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半刻鐘后,張聖世家和華佗世家空行樓船還在路上,又有三艘空行樓船從京城起飛,荒城古地、兩界山、鎮獄海、十寒古地和孔家古地等等許多域外的醫家人也通過文界抵達景國京城,坐著這三艘空行樓船前往寧安。

    一篇《瘟疫論》不值得他們前來,但革新之聲值得。

    方運得知消息后,令寧安城的衙役士兵出動,搬來更多的桌椅,各地的聖廟廣場都極大,容納幾十萬人不在話下。

    在夜裡十點多,人族九成的高文位醫家人聚集在寧安醫道文會,一場百年難得一見的宏大文會正式開始。

    涉及一條聖道拓寬,不止人族各家各聖把目光投向這裡,萬界亦有多束目光望向小小的寧安城。

    上萬醫家人聚集在一起,元氣為之改變,加速湧入在場之人的身體,讓他們不會疲憊,也不會勞累,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永遠保持在最佳狀態。

    不止醫道文會的醫家人發生變化,整座寧安縣的人也慢慢變化,有外傷的人傷口迅速癒合,有小病的人疾病無影無蹤,有大病的人病情好轉……

    人族醫家人齊聚,文會的模式自然發生變化,不過大家還是遵循方運在京城講學時的方法,把疑難問題寫在紙上,遞給方運。

    不過因為紙張太多,敖煌敖秘書接下分類的重擔,他把所有紙張納入吞海貝中,然後神念一掃便知道紙張上寫的什麼,並把相似的問題疊在一起,按照從多到少排列好,再按照順序給方運看。

    方運掃過所有問題,微微輕嘆,自己本來只想在本次文會上拋出《瘟疫論》,作為啟發溫病學派的種子,再過幾年,這顆種子自然會發芽。

    但是,文會的規模超出了想象,普通醫家人想不到的地方,那些大學士甚至大儒卻能敏銳地覺察,方運故意留下的疏漏,被他們一眼看出,並且希望在今天的文會上彌補。

    方運左思右想,決定還是讓溫病學派在今日直接發芽,反正今天提問的問題五花八門,只要慢慢講,肯定能碰到關鍵處,然後再從關鍵處展開引申,現在不求溫熱病從傷寒中獨立,只求深入討論,到時候自然水到渠成。

    至於溫病學派要開花結果,那就需要等到以後了,一次文會絕不可能徹底形成,若沒有足夠的緩衝期,不知道會碎掉多少醫家人的文膽。

    醫道文會上的人不飢不渴,不疲不憊,持續交流研究,各種理念不斷碰撞。不過今日不是論道,而是共同研究瘟疫和溫熱病,一切都點到為止,否則一旦大儒論道,能夷平整座寧安城。

    一夜過去,醫道文會沒有絲毫冷卻的跡象,所有醫家人依舊神采奕奕,說話的說話,爭論的爭論,記錄的記錄,敖煌直接把虛樓珠放到空中,記錄整場文會的經過。

    寧安城的人沒有發現什麼大異象,只是覺得昨夜睡得格外舒服。

    三月二十,從上午、中午一直到晚上,醫道文會一直沒有停歇。

    直到三月二十一的凌晨,醫道文會才不如先前那麼熱鬧,但是,寧安城上空的元氣變化更加劇烈,因為現在已經涉及瘟疫等疾病的細微之處,每一句話都不能輕易出口,每個回答都需要思索良久。

    一開始方運憑藉強大的知識儲備侃侃而談,但從三月二十一的凌晨開始,許多問題都不能迅速作答,有時候不得不思索良久,或在奇書天地中尋找答案。

    精深之處,舉步維艱。

    聖道之內,寸步難行。

    也正是從這天凌晨開始,第二輪的革新之聲出現了!

    第一輪的革新之聲是浴火成灰,第二輪的革新之聲則是燃盡重生。

    「鏗……」

    文膽有聲,晉陞二境。

    方運在思考一個問題,聽到聲音后循聲望去,就見一位醫家老翰林面帶驚喜微笑,閉目養神。

    「那是啟國的蘇老先生,文膽晉陞到二境了!可喜可賀!」

    僅僅過了一刻鐘,又有文膽聲響,這次是文膽凝聚成一境,是一位老舉人。

    接下來,文膽晉陞的聲音陸續響起,大都是年紀較大的人,他們厚積薄發,最先獲益。

    那些青年中年人沒有絲毫的嫉妒,衷心地祝福,因為文會之後,他們只要潛心鑽研,文膽必然也能很快有成,因為還年輕,將來在醫道上走得比這些老先生更遠。

    黎明破曉前,文膽聲聲。

    文膽每響一聲,縣文院內依舊會多一棵杏樹,方運的醫書依舊會增強一分,在場的醫家人依舊會得到一絲好處……

    太陽升起,第一縷晨光照在文院現場,突然有莫名的輕音響起,那聲音婉轉悠揚,不失剛烈也不缺柔和,彷彿與天地第一縷陽光一樣,猶如雞蛋破殼聲,充滿了新生。

    一位老進士醫道有成,文位突破,榮升翰林!

    賀喜聲聲中,晨光照耀下,所有人臉上都洋溢著聞道般的喜悅。

    很快,許多醫家人望向坐在主桌上的八位醫家大儒,連方運和敖煌也不例外,眼中都有詢問之意。

    八位大儒笑了笑,隨後張藏象輕輕點了一下,道:「醫道更重,聖道更近。」

    眾人的笑容比晨光更加燦爛。

    「太好了!」

    大量年輕的醫家人歡呼起來。

    敖煌尾巴不停搖擺,欣喜地道:「大好事啊!醫道更重,那就意味著可以承載更多的醫家人,之後醫家讀書人晉陞的機會比以前多不少,人族整體力量也會增加。」

    方運點點頭。

    之前無論是工家的機關還是法家的改革,都只是「技」的層次,但《瘟疫論》前承傷寒,后啟溫病,意義之大非比尋常,一旦溫病學派形成,醫道將上升一個巨大的台階,說是繼張仲景之後的醫道中興也不為過。

    文會從十九持續到二十一的清晨,仍然沒有結束的跡象。

    之前,主要是方運承擔講解和開拓的重任,現在方運已經把溫病學的大門打開,站在門邊,如護道之人俯視天下。

    這三月二十一的醫道文會,便成為醫家所有人的舞台,所有醫家人放棄束縛,開始發布自己的見解,相互交流,相互辯論,相互印證。

    到了夜晚,醫道文會終於進入了尾聲。

    在參與醫道文會的時候,方運並沒有懈怠,一直利用傳書獲取外界的消息。

    昨日,左相柳山回京,沒有插手刑殿和三法司的聯合會審。

    明日,將會宣布審判結果。

    寧安縣中,元氣涌動。

    京城之中,暗流涌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