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耿戈聽完后,立刻手握官印查看文書,從中看到方運的官印,乃是官文傳書,這相當於正式的文書,由聖廟驗證,做不得假。

    耿戈皺眉思索片刻,方運雖然不是他的上司,無權下令,但由於是迎接農殿特使,既然通知他了,若他不去,只要方運說幾句難聽的話,他必然要承受巨大的壓力。

    農殿特使至少是翰林,一旦外出代表聖院做事,文位默認提高一層,相當於大學士,地位絲毫不下於景國這種小國的左相。

    耿戈無奈地坐上馬車,前往寧安城南門。

    方運除了發布正式的官文傳書,還給像殷崎等認識的醫家讀書人發傳書,請他們一起前往南門迎接。

    方運也給景國太醫院的太醫令傳書,但遲遲收不到回應,看來對方應該在來的路上,離城市較遠,無法與聖廟聯繫,只能收到加急傳書。

    「老爺,龍馬豪車備好了,正在院子里,倍兒精神!」方大牛笑呵呵在門外喊。

    「我知道了。」方運面帶微笑,知道方大牛是故意把話說得喜氣一些。

    方運走出書房,就見楊玉環和蘇小小也走進院子里。

    「玉環,我出去一趟,今天可能比較忙一些,晚上我帶你一起參與醫道文會,你準備一下。」

    楊玉環聽方運叫得親昵,心中歡喜,道:「我一介女流之輩,方便參與那等大文會嗎?」

    「你是我的夫人,沒什麼不能的。」方運微笑道。

    楊玉環臉上閃過一抹羞意,自從那日祈天獻文後,方運對她的態度就有所轉變,已經不再叫她玉環姐,只叫玉環,在無人的時候還會叫娘子。

    「嗯,那我便去準備一番。」

    方運坐上龍馬豪車,道:「直飛到南門。」

    「是。」車夫應聲。

    此刻給方運當車夫的不是別人,正是聶石。當年方運在大源府的時候,他的伯父方守業派給他的老兵之一。在前往寧安縣前,方運讓堂兄方應物把聶石與另一個老兵談語帶來寧安縣,給予優厚的待遇。

    聶石因有疾病退役,被方運請醫家進士用醫書輕鬆治療。

    談語斷了一條手臂,不能趕車,但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兵,一直在幫方運訓練家丁,並輔助敖煌訓練蠻族私兵。

    十八匹純血龍馬甚至不用助跑,直接踏空而行,好似踩著斜坡一樣帶著馬車斜向上飛去。

    方運到寧安縣月余,龍馬豪車還是第一次在天空飛行,立刻引發下方寧安縣民眾的議論。

    寧安縣各處官吏也坐著馬車前往南門,得知龍馬豪車飛在半空,紛紛探出車窗外,向高空看去。

    「呵!不愧是虛聖,都火燒眉毛了,還在天上耀武揚威,世家子弟也不過這等做派。」

    「當真是青天大老爺啊,百姓餓死,同僚忙死,他卻還大張旗鼓迎接農殿特使,等到圖窮匕現的時候,大概才會收斂。」

    「好氣派,哼!」

    高空的敖煌探出頭望去,就見清晨的寧安城車水馬龍,好不熱鬧。前往南門主幹道最為擁擠,許多官吏的馬車或轎子都配備了齊全的人手,多人在一起連成了長長的隊伍。

    敖煌掃視全縣城,發現許多衣衫普通的人面帶憂色,而在糧鋪周圍聚集著許多百姓,正在不斷討論。

    敖煌耳朵一動,就可以聽到數里之外的聲音,聽到那些百姓基本分成了兩派,一方認定方運一定會解決糧價,另一方認為方運太年輕,就算解決糧價,肯定也會降低評等。

    雙方吵得不可開交,誰也說服不了誰。

    寧安縣各處的糧鋪成了方運支持者與反對者的戰場。

    敖煌輕嘆一聲,道:「人族百姓多好啊,被左相這麼害,都不反對。換成我們龍族,要是誰敢不讓我們吃好吃的,就算是龍聖爺爺我們也敢跟他戰!」

    方運點點頭,道:「所以說,從百姓身上割肉,戕害百姓,就是最大的暴虐!」

    「你怎麼反擊左相黨?」敖煌問。

    「若我無法解決糧價問題,許多官吏會在明天上書攻擊我。如若我解決了糧價問題,他們便會放棄上書。不過,他們不上書,我上!」方運道。

    「好,明天早上我等著看!」敖煌非常興奮。

    龍馬豪車飛到城外的三里亭,緩緩下落,最終落在三里亭前。

    龍馬豪車的速度遠超所有的馬車,方運第一個到達,坐在車裡與敖煌閑聊。

    時間慢慢過去,越來越多的馬車停在這裡,大部分官吏來到這裡后,都會首先下車前往方運馬車的窗口下,向方運問候。

    不多時,一輛馬車駛來,大量的官吏快速走過去。

    「耿大人!」

    「司正大人!」

    這些官吏問候的聲音遠比對方運大,態度也更加熱情。

    跟問候耿戈相比,問候方運的聲音可以稱得上有氣無力。

    不多時,方運聽到耿戈的聲音在後面響起。

    「方縣令,不知今日來寧安縣的是農殿的哪位特使?」

    方運一愣,道:「這我還真不知道,具體是誰,還沒得到消息。」

    外面一片寂靜,最後傳來幾聲低沉的輕笑。

    耿戈冷哼一聲,道:「方縣令好大的官威,不知農殿的具體來人就有如此做派,實乃罕見!我們本以為你會跟各殿都有深交,沒想到連來者何人這種基本的消息都不清楚。那麼,農殿特使此來有何貴幹?」

    方運道:「等農殿特使到來,你們自然知道。」

    「呵呵……」耿戈笑了笑,許多官吏跟著附和,聲音里充滿了譏諷。

    過了一會兒,方運走下馬車,道:「農殿的人快到了。」

    眾人一起向官道望去,倒是有一些馬車,但沒有一輛有農殿的標誌。

    申洺笑道:「方縣令,您的眼神不是一般好,莫非已經看到千里之外?」

    方運卻抬頭道:「我是說上面。」

    「哦?」申洺和耿戈一愣,隨後和一眾官吏一起抬頭向上方。

    就見上方有一片潔白的雲朵,直徑至少有一里,而雲朵之上,樹立著一座由白雲堆積的高樓。

    「雲樓?」申洺失聲驚叫。

    「農家雲樓?」耿戈也難以置信輕呼。

    所有官吏全部仰天目瞪口呆,難以想象雲家最重要的半聖文寶之一會飛到這裡。

    不等眾人驚訝,那雲朵突然開始膨脹變大,不過眨眼間,膨脹成直徑百里的巨大雲團,在地面留下大片的陰影,上面的高樓也隨之變大。

    一個紫色的身影出現在雲樓之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