會爭,但他不擅長的那幾科我亦要試著爭!我……」

    韓守律望向景國的方向,想起在聖墟發生的一切,緩緩道:「我不想被他甩得太遠……」

    慶國。

    顏域空抬頭望天,翻了許久的白眼,對身後的縣丞道:「劉大人,刑獄一科不爭了。」

    「諾。」

    嘉國。

    廷縣的代縣令雷述山正握著官印默讀傳書。

    和方運周圍處處是敵人不同,這廷縣就在雷州,雷家勢力極大,整座縣衙從最小的吏員到縣丞,無不全力配合,讓雷述山順風順水。

    雷述山在去年嘉國會試中因詩詞一科僅僅得了個丙中,連乙等都沒得到,哪怕經義甲等和策論乙上,最後也只排在第十二位,之前沒能參與進士獵場狩獵。

    雷述山高額大眼,鼻挺闊唇,相貌極為威武,有龍人之姿,短短几天的時間已經獲得縣衙上下一致的擁護。

    讀完傳書後,雷述山傳書給雷家族老道:「不愧是方虛聖,侄孫佩服,此事一出,必然會打擊到法家諸人,只要在刑獄方面不出疏漏,最後他有機會爭刑獄一科的甲等。侄孫不願與方運起衝突,但這殿試的各科甲等之爭,侄孫必當全力以赴!聽說有墨家和張衡世家的子弟相助他,想必他在工事方面也有所成就,不過,侄孫已經先行一步,在工事方面先聲奪人,壓下他一頭,讓他徹底放棄工事一科!」

    寫完傳書,雷述山望向景國的方向,心中思索。

    「方運此人有經世之才,日後極可能封聖。以他之才,不出十年就可成大學士,這次殿試和之後的學海與國首之爭,是我們與他一爭的最後機會了!十科十甲,我就不信我科科不如他!雷家,絕不能繼續敗給這個人!絕不能!」

    雷述山意氣風發,彷彿天下盡在掌握。

    十國各地的殿試進士陸續收到方運審案的經過,大多數進士都無比佩服,按照慣例向方運傳書祝賀,一小部分進士卻視若無睹,繼續為爭一個甲等和狀元而努力。

    只是,非主修法家的所有殿試進士徹底放棄爭「刑獄」一科的甲等。

    在了結書院欺凌一案后,寧安縣衙大堂門外格外熱鬧。

    先是兩個商人和解,接著是兩個平日里打得頭破血流的鄰居手牽手表示之前太衝動了,在沐浴方大人的教化后,誠心改過。

    這對鄰居還沒等離開,就有一個地痞幡然悔悟,哭天搶地,就差撞牆,高呼自首認罪伏法,並主動高額賠償被害者,甚至承諾以後再犯事十倍重罰。

    苦主呆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方運看著那個痛哭流涕的地痞啞然失笑。

    今天刑房總書原本準備了整整二十五件訟案,在書院欺凌案后的兩刻鐘內,十七件案子迅速了結,要麼是被告認罪認罰,要麼是被告苦求原告獲得諒解。

    「寧安大治!」暗中保護方運的刑殿大學士忍不住小聲嘀咕,只是表情哭笑不得,那些人被嚇壞了。

    在方運吃過午飯後,於典史帶著許多人進入縣衙。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