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工房總書口中說的大都記錄在文書上,方運都已經讀完,但還有一些並不在文書上,讓方運對工坊更加了解。

    各國的工坊根據技術分出層次。

    目前屬於頂尖層次的,是嘉國的墨家工坊和申國的魯班工坊,不過魯班實際姓公輸,魯班家族自稱為公輸工坊。

    高等工坊則是以張衡世家、馬鈞世家、祖沖之世家、劉徽世家等工家或跟工家有關係的世家的工坊,劉徽世家雖然不是工家,但劉徽以數學聞名,其家族的工坊在很多方面不輸於工家,甚至經常與工家世家中交換技術。

    至於中等工坊,就是普通半聖世家和各國皇室和官有的工坊。

    其他由豪門名門或者普通人建立的工坊,只能算初等工坊,遠遠不能和更好的工坊相提並論,不過也有自身的優勢,同樣可以賺錢。

    寧安縣太過於靠近北方,隨時可能被攻破,這裡屬於世家的工坊大都較為落後,最先進的工坊都在大後方安全的地方。

    不過,景國皇室卻在這裡建造了最好的軍械工坊和紡織工坊,為軍隊源源不斷供應所需。

    不多時,馬車停在一座工坊門口。

    工房總書搶先下車,然後微笑道:「方虛聖,這是本縣最好的紡織工坊,寧織一工坊!」

    「嗯。」方運隨後下車。

    走出馬車,方運就看到前面有大量的人員列隊等候,粗粗一看人數超過五百。

    而在這些人身後,有寬闊的廠房,隱約能聽見水力紡織機發出的輕微轟鳴。

    方運露出淡淡的微笑,在沒有看文書之前,他以為這裡的工坊不過是幾個人最多幾十人的小作坊,但在看過文書後才知道,工坊與後世的工廠並無太大區別,而墨家在兩界山的一處工坊甚至超過萬人,極為壯觀。

    機關術的力量在慢慢改變世界。

    工坊前的所有人臉上洋溢著熱情的笑容,這些人都是讀過書的,而他們的子孫也都在讀書,對方運有著天然的尊敬甚至崇拜。

    方運不僅讓他們的子孫更有學問,不僅讓保護他們的讀書人實力更強,還讓景國人揚眉吐氣,在他們心裡,方運已經是半聖之下第一人。

    方運看著那熾烈的目光,微笑道:「本縣來此,不為虛榮,只想踏踏實實學習工家技藝,並看看諸位需要什麼幫助的,不要把我當外人,要當自家人。」

    除了教書和審案,方運這是第一次真正加入陌生的群體,既沒有像對待官吏那樣擺官威打官腔,也沒有說太多的客氣話,有什麼就說什麼。

    這個工坊沒有像後世那樣來一場熱烈的歡迎儀式,在知道方運真的不在乎排場后,大部分人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只有工坊的工頭和管理人員陪在方運身邊。

    方運與眾人談笑幾句后直奔主題,進入廠房,看到一座座足有兩層樓那麼高的紡織機屹立在前方,在益水和機關的力量下平穩運轉,發出轟隆隆的聲音,棉線條條,棉布如雲,充滿奇特的美感。

    廠房內的人員不斷穿梭,一派繁忙的景象。

    工坊的工頭開始介紹水力紡織機的具體細節。

    「……這水力紡織機雖然省人省力,但也有缺陷,就是在枯水時期或洪水時期不穩定,所以有時候需要停工。若是急需開工,可以利用月石作為動力。不過月石相對昂貴,那是驅動機關獸的主要動力,一般很少使用,所以在水流平穩的時期,工坊就要多開工……」

    「……在您眼中或許會覺得織布很簡單,棉線交織就可成布,但在棉線穿筘上機之前,需要軋花、彈花、紡線、打線、漿染、沌線、落線、經線、刷線等等數十道繁瑣的工序,這些都有旁邊的工坊來完成。所以您別看我們的織布坊很忙碌,實際每天開工的時間並不多,就是因為前面的工序緩慢導致……」

    看完織布坊,方運又前去與織布相關的工坊視察。

    經過一個時辰的了解,方運終於發現,單就織布機來說,效率已經極高,但制約織布效率的不是織布機,而是之前的工序。

    方運看後有些慚愧,自己之前太過於想當然了,以為只要改良織布機就可以輕鬆增加織布效率、釋放勞動力,實際上工家對織布機的改造水平很高,可對於其他工序的改進則比較緩慢。

    經過現場了解,方運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模糊的方案,那就是從最開始的扎花一直到最後的織布完成,都要革新!不僅要加快織布時間,更要增加一些目前還沒有的工序,讓以後的布不僅織得更快,而且要更好,更結實耐用。

    方運粗粗一算,如果完成全部的革新,織布的速度至少提高兩倍,而質量至少提高一倍。

    不過,真正的重點不是織布,而是一些機關方面的改良,有些對聖元大陸的工家來說是全新的知識,可以用在所有的工坊所有的機關,一旦被工家人吃透,很可能形成一次小規模的機關革新!

    雷述山在嘉國的革新,勉強可以說是技術的一個點、平地上的一小步,而方運計劃的革新是一整條線、是一個向上的大台階。

    「爭取在十天內攻克技術難關!不過,這個革新過程不能外泄,在徹底革新前,必須要封閉所有相關工坊,隔絕裡面工人跟外界的聯繫,吃住都在工坊,只有完成革新后才能離開。」

    想到這裡,方運頓覺頭疼,自己的私兵不適合進行封鎖,畢竟工坊屬於官方,官方最忌諱私人的力量胡亂干涉,否則的話,方運根本就沒有必要為糧食或水災發愁,直接自己出錢就解決了,可偏偏不能出一分錢。

    要想封鎖工坊,必須要請駐紮在本地的北芒軍配合,且不說北芒將軍是否答應,就算答應了,左相一黨的人也可能把事情泄露出去。

    「只能以工家絕密技術革新為借口,請刑殿的人發令了,只要有刑殿在,就沒有人敢刺探機密。」

    隨後,方運向刑殿發出傳書,由於是調動景國軍隊,過了半個時辰刑殿才做出明確的答覆,並說要在明天才能開始封閉相關的工坊。

    這對方運來說是好消息,正好有充足的時間準備。

    不過,在刑殿給出答覆后,方運陸續收到大量的鴻雁傳書。

    「什麼?你竟然敢說工家和農家的兩科甲等非你莫屬?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想得十甲狀元?」

    「是不是雷家在污衊你?據說雷家人都被你氣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