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寧安縣民眾歡喜的笑聲透過高牆,傳到縣文院的聖廟前。

    轉運司司正耿戈、縣丞陶定年、主簿申洺等一眾官吏面面相覷,啞口無言。

    方才那個聲音,是東聖親自開口,認可了那本《狐狸對韻》,至於三虹接引,那不是眾聖說得算的,而是聖院與天地凝聚成的半自然力量,說明這書獲得此方天地的認可。

    方運早就知道《狐狸對韻》的作用,這書原本就源自後世著名的啟蒙讀物《笠翁對韻》,又誕生在聖元大陸這個高度重視戰詩詞的時代,論教化不如《三字經》,但論實際作用絲毫不遜於《三字經》。

    這意味著,方運請奴奴一起祈天獻文成功!

    而楊玉環和蘇小小護送奴奴合情合理,針對方運的殺局徹底瓦解。

    「嚶嚶!」

    奴奴站在方運的肩膀上,像只小貓一樣瞄著申洺等人對著空氣亂抓,發出得意的聲音。

    敖煌翻了翻白眼,低聲道:「剛才嚇死本龍了,沒事就好。」說完斜眼看著申洺。

    申洺嚇得一哆嗦,然後臉色大變,急忙手握官印,要給計知白傳書。

    申洺還沒等寫幾個字,方運突然笑起來,並且一直在強忍著,看上去快要忍不住了。

    敖煌好奇地問:「怎麼了?什麼事把你笑成這樣?」

    「你看看論榜就知道了。」方運臉上笑意不減。

    敖煌立刻拿出煌親王官印,等看完計知白的那篇《哀方運》,忍不住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在半空翻滾。

    「哈哈哈……笑死本龍了!計知白這個蠢蛋,簡直被龍糞糊住心,也不知被誰騙了,竟然在三虹接引的前一刻就迫不及待跳出來,跑論榜上哀方運,認定方運必然會出大事,不僅會連累家人,連虛聖的位子都保不住。現在倒好,你們看下面的評論,都炸了,每一個評論都彷彿帶著無情的嘲笑聲音,笑死我了……」

    方運風輕雲淡道:「我在左相黨中有內應。」

    「哦……」敖煌還以為是真的,輕輕點頭。

    「啪……」申洺的手一抖,官印掉在地上,傳書中斷。

    眾人一起看向申洺,申洺氣得臉色已經沒有人樣,大聲道:「我不是內應!我不過是誤以為縣令大人在欺騙蒼天,所以提前傳書給計知白計大人!是我用詞有錯,誤導計大人。」

    「啊?哈哈哈……」敖煌又開始大笑起來。

    於八尺等投靠方運的官吏也忍不住跟著笑。

    但是,左相一黨的官員則面如死灰,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因為就在剛才,他們也曾這麼嘲笑過方運和奴奴。

    方運微笑著摸著小狐狸的頭,道:「幸好,咱們有龍一樣的隊友,豬一樣的對手。他們則是遇到龍一樣的對手,豬一樣的隊友。奴奴,你說是不是?」

    「嚶嚶嚶……」小狐狸無比高興。

    敖煌一聽方運在誇龍,笑得更得意。

    「你……」申洺猛地向前一步,在這一瞬間,甚至生出與方運同歸於盡的念頭!

    豬一樣的隊友,這話太傷人了!

    前不久一個「計知白」成了嘲笑人的計量單位,現在方運當眾說出這話,而且這件事又鬧得這麼大,申洺的大名極可能因為這句話而流傳多年,甚至可能遺臭萬年。

    敖煌一邊笑一邊道:「本龍這就把方運的話發到《哀方運》的下面,計知白啊計知白,你可長點腦子吧,以後千萬別招募一群豬隊友了。」

    申洺氣得渾身發抖,但前面一個是方運一個是敖煌,是左相都不能當面呵斥的大人物,他只能把所有的一切憋回肚子里。

    申洺撿起官印,正要繼續寫傳書,卻收到一封加急傳書,急忙打開。

    「給本官一個交代!」

    落款是計知白。

    申洺差點哭出來,他雖然跟左相有點親戚關係,可在左相眼裡都不如計知白的一根頭髮,以左相那種梟雄心態,若遇到兒子和計知白同時遇難只能救一個,必然會救計知白。

    計知白直接用「本官」二字,可見事態嚴重到了什麼程度。

    當年計知白被嘲笑,只是發生在景國的梅園,可這次計知白是自己跑到論榜上,直接在人族無數讀書人面前出醜,論轟動效果比之前更大。

    於八尺輕輕一笑,道:「未來半年酒桌上不愁沒話題了。」

    少數官吏低著頭髮笑,另外一些想笑可不敢笑。

    敖煌哈哈大笑道:「好了,本龍已經把方運的話寫到論榜上去了!計知白錯就錯在有『龍一樣的對手,豬一樣的隊友』。」

    耿戈和陶定年還能忍受,但申洺終於忍受不住,向方運一拱手,道:「下官腹痛,告辭!」說完轉身就走。

    「慢著!」方運突然以舌綻春雷開口,震得附近所有官員耳朵轟鳴,一些沒有文位的差役甚至身形搖晃。

    申洺嚇得身體一抖,緩緩轉身,陰沉著臉道:「不知大人為何阻攔下官,難道下官連治病的資格都沒有嗎?」

    方運臉上笑意全無,如同正在審案坐堂一樣,道:「本官是與奴奴約定來聖廟祈天獻文,但時間對不上,疑似有人陷害本官家眷,如此重大之事,你走不得!」

    「這……」

    方運絲毫不顧及申洺的反應,轉身看向楊玉環,道:「玉環,是誰誘使你們來的?」

    楊玉環正要張口,但隨後輕輕屈膝行禮,才道:「是收發房的小吏通知大牛哥,我們本以為祭天結束,沒有多想,便乘車前來。到了縣文院的時候,正門封路,我們到達東門,若是祭天未結束,衛兵自然會阻攔,可衛兵不阻攔,我們依舊本能以為祭天已經結束,也就沒多想。誰知道剛進入縣文院,那衛兵就突然大聲喊叫,說是我們破壞祭天!」

    方運點點頭,道:「事情已經很明白,是有人慾設計殺我親眷。」

    申洺介面道:「楊玉環並未入門,怎能算你親眷?」

    方運道:「玉環乃是我的童養媳,按人族律法,只要我未娶妻,她就是我的妻子。更何況,太后賜下誥命,已經認可我與她的關係。」

    申洺悶哼一聲,不再答話。

    方運看著申洺,目光似是隱藏著什麼,緩緩道:「我不知此事是計知白所為,還是柳山所為。不過,就算到柳山頭上吧。」

    「什麼!你……你敢栽贓左相?大膽!大膽!」

    方運輕蔑一笑,道:「方運不才,忝為虛聖,家眷遭遇謀害,必將奏請刑殿徹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