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計知白一身進士白袍走下馬車的時候,轉運司司正耿戈搶先方運一步,快步向前迎向計知白,而北芒將軍丁豪盛亦加快腳步。

    方運緩步向前,他身後的許多官吏則陷入困境。

    方運在前,他們不可超越,但也因此不會給計知白留下好印象,畢竟之前許多人都曾依附計知白。只不過,現在左相黨已經徹底放棄寧安縣,申主簿被判刑后,計知白再也不傳書與寧安縣官吏。

    這些官吏,恨著計知白等左相黨人拋棄他們,卻又盼望著他們回心轉意。

    在他們眼裡,能和光同塵、同流合污的左相黨才是正確的選擇,方運簡直是官吏剋星,自從方運得大勢,所有人都跟孫子似的拚命幫助方運,生怕有點問題被方運判罰。

    方運的判決極為奇怪,有的判決很輕,有的判決很重,而且從來沒對任何人用過刑訊,只有在定罪之後,根據律法行刑。

    只有少數年輕的官吏卻故意落在隊伍的後面,遠離計知白。

    他們已經用腳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去年,這些年輕官吏無比敬佩計知白,只覺計知白乃人中之龍,可當方運駕臨寧安后,他們本能地把計知白與方運比,每比一次,對計知白的認同就少一分。

    到了現在,許多人甚至厭惡計知白當年的所作所為。

    或許在仕途上,他們無法抵抗官僚力量的侵蝕,以後都會變得和計知白一樣,但這不能剝奪他們對方運的尊敬。

    這個世界,總需要不一樣的人。

    方運緩步前行,微笑望著被轉運司和北芒軍官吏擋住的計知白。

    計知白眉清目秀,格外俊俏,雙目極亮,舉手投足間隱隱自有一番氣象。

    兩人四目相對,仇深似海,卻微笑點頭。

    方運眉目間有細微的變化,但很快恢復,因為他想起了在進士獵場經歷。

    與耿戈與丁豪盛寒暄之後,計知白當仁不讓分開人群,帶領轉運司和北芒軍的人迎向方運。

    兩人相向而行,最後站定,相視。

    方運巋然而立,如山崗挺秀,計知白不得不首先彎腰作揖道:「學生計知白,見過方虛聖。」

    方運卻不作揖,只是微微拱手,道:「下官方運,見過計主事。」

    方運是正七品的代縣令,而計知白是正六品的吏部主事,在文官序列中,方運要比計知白低兩級,但是方運有內閣參議加銜,所以哪怕自稱下官,也可以隨便一拱手。

    「方大人客氣。」計知白還禮,但彎腰的幅度比方運還大。

    計知白的隨從恨得牙痒痒,可一點辦法沒有。

    方運微笑道:「計主事乃是去年的狀元,本縣以為你會踏平步青雲而來,不曾想竟然做牛車前來,看來計主事在吏部很清閑。」

    「哪裡清閑,在下之所以不用平步青雲,就是忙裡偷閒,在路上讀讀書,看看沿路風光。」計知白笑道。

    方運道:「當日我在進士獵場曾誦了一首詩,為你也是為我,不知計兄可曾記得?我倒是有些記不清了。」

    方運身後的官吏們非常疑惑,方運不可能記不得自己的詩。

    計知白也是目光一凝,道:「自然記得。寒風春陽爭為柳,文臣武將覓封侯。千古英雄多少恨,相逢一笑泯恩仇。」

    在計知白吟誦完這首詩后,目光一滯,雙眼似乎有奇異的光影閃過,但在剎那間,他腰間的玉佩外放無形的力量,進入他的身體。

    很快,計知白的目光清明,眼中露出一絲疑色。

    方運好似一無所知,道:「難為計主事記得如此明白,既然計主事舟車勞頓,那在為你接風洗塵后,便早些入睡,其他事務等明日再談。」

    「多謝方縣令。」

    方運為計知白舉辦了一次小型宴會,然後便回到縣衙。

    到了書房,方運起身拱手道:「學生方運有一事不明,欲請教當值大儒。」

    書房之中輕風捲動,一位身穿紫袍的老者突然出現,此人童顏鶴髮,乍一看沒什麼,但仔細一看,只覺他的呼吸聲如江水奔涌滔滔,震耳欲聾,雙目之中竟彷彿蘊含虛空,一片混混沌沌,似是天地將開未開。

    他周身有淡如殘月的光芒若隱若現,在夜間格外獨特。

    此人便是大儒周晴天,擁有一柄四極古劍,分外可怕。

    方運看到那光輝心中羨慕,大儒才氣如月,萬邪辟易,不僅才氣外形改變,才氣的力量也變得強大,所以能吹氣滅妖,彈指屠蠻。

    方運知道周晴天在修鍊,而且壓制了自身的力量,否則必然會形成奇特的異象,全縣皆知,於是長話短說。

    「周先生,學生髮覺計知白出了獵場后,性情大變,有人提醒,他或許被雜家力量影響,可有此事?」

    「不可說。」周晴天雙目空空洞洞,語氣飄飄渺渺。

    方運一愣,拱手道:「謝過周先生。」

    周晴天微微點頭,書房輕風四起,身體化為無數光點,緩緩消散。

    方運坐回書案前,心中不斷思索。

    「大儒不可說,必然因為半聖,恐怕是柳山藉助宗聖的力量改變了計知白。目前我還請不到人對抗宗聖,而現在能調動的聖廟力量有限,更不能貿然對抗宗聖的力量。雜家,果然厲害!」

    方運眼中閃過警惕之色,隨後便開始處理公務。

    現在方運已經接過寧安全縣的大權,所要做的事情極多,昨日剛與幕僚和寧安眾官討論完嚴打的細節,今日又為普及衛生知識討論了許久,過幾日會陸續展開活動。

    現在,還要對付計知白。

    方運翻看了一些文書後,手握官印,無形的力量通過官印直達收發房中,讓收發房的人去尋找他需要的文書。

    雖然方運已經說過夜裡不需要所有官吏候著,只需要部分守夜的官吏即可,但一部分官吏和幕僚還是習慣隨時恭候,不到深夜不敢睡。

    方運和往常一樣忙到深夜,發現一起計知白審核過的案子有問題,便讓收發房的吏員送來相關的卷宗。

    一刻鐘后,敲門聲響起,隨後方應物抱著一大摞文書進入書房。

    方運扭頭一看,發現方應物的神色有些灰敗,半開玩笑道:「堂兄,莫非是後院的葡萄架塌了?」

    所謂葡萄架塌了乃是官場的趣話,說是一日縣令召集本縣官吏開會,結果一位典史捂著臉前來,臉上滿是抓痕。在場的官吏都知道此人懼內,必然是他妻子抓撓,於是縣令故意笑問他被什麼傷到,典史支支吾吾說家裡的葡萄架塌了。

    第二天,眾人發現縣令臉上也有傷痕,典史問何故,縣令支支吾吾道:「后衙的葡萄架也塌了」。

    方應物苦笑道:「並非家事,而是死於天樹,浪費了一片天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