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寧安縣最大的官員不是縣令,而是密州轉運司司正耿戈。

    上官舌綻春雷質問縣令,全城震動。

    哪怕是沒有絲毫政治敏感性的普通百姓,也意識到,今日雙方已經撕破臉皮。

    寧安縣各處的酒樓客棧,聚集著數以千計的醫家人,在聽到耿戈的舌綻春雷后,本能地站起來,走向窗口。

    天空明明萬里無雲,但每個人都感到風雨欲來。

    高升客棧的地字型大小房中,一些身穿嘉國文位服的讀書人,手持酒杯,望著窗外,面帶笑容。

    「此次醫道文會,我本不欲來,不過聽說有好戲看,才平步青雲,星夜兼程來此。」

    說話的是一位面相看似年過五十的中年翰林。

    「雷廬先生,您身為嘉國太醫院的太醫令,管理嘉國所有醫官,親自來此,也太給方運面子了。他的聖位是虛的,您的一國太醫之首卻是實的啊。您不過年過四十,卻為醫治他人耗費多年壽命,論醫德,方運哪裡能跟您相提並論?」

    雷廬微笑點頭,沒有說什麼。

    「方運此人,為了自己的功名,為了區區殿試污衊一國左相與鄰國半聖世家,又捨不得以兩科降等為代價換取軍方開倉放糧,不仁不義,毫無醫德。這種人,哪怕醫道造詣再高,也不配在醫務一科得到甲等!」

    「是極!」

    雷廬卻笑眯眯道:「不要過早下結論,或許方虛聖有辦法解決此次糧禍。」

    「未必。我看啊,事情很可能會演變成方運堅持不認負,而左相一黨堅持不放糧,最後等餓死人了,景國皇室各打兩大板。」

    雷廬微笑道:「不錯,你說的亦有可能,身為醫道中人,我不能坐以待斃!那麼,本官就代表嘉國醫官,說一說吧。」

    雷廬輕吸一口氣,舌綻春雷道:「本官雷廬,嘉國太醫院太醫令,本為參與醫道文會而來。但,醫者父母心,有仁心方可有仁術,若無醫德,不配稱醫!如若方虛聖不能解決百姓飢餓問題,萬一餓殍遍地,我等助他醫道,揚他文名,豈不是助紂為虐?本官提議,方虛聖一日不解決寧安糧禍,這醫道文會便一日不開!不知各國醫道文友可否答應?」

    「附議雷大夫之言!」

    「醫者仁心,斷不能棄醫德,文會必須延後!」

    「方虛聖,你若為一己私慾而餓死寧安縣百姓,老夫定要去刑殿參你一本!」

    「雷廬先生所言極是,學生出於醫者之心附議,還望方虛聖莫要見怪。」

    「贊同雷先生之言……」

    寧安縣上空雷音滾滾,大量的醫家人舌綻春雷,支持雷廬的話。

    突然,敖煌的聲音響起。

    「寧安伴青草,惹來多嘴驢。我們寧安縣人吃你家糧了?關你們屁事?」

    咔嚓……

    晴空生雷,在寧安縣上方炸開。

    真龍之名威震萬界,聲音里更是隱含天威,所有的舌綻春雷戛然而止。

    寧安縣后衙,方運微笑道:「多謝,不過不必如此。」

    敖煌抱怨道:「我這才尋思過味兒來,他們不僅斷寧安縣之糧,更在醫道文會中埋了釘子!你還說過,若無意外,今日寧安縣官吏以及景國官吏和皇親國戚會一起上書抨擊甚至彈劾你!以糧食毀你民生一科、以醫德毀你醫務一科,以百官上書毀你吏治一科,簡直太惡毒了!」

    「不著急,在蓋棺定論之前,那些官吏不會提前上書,只有在確定我無法解決糧禍后,他們才會以此為理由,展開全面……嗯,大概算是反攻吧。」方運微笑道。

    敖煌道:「我知道啊,可先是大學士藍尋古,后是翰林耿戈,接著就是大量的醫家讀書人,他們連續舌綻春雷,你如果不能解決糧禍,那些百姓不可能再相信你!沒有糧,說什麼都白費。」

    「那如果我能解決飢餓問題呢?」方運問。

    「你能解決?你不是說了糧食運不進來,有也買不了,直接送的話,會導致殿試評等降低。咦?飢餓問題?不是糧食問題?」敖煌敏銳地發現了方運的用詞有異。

    方運沖門外道:「備龍馬豪車。」

    「是,老爺!」方大牛答應完快步離開。

    「你到底有什麼辦法?」

    「馬上就知道了。」

    「不用回答耿戈那個賤人嗎?」敖煌問。

    「他配么?」

    方運轉頭望著聖院的方向,自言自語道:「差不多快到了。」

    敖煌疑惑不解,慢慢高飛,也往聖院的方向望去,他的視力極好,一望可達幾萬里,可除了一些烏雲,什麼都沒看到,然後低下頭要問方運,但低到一半突然愣住了,如同雕塑一樣懸浮在半空。

    敖煌足足愣了數息,然後猛地抬頭,抬頭動作之猛,讓方運怕他的脖子斷掉。

    隨後,敖煌臉上浮現狂喜之色,再次低頭望著方運喊道:「你竟然把聖物調了過來?你真調過來了?祖龍在上,你昨天花了一下午和半個晚上的時間到底和誰傳書?怎麼能把那等東西給調來?乖乖,那可是連龍聖爺爺都很喜歡的半聖文寶啊!」

    方運微笑道:「你看到了?」

    「廢話!本龍可是真龍,雖然從未見過,但那東西可和普通的雲朵不一樣,仔細看的話肯定能發現不同!你簡直太牛了……不,簡直太龍了!」

    方運笑了笑,道:「那只是投影,不是本體。」說完繼續喝早茶。

    「投影也很強啊!哈哈哈……」敖煌忍不住笑起來,「雖然我不知道你具體做了什麼,你連那等半聖文寶都能求過來,解決糧食問題自然不成問題!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他們如何繼續囂張!」

    寧安縣出現短暫的平靜,而寧安縣的百姓們卻開始矛盾起來。

    到底是相信方運,還是應該相信左相一黨的官員?聽舌綻春雷,好像是反對方運的多一些,可是,方運為什麼不出口反駁?難道是無法反駁?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也沒有回答。

    轉運司司正耿戈再次舌綻春雷道:「方縣令,你為何藏頭露尾!為何不敢給我一個答覆!在你眼中,寧安縣上下數十萬百姓的性命,還比不上你一個縣令的顏面嗎?請方縣令如實回答,讓我們寧安縣上下死也要死個明白!」

    耿戈的話引起一些百姓共鳴,雖說官員不能事事都說明,但此次事關重大,不能藏著掖著。

    耿戈話音剛落,官印突然響動,隨後傳來方運的聲音。

    「寧安縣諸位同僚,請隨我前往南門,迎接農殿特使。無故不到者,以不敬聖院論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