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場的眾人由衷地讚歎。

    他們絲毫不懷疑方運在收買人心或別有用心,因為方運根本不需要,到了方運這種境界,做這種事完全是發自內心的善意,是在幫助全人族一起進步,尤其是幫助那些較為弱勢的群體。

    方運道:「我現在就畫一種新式的機關圖紙,你們仔細看清。」

    「等等……」迷迷糊糊的敖煌突然一瞪眼,然後張口吐出一顆珠子。

    方運眼前猛地一亮!

    這種珠子方運見過,就是虛樓珠,也叫蜃樓珠,是海蜃吸收龍聖呼出的氣形成的神物,最強大的虛樓珠可以幻化成一方古地或小世界。

    雖然敖煌手裡的只是小型的虛樓珠,只能演化百丈方圓的空間,但絕對是人族教學的神物!

    因為這虛樓珠的一個功效就可以複製甚至演化一切。

    就見虛樓珠飛到高空,外放出淡淡的白光,籠罩方運及其一丈範圍內,這樣任何細微的動作和聲音都可以被記錄下來。

    張衡世家的兩個子弟一看敖煌拿出比留聲海螺更高等的虛樓珠,剛才驕傲的勁頭不翼而飛,虛樓珠太珍貴了,只有不到二十個半聖世家有,連十國皇室都沒有。

    方運道:「我雖然思索過新式機關圖紙,但之前並沒有親自畫過,所以我暫且不講解,等畫完之後,你們哪裡不懂再問。」

    說著,方運從飲江貝中拿出文房四寶,其中的紙張都是特意挑選較大的制式紙張,這是規範化的繪圖需要,好為以後做準備。

    這種時候沒必要動用硯龜和墨女的墨,方運一邊緩緩用右手研墨,一邊回憶前些日子在奇書天地中學到的設計圖繪法。

    在聖元大陸,畫設計圖遠比華夏古國簡單,因為到了進士層次,根本不需要尺子比量,可以極為準確畫出一條線的長度和寬度,甚至連畫圓或弧線等複雜的圖形也手到擒來,才氣和文膽的力量毫不遜色於後世的繪圖工具。

    方運想了想,木鼓彈花機並不複雜,要是先試試畫「木鼓彈花機」的整體平面結構圖。

    在文膽和才氣力量的支持下,方運的繪圖過程極快,而且無比標準,對墨跡的控制也極為精確。

    粗實線、細實線、虛線、點畫線……各種線條在紙面上交織,一幅木鼓彈花機的平面結構圖很快出現在紙上,之後又開始畫單個部件的立體結構圖。

    方運畫的很流暢,但在場的所有人全懵了。

    連經驗最豐富的劉育、文位最高的張衡世家子弟也瞪著大眼,那一個個的表情就像是在問:這他娘的是什麼?這他娘的又是什麼?圖紙還可以這樣畫?

    敖煌拚命地眨眼,努力想做出自己看得懂的樣子。

    方運畫完后,正要進行名稱和尺寸標註,劉育急忙道:「方虛聖,您……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您的線有的粗有的細,有的虛有的實?我們大概能感覺到,比如粗實線是邊緣,可您不說清楚,我們怕誤解啊!」

    方運掃了眾人一眼,看到這些人的表情,恍然大悟,無奈笑道:「我把最重要的事忘了。得,一會兒我給出一個列表,你們今天先準備一下木鼓彈花機的所有材料。晚上我要編寫一本《機關設計手冊》,嗯,是第一章,到時候不僅會詳細說明繪圖過程中的一切細節,還會制定一下繪圖的規範流程。」

    不是劉育提醒,方運還真忽視了,圖紙的繪製看似普通,就是畫個圖,但其中的門道太多,如果不寫一整本手冊進行說明,方運得手把手教他們好幾年。

    方運現在有點慶幸讀書人的強大,普通童生秀才學新式繪圖需要很久,但翰林以及以上文位的工家讀書人,只要掌握基本的繪畫技巧,對照《機關設計手冊》,三天就能學會簡單的機關繪圖,再複雜的機關繪圖也能在半年內學會並運用。

    不過,初步的設計手冊和完整的設計手冊不一樣,完整的設計手冊是建立在大量的積累和數據之上,算得上是機械製造的百科全書,是設計人員必須要隨時翻看的。

    完整的《機關設計手冊》如若現世,對工家來說將是革命性的,如果把製作機關的過程當成科舉,那拿著《機關設計手冊》的工家讀書人就相當於帶著所有書籍參與考試。

    眾人大喜,方運的著作太出名了,無論是《三字經》《狐狸對韻》還是半部《瘟疫論》,都是開創一個時代的存在,這書名一聽就知道有大用處。

    劉育激動地道:「您的新書我們不懂,新式圖紙老朽也看不懂,但老朽看得出來,這圖紙作用非凡,若完善之後,對工家的作用無比巨大。只要看明白了圖,就等於您在手把手教我們打造機關!」

    方運道:「這只是設計圖,之後還會畫組裝圖。」

    「虛聖大人,您這新式圖紙對人族的作用,恐怕會遠超改進區區幾種甚至幾十種機關啊!」劉育道。

    方運微笑道:「這些都只是開始,人族的未來無可限量。」

    隨後,方運列出打造木鼓彈花機所需的材料,然後回到縣衙。

    在處理了輕鬆的案件后,後面的案件越來越複雜,有時候一個下午只能審兩三個案件,而且還不能結案,需要差役去查證,去尋找證人。法家力量畢竟不是萬能的,只要嫌疑人不認罪,縣衙必須要找到證據才能判案。

    聖元大陸的司法體系較為落後,很多案子若到了普通縣令手裡,會很快做出判決,但方運精益求精,實行有限度的無罪推定和追求證據鏈等等,所以判案很慢,對重案要案極為慎重。

    方運對案件慎重,對捕快和差役的要求就更高,後來方運不得不根據後世刑偵經驗做出新的規定,嚴懲了一連串不按照規定做事的人,才讓其餘捕快差役少犯錯誤。

    刑殿本來與戰殿的人一起保護方運,可後來刑殿人員的主要工作就變成了記錄方運的審案經過和一切與法家有關的言論和細節。

    這些天,刑殿閣老們完全放棄其他事,聚在刑殿里討論方運。

    「這個無罪推定……似乎大有道理,可方運說有限度的無罪推定,現在並不適合完全無罪推定。」

    「他提出的證據鏈……說句大不敬的話,足以讓法家眾聖臉紅啊!」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到了聖位,那些聖位前輩都在研究萬界聖道,研究如何增強自己,研究如何對付妖蠻,哪裡會負責這些細節的革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