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開始農家大儒還仔細閱讀,從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東西,記錄下來並交由東聖閣,認可方運說的有理,可以提高農事一科的評等,供三位半聖考官參考。

    但隨著方運的奇思妙想越來越多,農殿的三位大儒中有兩位已經有些不耐煩,放棄再看記錄方運言行的文書,通通交給大儒許實負責。

    許實倍感無奈,因為方運提出的東西太過匪夷所思,矛盾的是,倒是有些依據,但又無法立即驗證,恐怕只有半聖才能耗費聖力快速得出結果,問題是半聖那麼忙,一直在不停消耗聖力做事,不可能方運說什麼就驗證什麼。

    所以,方運這些東西的價值無法得到確定,以常理來說,思索方運的話大都等於浪費時間。

    許實猶豫了兩天,決定還是繼續看下去,一是不想埋沒方運,二是希望可以發現有用的東西,讓自己家族永遠站在人族的前列,不被其他農家趕超。

    和家主商量之後,許實從中挑出一些可以在幾年內驗證的理論,交給自己家族的人去做。

    對於許家來說,驗證一種農業技術不僅不難,還是他們分內之事,因為許家擁有人族最大的農作物和家畜基地,人族最好的糧食蔬菜水果、最好的牛羊豬等良種,近半出自許家。

    三月十四,天氣晴朗,方運吃過早飯,道:「敖煌,給我看一下日程表。」

    「遵命!」敖煌屁顛屁顛飛過來。

    前幾天方運發現事情繁雜,每天都要提前整理一個合理的行程,不僅要注意緩急輕重,更要讓路線最佳化,讓時間得到有效利用。於是,就讓敖煌制定了日程表,也是為了考驗他。

    敖煌頓感無比榮幸,並且讓方運封他一個官噹噹,方運隨口封他為秘書郎。

    「敖秘書駕到!」敖煌說完,張口吐出一本筆記本,上面寫著「方運日程表」,落款是敖煌。

    方運打開,翻到三月十四這天,看了看,道:「休息半刻鐘,與我一同前往農具工坊,把新設計的新式畜力犁和新式人力犁等兩張圖紙給農具工房,讓他們在工殿的幫助下打造出來,然後讓許家的兩位進士帶往田間,前去驗證兩種新機關。嗯,還有備註?五天後,我要設計出適合兩頭甲牛使用的三鏵犁,甲牛隻多了一頭,但效率提高兩倍。敖煌你做的不錯,我不過隨口一提,你都能記下來。」

    「嘿嘿嘿……」敖煌不好意思笑了,想用爪子撓頭,可惜爪子太短,夠不著,奴奴跳上去用小爪子幫他抓撓。

    敖煌可以打架,可以呼風喚雨,但還是第一次擔任這種工作,所以格外認真,被方運誇讚后也格外高興,龍尾巴晃啊晃,根本停不下來。

    方運把日程表還給敖煌,稍作休整,就向外走,剛走出內宅,還沒走出后衙,就見一個士兵在一頭馬蠻帥的帶領下快步走來。

    那士兵一看方運,忙道:「啟稟大人,外面出事了。」

    「何事?」方運鎮定如常。

    士兵忙道:「從早上開始,就不斷有人來縣衙外磕頭跪拜,有的是大人自己來,有的拖家帶口,說是祈求縣試順利。他們拜就拜吧,還往門口扔什麼長命鎖、荷包、五綵線之類亂七八糟的東西,完全把縣衙當成祈福的地方。我們也不敢做什麼,就那麼看著,後來發現人越來越多,攔不住了,趕緊進來請示您。」

    方運先是一愣,很快明白,微笑道:「今天是三月十四,明天就是三月十五,乃是縣試。不過,我記得寧安縣有一些先聖的廟宇祠堂,他們怎麼不去拜?」

    那士兵無奈道:「他們的說法多了,有的說與其拜先聖的雕像,不如拜您這個活著的虛聖!還有的說,您人送外號人族第一文霸、第一考霸,科舉至今全甲,這是連先聖們都做不到的事情,既然是為了科舉,拜他們不如拜您!更有的說,您名字里有個『運』字,一聽就是有大氣運之人。也有的說您都能收服真龍當隨從,那可是有龍族氣運加身,非同小可!還有別的說法,我就不說了,反正這麼多加一起,他們能不拜嗎?」

    方運搖搖頭,道:「外面的人既然那麼多,我還是從後門走吧。」

    「大人,您可不能走啊!您要是不出面,後面定然還會有人來。咱寧安是大縣,每年考童生的沒有四萬也有三萬八,他們的親戚家人加一起,還有那些湊熱鬧的,考秀才的考舉人的,扔出的東西保准能把衙門門口堵住!您不出面,誰敢動那些東西啊!真的,那些東西現在已經沒過腳面了,再等一會兒,就到膝蓋了,最過一個時辰,都能齊腰深。」

    方運笑了笑,道:「你老家京城的吧?真能侃,哪可能這麼誇張。」

    「您不信去看看,我哪敢跟您睜眼說瞎話啊。」士兵委屈道。

    「那我就去看看。」方運笑著向外走。

    敖煌好奇地跟在後面,道:「當年你文壓慶國一州,為景國報了仇,聽說全玉海城的人都上門給你送禮物啊吃的啊,以至於你不得不把那些吃的做成菜,舉辦了一場城宴節。可惜當時我沒看到,這次一定要見識見識。」

    「嚶嚶!」奴奴快速跑過來,就見她身後跟著小流星,霧蝶老老實實趴在她額頭上充當蝴蝶結,同時,她的爪子還抓著硯龜的脖子。

    到了近處,她用力一躍,把硯龜扔到敖煌身上,自己跳到方運懷裡,笑嘻嘻望著方運撒嬌。

    方運摸了摸小狐狸的頭,向正門外走去。

    穿過正堂,繞過戒石碑,走到正門近處,方運就見許多人在正門一丈外,有的在拋一些小物件,有香包,有荷包,甚至還有玉佩和銀元寶。的確如方才的士兵所說,厚厚鋪了一層,早就沒過腳面。

    這些人拋完之後,馬上跪地叩拜,有的大人沒有跪下,但讓小孩子跪下。

    「請虛聖大人保佑我兒縣試高中!」

    「請方運哥哥……」

    少年的聲音被他娘打斷:「敗家玩藝兒!你什麼輩分,虛聖什麼輩分?叫爺爺!」

    就見那比方運還大一歲的少年哭喪著臉沖著正門叩頭:「學生請方爺爺保佑,保佑學生中得童生,娶了王家的四姑娘當媳婦。」

    周圍傳來低聲鬨笑,少年的母親翻了個白眼,正要拽著兒子走,突然指著方運大喊:「那不是方虛聖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