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遊街示眾對普通罪犯來說打擊並不大,但對所有讀書人來說是致命的,而對正在圍觀的讀書人的震懾也超過死刑。

    讀書人最重文名,遊街示眾對文名的打擊是毀滅性的。

    自科舉出現后,凡是被遊街示眾的讀書人,沒有一個文位晉陞,哪怕之前是天縱之才也無濟於事。

    當今的翰林十老中,就有一位曾經的天才,一國的狀元,但因為得罪半聖世家,被判罰遊街一日,原本必成大儒的他卻一直停留在翰林。他用過數不清的方式磨礪自己,甚至把一首進士戰詩修鍊到四境,威力無限接近大儒戰詩,但文位始終無法突破。

    以至於他經常瘋瘋癲癲,被人稱為瘋老。

    而這位瘋老曾經參與過著名的三谷連戰,並極為罕見地獲得過一次勝利。

    瘋老越是有名,讀書人對於遊街示眾越是充滿畏懼,那是足以毀掉天才的刑罰。

    剝奪文位,遊街示眾,流放數十年,三罪疊加,這在人族歷史上少有,更何況是針對一個未及弱冠之人。

    是非對錯已經不是眾人關注的焦點,焦點是,看到這一幕的少年和孩童都在暗中發誓,絕不能因為書院欺凌而淪落到這一步。

    在五名罪犯被遊街示眾的時候,方運洋洋洒洒寫出了兩套文書,分別是《刑事案件略述》與《民事案件略述》。

    這兩套書,不僅明確規定了什麼是刑事案件,什麼是民事案件,還有判定標準,執法與審案流程,給出了量刑範圍,甚至還詳細說明了在各國、古地的不同。

    這兩套方案雖然遠不如後世完善的律法,但最適合當前聖元大陸的情況,超出這個時代一大步,但又處處以這個時代的法家和儒家理論為依據。

    於八尺和夏京恩以及其他法家弟子拿到這兩套文書後,翻了幾頁后全都驚呆了,等回過神來繼續看。

    名字雖然是「略述」,但那一個個前所未有的罪名、一條條有理有據的判定標準,還有附錄那個「審案流程規範(暫行)」,雖然沒有顛覆法家,但卻幾乎達到變法的程度!

    變法,那是涵蓋一國許多方面的革新,對一國有著巨大的影響,像李悝變法、吳起變法、商鞅變法等等,那都是大人物在成聖前的革新,哪怕最低層次的變法,也是一國之相準備衝擊大儒甚至衝擊半聖的手段!

    方運這次革新,在高度上達不到變法的程度,但在廣度上卻不比那些變法差,這一變,足以影響整個人族!

    暗中保護方運的刑殿大學士沒等出手,地位更高的一位大儒憑空走來,毫無煙火氣地一伸手,兩套文書自動飛到他手中。

    「這兩套方案雖不能像《三字經》那樣入眾聖殿,但足以位列刑殿,鎮守法家氣運!老夫親自傳遞。」

    方運和眾人先是一愣,然後仔細一看,這次暗中保護的不是聽雷大儒夜鴻羽,而是掌握萬軍文台、三國文台與四極古劍的老牌大儒周晴天。

    方運很快釋然,大儒們都很忙,不可能一直在暗中保護,只有那些有閑暇或者修鍊達到瓶頸的大儒才會前來,輪流保護。

    「見過晴天先生!」

    「見過周先生!」

    眾人陸續問候。

    周晴天點點頭,對準縣文院聖廟的方向用食指一點,就見以他指尖為中心,出現豎立的波紋並連綿不斷擴散。

    就見一道白色光橋自聖廟前來,搭在周晴天的指尖,收走兩套文書。

    那光橋承載著兩本文書迅速回縮到聖廟上空。

    隨後所有人一起抬頭向聖廟方向望去,就見一道白色光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瞬間延伸萬里,前端消失在天際,直達聖院。

    夏京恩愣了片刻,不由自主脫口而出:「不會是聖前甲等吧?」

    於八尺聽到后猛地打了一個激靈,低聲道:「應該不可能吧。除了當年陳慶之陳聖在殿試中以三千人族妖鐵騎兵大破十萬蠻族提前獲得軍務甲等,還有張仲景張聖在殿試中寫出醫書提前獲得醫務甲等,還有祖沖之祖聖在殿試的時候創出水碓磨提前獲得工事甲等,沒有人在殿試結束前就被判甲等!方虛聖這是要成為第四人嗎?」

    光橋跨越半個聖元大陸,被數不清的人族看到,而大儒和半聖哪怕沒有看到,也感應到光橋傳遞。

    啟國。

    李繁銘拎著大兔子的耳朵,抬頭望著天空。

    「光橋源頭……似乎是景國北方,不會是方運那個瘋子又做出什麼大事吧?應該不可能,他才上任三天,要是真能折騰出天大的成績,我還不如一頭撞死!」

    景國,京城。

    「噗……」

    正在院子里喝茶的計知白把整口茶水吐了出去,然後氣急敗壞猛地摔碎茶杯。

    「備車!前往左相府!光橋接引,北邊除了方運就沒人可能做到!混蛋!」

    不多時,計知白闖入柳府,快步進入柳山的書房。

    柳山正在練習書法。

    計知白本想說話,但看柳山正在寫的字,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

    忍。

    計知白額頭直冒冷汗,哪怕柳山寫個「靜」字也好,現在竟然寫「忍」,說明柳山已經動了殺心!

    柳山心頭有刀刃!

    計知白清楚記得,當年柳山坑害十萬西北軍之前,也寫過「忍」字。

    「莫非,恩師要對方運親自動手?」計知白心中想。

    等柳山把筆放好,計知白才小心翼翼問:「恩師,方運到底做了什麼事?」

    「也沒什麼,兩部有關法家革新的草案被接引入刑殿。」

    計知白眼前一黑,差點摔倒,要是在接近殿試結束的時候方運創造出如此奇迹,還可以接受,但上任才三天就寫出如此重要的法家草案,而且還是方運之前不擅長的領域!

    這讓其他殿試進士怎麼活?讓計知白這個去年的景國狀元怎麼活!

    計知白去年雖是景國狀元,可根本沒拿到過甲等!

    在普通的殿試中,單憑法家革新文書被接引入刑殿,必然能獲得刑獄一科的甲等!

    計知白慢慢坐到椅子上,突然道:「若我所料不錯,應該是保護方運的大儒利用光橋傳遞。現在保護方運的未必是法家的大儒,未必知曉那文書的價值,有可能是誤傳!」

    柳山連眼皮都不抬,緩緩道:「我給你……半年的時間,到八月後,你若無法影響方運的殿試,老夫便親自出手,斷他殿試!」

    計知白本能地打了一個寒戰,柳山所謂的「斷他殿試」,極可能要做捅破天的大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