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和蔡禾結束對話,方運馬上命令自己的私兵去檢查糧倉,避免出問題。

    買來陳糧替換新糧,賺取其中差價是庫使的常用手段,更有甚者直接倒賣大量糧食,在查驗之前一把火燒掉。

    雖然剛來的那些天幕僚們親自參與交接,計知白沒有留下絲毫的問題,但現在很有必要重新檢查一遍糧庫。

    到了縣衙,方運坐到大堂之上,並沒有立即升堂,而是閉目養神。

    在大堂的一角,堆積著大量的文書和賬本。

    敖煌浮在半空中,好奇地問:「方運,你怎麼敢抓那麼多坊主?你確定他們都有問題?」

    方運隨口道:「全殺了肯定有冤枉的,但排成隊隔一個殺一個,必然有漏網之魚。」

    敖煌聽著心底發寒,驚道:「寧安縣的官吏糜爛至此,為何還能運行?」

    方運冷笑道:「那些有品級的高官吹噓是他們的功勞,他們是有功不假,但功勞並不大。寧安縣之所以還算運行良好,一是仰仗於邊軍護國守土,二是我景國子民勤勞善良,鬧事惹事之人終究是少數,三是那些基層的差役捕快書辦等人努力,最後的功勞才能輪到那些官吏。」

    「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道理。你果然一肚子壞水,沒有原告,沒有罪證,其中問題最大的一些人賬目恐怕在你到任前就已經做好,自然只能用約談,而不能是提審。不過,我總覺得殺那七人過了。」

    方運道:「景國律明文規定,武力對抗手持文書的官差,在鬧市或平民眾多之地,為避免誤傷民眾,可就地格殺。再加上煽動工人,罪上加罪。你仔細想想,連官差他們都敢打,還有什麼是他們不敢做的?」

    「這倒也是。有些人仗著跟皇室和世家有關係,橫行霸道慣了,全然忘了王法,是他們自己尋死,怪不得別人。其中一個秀才竟然當著官差的面書寫《易水歌》,若不就地斬殺,萬一他突然發瘋,不知道會死多少人。不過,反正你這個酷吏的名號是無法擺脫了。」

    方運望著大門外那湛藍的天空,緩緩道:「若是給我足夠的時間,我會用最溫和的手段改良,但,時不我待。我沒有那麼多時間化解一個又一個矛盾,也沒有時間與他們一一講道理。我只能用合法的手段告訴他們,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並且告訴他們做了的代價!」

    敖煌沉默片刻,緩緩道:「你不需要背負如此多。」

    「我只是想儘可能做一些事而已。」方運道。

    「好吧。現在還不約談他們嗎?」

    「再等等,現在他們想的還不夠多,他們的恐懼和焦慮也不夠多。」方運四平八穩道。

    「也對。那現在的問題是,如何找到那些坊主的罪證,如若沒有確鑿的證據,他們哪裡會招。」敖煌道。

    方運道:「這些天我已經把半年內的文書和賬本快速看了一遍,全部記在腦海中,發現了不少問題,到時候你自會知曉。」

    「好!」敖煌說著飛到那些文書和賬本上空,隨便拿出一本賬本翻看,僅僅看了十幾頁,就感到頭昏腦脹。

    「這他娘的是什麼鬼東西,看得龍腦仁兒疼!本龍又不是沒學過十三經,可這些都是什麼?不看了!」敖煌說著遠離那些文書。

    足足等了一個時辰,方運才請來彈花工坊的坊主。

    那坊主是個木頭臉,神色看上去無比鎮定,一身華麗的絲綢袍。他用右手不斷撫摸腰間的一塊龍鳳玉佩,方運仔細一看,覺察那玉佩不是凡品,聯想到這位坊主的出身,便心中瞭然。

    「堂下可是趙庸?」

    趙庸向方運一拱手,道:「下官趙庸,見過方大人!數日前,下官跟清陽王府的小郡王傳書,小郡王曾說,一定要聽縣令大人的話,絕不與縣令大人為難。下官畢竟是老王爺賜的趙姓,自然要聽小郡王的話。所以縣令大人說要約談,下官並無半點反抗,順從前來。」

    敖煌輕哼一聲,連他都看出來,這趙庸表面上是在說聽話,實則不然。

    趙庸沒有品級,也沒有文位,卻自稱下官,自然是有爵位,哪怕再低,也是官。趙庸說自己是是清陽王賜姓,地位自然高人一等。又說與小郡王傳書,是在展現自己與小郡王的關係深厚,普通人不可能直接與小郡王傳書。

    方運卻仿若未聞,問:「去年臘月十五,正是益水河的枯水期,你以軋花工坊軋花緩慢為由,從別處購來十萬斤皮棉,然後送入彈花工坊,彈製成絮棉,用來製造棉被。一斤十六兩,一床好被子至少用五斤棉花,這十萬斤棉花大概可做兩萬條棉胎用於棉被,我算的可有錯?」

    那趙庸愣了一下,然後掰著手指算了好一會兒,才道:「縣令大人說的是。」

    敖煌白了趙庸一眼,方運倒覺得很正常,聖元大陸的數學還沒有特別受重視,趙庸既不是賬房,又沒有文位,乍一算自然需要算半天。

    更何況,那趙庸還要想別的事。

    方運道:「彈花工坊八百人,一天能彈棉花一萬兩千餘斤,這十萬斤棉花用了八天趕工完成,我說得可對?」

    「此事我倒是不大記得了,不過十萬斤皮棉的確需要彈八天左右。」趙庸道。

    方運補充道:「是在八百人全在的情況下,需要八天左右。若只有三百人,需要幾天?我算算,八百人一天彈一萬兩千斤,那三百人一天就是四千五百斤,彈十萬斤棉花,需要二十二天左右。我說的可對?」

    趙庸呆在原地,直勾勾地看著方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方運突然猛地一拍驚堂木,道:「趙庸!本官問你,彈花工坊的文書上寫得明明白白,從臘月初一開始,逐漸有工人冬休回家過年,到臘月十五的時候,彈花工坊只有不足三百人入工坊!到了臘月二十三小年開始,每天不足百人!你告訴本官,如此稀少的工人,如何在八天內彈完十萬斤的棉花!莫非你們跨越歷史長河,進入未來,借用了本聖剛剛研製成功的木鼓彈花機?」

    敖煌一聽恍然大悟,看樣子是趙庸弄了十萬斤質量不好或陳年絮棉,然後以上好皮棉的價格賣給他管理的彈花工坊,然後,在賬面上走一個虛假的製造過程,再以高品質絮棉的價格賣出去,他從中賺取了差價。

    由於過程是假的,必須要挑選開工不足的日子當虛假的彈花日期,因為開工充足的日子都在生產真正的棉花,都已經記錄在賬目上。

    一般查賬之人不可能去查其他文書,必然會有忽略,方運卻一眼看出其中的貓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