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議事廳陷入短暫的沉默后,方運與許實都不開口,那位農殿大學士則一一透露雙方的合作事項。

    「方虛聖說了第一,第二嘛,是方虛聖調出農殿和景國地方的一些記錄,發現對飯菜和肉類攝入較平衡的地方的人,明顯更加健壯,其中習慣喝羊奶與牛奶的區域,身體狀況又更勝一籌。所以,第二個合作項目,就是利用景國北方草原的優勢,培育出能長時間產奶的奶牛或奶羊。」

    一些官員明顯露出疑惑之色,想不通為什麼方運對牛奶羊奶如此看重。

    方運在給農殿的文章里,只是給出了可能,並不能給出確鑿的證據,因為真正的證據都在奇書天地和後世歷史中,奶和乳製品不是包治百病的萬能靈藥,但卻是人類最容易得到且有效的改進飲食結構的食物。

    「第三項,就是方虛聖提出的『大棚蔬菜』,利用透明琉璃隔絕嚴寒,在不適合種植蔬菜的季節進行種植。只要確定增加蔬菜的攝入對人體更佳,那麼長江以北以及許多古地都可以進行大棚蔬菜。大棚蔬菜的關鍵技術是透明琉璃,但方虛聖保證在三個月內聯合工殿研製出來。對,方虛聖稱新式琉璃為玻璃。」

    古代琉璃和後世的普通玻璃,在本質上沒有區別,華夏的琉璃實質上就一種是鉛鋇玻璃,而後世常用的玻璃則是鈉鈣玻璃。聖元大陸早就有極高的琉璃製作工藝,只要工家讀書人稍加研究學習,很快便能製作出普通玻璃。

    「第四項,南北兩片雲樓投影統一調度,進行聯合種植與畜牧的革新……」

    「第五項……」

    農殿大學士一共說了六個主要的項目,農殿的官員聽得津津有味,但寧安縣的官員則是一知半解。

    方運最後道:「本縣以為,人族理應改進觀念,由過去的多生多育,轉化成優生優育,而優育的首要條件,就是飲食結構合理化。只要確定何等飲食結構合理,那麼我人族就可以開始大規模推廣種植培育適合人族的食物,從而讓人族更加健壯、更加聰明。」

    耿戈立刻道:「醫家人也提過類似的建議,與其生十個死五個,不如生五個養五個。方虛聖果然見識不凡。」

    左相黨一眾官員只覺心裡被塞了一大塊肥肉,膩得難受,之前還打生打死不共戴天,耿戈已經公然撕破臉皮,當著全寧安縣百姓的面要方運開口給出一個說法,可現在卻主動盛讚方運。

    哪怕像陶定年那種官場老油條,一時間都無法接受。

    「耿司正。」方運突然望向耿戈。

    「在。」耿戈迅速回應。

    議事廳的氣氛有些許怪異。

    方運道:「既然耿司正喜歡用舌綻春雷,那就幫忙把我與農殿的合作事項公佈於眾吧。」

    議事廳內的空氣瞬間凝固,所有人都從耿戈的眼中看到兩座隨時可能噴發的火山!

    這才是方運真正的反擊!

    就在不到一個時辰前,耿戈聲傳全縣,雷震百官,義正詞嚴質問方運,險些把寧安縣的恐慌推到一個**,險些把方運的名聲壓下。

    僅僅不到一個時辰,方運竟然讓耿戈宣布糧價之圍解除,還有什麼是比這更絕的報復?

    方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冰茶,慢慢悠悠地喝著。

    所有人都注視著身穿翰林服的耿戈。

    耿戈雙臂搭在椅子扶手上,雙拳緊握,面色不斷變幻。

    左相一黨的官員望著耿戈,怒氣滿腔,幾欲和方運徹底翻臉。耿戈可是堂堂翰林啊,在密州的實權已經超過州牧和州院君,更是左相一黨的中堅,這等人物絕不能受辱!

    若是方運打下耿戈的氣焰,那以後他在寧安縣將無人能制。

    方運履新不到兩個月,如果能逼得寧安縣的地頭龍耿戈忍氣吞聲,以後寧安縣誰敢跟他做對?

    申洺張了張嘴又閉上,因為事情很明顯,現在的形勢,還不足以讓耿戈開口。

    「此事,要從長計議。」耿戈沉聲道。

    突然,農殿大儒許實道:「耿大人,你身為寧安縣品級最高的官員,宣布此事實乃眾望所歸。」

    耿戈猛吸一口氣,滿面漲紅,任誰都看得出來,他要是憋不住,必然會噴出一口老血。

    方運只是榮譽地位高,但許實不一樣。

    許實是農殿閣老,主管一殿的許多事務,又是許行世家的家主之下第一人,別說耿戈區區一個翰林,就算柳山這個大學士遇到許實,都只能禮讓。

    耿戈悲哀地意識到,方運送給農家一份大禮,而許實是在投桃報李,對許實來說,區區一個翰林真的什麼都不算,只要傳一句話,柳山就不得不貶謫耿戈,因為柳山若不動,太后就可以毫無顧忌下手。

    世家大儒有著常人不具備的底氣。

    更關鍵的是,許實既然已經發話,就容不得耿戈權衡太久。

    耿戈輕聲一嘆,道:「許老先生說的對,下官親自宣布此事。」

    耿戈沉默片刻,帶著悲憤之情緩緩舌綻春雷道:「值此晚春,青黃不接,糧價飛漲,眾官夙夜不眠。眼見禍事將起,代縣令方運雷厲風行,著書立說,驚動農殿……」

    寧安全城回蕩著耿戈的春雷之聲,詳細說明了方運與農殿合作的事項。

    等耿戈說完,全城歡聲一片,耿戈已經說的明明白白,以後至少十年之內,寧安縣百姓不愁吃喝,而且必然比以前吃的更好。

    所有糧鋪中罵聲一片,連普通的糧鋪夥計都能知道,自己要另找工作了。

    高升客棧的地字房內,嘉國的醫家讀書人目瞪口呆,嘉國太醫令雷廬不停眨眼,絞盡腦汁也想不明白事情為何會發生如此大的逆轉。

    耿戈原本正氣凜然攻擊方運,可現在卻盛讚方運,實在太荒謬了?

    寧安縣各處的官吏一臉茫然,耿戈這個左相中堅難道背叛了?寧安縣要變天了?眾官攻訐方運的奏章憋了一個多月,今明兩天就要展開壯觀的鴻雁群鳴動京城,現在要中斷了?

    寧安城發生的事情,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傳遍人族。

    文榜之上,各國讀書人紛紛叫絕,這次反擊太徹底了。

    各地農家讀書人精神振奮,這意味農家可能和工家一樣,實力將有一次大飛躍。

    京城的左相府,柳山看著傳書,外面卻傳來管家氣急敗壞的喊聲。

    「老爺!大事不好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