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方運的聲音,不要說那些精通政事的幕僚,連敖煌甚至楊玉環的身體都輕輕一顫。

    人族雖然物產豐富,大多數時候都不會缺糧,但糧價永遠是一地最敏感的話題。

    縣衙彷彿從三月天驟然回到寒冬臘月,讀書人抵禦嚴寒的天賦彷彿已經不存在。

    在重重私兵的護衛下,縣衙的馬車以比平時快兩倍的速度沖向寧安縣糧庫。

    隨後,方運手握官印,意念經過官印和聖廟迅速傳遞,直達負責糧庫的主管庫使的官印,化為響亮的聲音。

    「本縣即刻抵達糧庫!」

    在路上,方運不斷傳書。

    「應物,馬上調查糧鋪的情況。」

    「路捕頭,糧價有變,請維持寧安縣秩序。」

    「蔡知府,能否把青烏府有關糧價和糧食流通的文書發送給我。」

    方運發送了許多文書,也思考了許多,隱隱明白了左相一黨的意圖以及手段,但一切要到糧庫再說。

    不多時,馬車停在寧安縣糧庫門前。

    方運快步下車,敖煌緊張地跟在後面。

    「庫使黎森拜見大人!」就見一個身穿童生袍的中年男人急忙走過來迎接。

    方運瞥了一眼此人,道:「糧庫還有多少存糧?」

    黎庫使一愣,道:「大人何出此言?昨夜鷹揚軍來人手持調糧令,與轉運司的人運走糧庫的所有糧食,我今早已經寫好文書,命人送入縣衙,大人不知?」

    方運面色一沉,雖然早知道左相一黨會針對糧庫,沒想到竟然用如此強硬的手段。

    鷹揚軍拱衛密州,寧安縣在其轄區範圍,不要說調動一縣糧草,就算抽走整個青烏府的糧草都輕而易舉。

    不過,鷹揚軍再強硬,也必須要通過轉運司。

    方運扭頭望向寧安縣轉運司衙門的方向,耿戈已經出手,鷹揚將軍已經出手,一位翰林,一位大學士,牢牢掐住寧安縣的喉嚨。

    敖煌急道:「能不能把糧食奪回來?」

    方運道:「方虛聖能,但代縣令方運不能。」

    敖煌默默嘆了口氣,若此刻並非殿試,方運甚至可直接去搶奪糧食,但在殿試之中,他不能這麼做。

    方運看都不看黎庫使,轉身就走。

    黎庫使是在今年一月調任糧庫擔任庫使,之前只是普通的童生吏員,無比清白,很顯然,左相一黨為今天準備了很久!

    敖煌跟在後面,道:「糧食怎麼辦?你現在只有兩條路,一是逼糧商降低糧價,一是從外地調來糧食。」

    「去北芒軍大營,」方運坐上車道,「我剛才蔡禾那裡得到消息,寧安縣所有的糧鋪,已經屬於慶元糧行!」

    「什麼?」敖煌嚇了一跳。

    慶國地理位置優越,是產糧大國,而慶元糧行是慶國第一糧行,人族第二糧行。

    慶元糧行的背後,是慶國的眾聖世家和豪門!

    在去年,寧安縣只有兩成的糧鋪屬於慶元糧行。

    「不可能!寧安縣的糧鋪有的屬於景國的豪門甚至世家,不可能會賣給慶元糧行。」

    「慶元糧行當然不可能打著自己的旗號去收購,他們是買通了景國的兩個豪門,並在武國的多個家族的配合下,用了三個月的時間,以數十家糧行的名義收購了寧安縣所有的糧鋪。連蔡禾也是今天才得到消息。不久之後,得到這個消息的人必然會傳書給我。」

    「那些小糧鋪頂不住壓力很正常,那些世家或豪門為什麼想出售糧鋪?」

    「妖聖狼戮即將南下,蠻族大舉入侵,許多家族已經在慢慢出售寧安縣的產業,我此次重懲工坊坊主遇到的阻礙較小,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許多家族已經放棄這裡的工坊。更何況,你覺得哪個家族負責糧鋪的是重要人物?收買他們簡直易如反掌。」

    方運話音剛落,收到遠在孔城的曾原的緊急傳書。

    「不好了!我剛得到消息,慶元糧行已經收購了寧安縣的所有糧鋪,他們可能針對你!」

    很快,孔德天也發來緊急傳書。

    「小心糧鋪。」

    曾原雖是曾子世家之人,但因為與方運有賭約,在方運作出多首傳世戰詩詞后,已經逐漸被默認是方運的幕僚,在殿試中幫方運並不算什麼。

    孔德天身為孔家之人,在殿試的時候給方運傳書,是非常犯忌諱的事,但是,孔德天偏偏做了,除了與方運有過命的交情,顯而易見,事態緊急!

    隨後,包括顏域空、宗午德等在內的殿試進士好友,竟然陸續發出來傳書。

    「慶國糧價好像有點問題,唉,萬一影響我的殿試就不好了。」宗午德好似在抱怨。

    「方運,你對抑制糧價有何看法?」顏域空好似在交流治理一縣的方式。

    方運看到這些傳書,心中暖洋洋的,這些人礙於身份或規矩,不能直接透露慶元糧行的事,但卻用這種方式來提醒他。

    方運心中原本有些沮喪,甚至為自己與世家力量的差距而氣餒,可看到這一封封的加急傳書,許多甚至來源於同為殿試進士的競爭對手,逐漸恢複信心。

    左相一黨和慶元糧行及其深厚的世家或許代表人族一股強大的力量,但是,這些傳書的人同樣代表一股力量!

    後者,是人族不斷發展壯大的原因之一,也是方運心甘情願為人族的原因之一。

    敖煌思索片刻,道:「看來,只能通過外地調來糧食了。」

    「如果轉運司允許的話,如果鷹揚軍允許的話。」方運道。

    敖煌一愣,面露驚容,道:「你的意思是,鷹揚軍、轉運司、慶元糧行和左相一黨的所有力量,會阻止外地的糧食運到寧安縣?」

    「是的,所有的正常渠道已經被封死!我敢運,鷹揚軍就敢扣押!」

    敖煌立刻道:「那太簡單不過,你有飲江貝,我有吞海貝,直接去外地買糧並運回來,自己開糧鋪賣!」

    「你大概忘記密州戶司剛發布不久的文書,為了抑制糧價,八月之前禁止密州所有地方發放糧牌,也就是說,八月之前,就算買到大量的糧食,也沒有地方賣!只有老糧鋪能賣!」

    「你的意思是,戶司的那條政令,根本不是針對糧價,而是針對你的?」

    「嗯,他們已經動用一切力量圍堵我,在百姓最敏感的糧食上打垮我!」方運道。

    敖煌怒道:「那我們乾脆自己拿錢買,免費送給寧安縣百姓,反正咱家銀子多!」

    「方虛聖可以,但,方縣令不可。」方運道。

    「有什麼不可的?」

    「是可以,不過送完后,民生和農事兩科降為丁等,直到殿試結束!」方運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