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至於那頭最弱三原狼妖侯,方才雖然能輕易擊潰奇風箭,但在密集的弱水騎兵的衝擊下,舉步維艱。

    三原狼妖侯周身的妖煞如銀,擁有極大的防護能力,每一把寒冰槍擊中它后,或被震碎,或被彈開,但必然會消耗它大量的氣血。

    成群的寒冰騎士舉著寒冰槍圍著狼妖侯亂戳,不過短短几息的時間,三原狼妖侯身上的銀光就變得極淡!

    他對防護力量的供給已經跟不上弱水騎兵的破壞!

    三原狼妖侯終於心生懼意,嗚嗷大叫一聲,不再硬沖,而是開始閃躲騰挪,很快佔據上風,但它也失去了突破騎士大軍的能力,被困在原地。

    它眼珠一轉,看了看繼續前沖的另外兩頭狼妖侯,緩緩後退,不知是等兩敗俱傷后漁翁得利,還是想給自己留一條逃跑的後路。

    方運觀看三妖的反應,心中瞭然。

    去年在登龍台的時候,敵人之中雖然有大聖之子獅妄,但對方只是妖帥,實力大概能比得上面前的那位六原狼妖侯,絕對不如那頭七原的聖子狼妖侯。

    那古蛟侯雖然強大,可沒有真正的聖位傳承,除了身體強大,在戰鬥方面遠不如聖子妖蠻。

    當時方運有各種文寶和聖頁相助,又有聖院七進士層次的友人相助,所以能力敵。

    可現在,沒有文寶筆,沒有聖頁,沒有震膽琴,只有三件奇物,除了自身才氣和詩詞境界提高,其他力量甚至還不如登龍台中。

    而進士獵場遇到的那些妖侯,都晉陞沒幾天,連妖煞都沒有掌握,完全不能跟眼前的三頭狼妖侯相提並論。

    方運迅速做出比較,然後望向那頭聖子狼妖侯。

    七原巔峰,又有半聖血脈,這都不算什麼,最怕它已經掌握天相之力。

    《風雨夢戰》在地面形成的冰河可以讓普通妖將妖帥打滑,但對三頭妖侯來說與平地一般無二。

    兩頭最強的狼妖侯在短短几息間衝破了第一支寒冰騎士大軍,迎向第二支。

    「方運,不要掙扎了,狼箎聖子乃是狼族中的佼佼者,當年為了把他送入天樹第二層,我們全族耗費不小。他的母親,便是我們的大妖王酋長!」

    方運對妖族的風俗頗為了解,一聽便明白,這是妖蠻慣有的借種風俗,讓族內最強大的女性與狼聖**,一旦生下聖子,族內有很大可能再出一位大妖王,穩固一系的地位,也能避免自己的部落被吞併。

    這種聖子,便是未來的酋長。

    方運舌綻春雷道:「狼箎聖子理當悟通天相之力了吧。」

    那狼箎聖子身高一丈,明明是狼卻有大象那麼大,它凶相畢露,綠色的眼睛中散發著淡淡的血光,但聲音卻不帶絲毫瘋狂,道:「能以天相之力殺一次方虛聖,是本聖子的榮幸。」

    方運的目光在一瞬間變得無比專註,如果說祖靈是短時間激發妖蠻血脈力量,那天相之力就是妖蠻參悟妖界聖道而形成的一種強大的攻擊力量,同層次的翰林防護戰詩僅僅能承受一擊!

    「那本聖就見識見識傳說中的天相之力!」方運說話前,口吐唇槍舌劍,就見一條周身包裹著明黃色光龍的古劍突破音障,發出砰地一聲巨響,直刺向狼箎聖子。

    真龍古劍的速度已經不亞於普通大學士的唇槍舌劍,普通翰林和普通妖侯絕不可能正面硬抗。

    眼見真龍古劍就要抵達狼箎聖子的額頭,就見狼箎聖子眼中閃過戲謔的光芒,揮舞右前爪抓向真龍古劍,動作輕柔得猶如小貓摘花。

    但是,狼箎聖子周身氣血噴發,銀光爆射,爪子周圍突然出現一片連綿的山脈虛影,奇峰羅列,千山萬仞,蒼莽巍峨,鎮壓八方。

    天相,卧狼山脈。

    這一擊,乃是參悟妖界聖道,偷取萬里山脈的天相偉力而學成的一擊。

    方運的心臟驟然停止跳動,在這一刻,只覺眼前有一片萬里河山被仙神投擲,遮住天空,避無可避。

    唇槍舌劍以鋒利著稱,缺陷是劍身相對脆弱,哪怕方運的才氣劍音是龍鱗,也扛不住這天相一擊!

    方運不得不快速讓唇槍舌劍拐彎上飛,擺脫狼箎聖子的攻擊。

    狼箎聖子殘忍一笑,猛地揮拳攻擊地下。

    方運暗道不好,立刻命令兩個戰詩將軍和連詩刺客擋在自己面前,然後書寫《涼州詞*玉門關》。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方運手蘸墨汁,以一紙空文在半空寫詩,奮筆疾書能一息詩成,但在這一息之內,前方發生巨變。

    狼箎聖子一拳擊中地面,就見這世界彷彿突然靜止了一樣,以狼爪落點為中心,生出一道道環狀的淡白色氣浪,每一道氣浪都蘊含恐怖的氣血之力、妖煞之力和天相之力,向四面八方擴散。

    若仔細看去,那根本不是氣浪,更像是縮小的萬里河山在地面鋪開!

    峰巒壯麗,江山如畫,勢不可擋!

    這一拳,足以夷平一座小山!

    「轟……」

    幾乎不可能被破壞的巨大天樹樹葉輕輕一顫。

    隨後,方運喚出來的所有寒冰騎士直接爆開,瞬間化為水汽。

    那力量擊穿方運前方的寒冰騎士后,沒有絲毫的停頓,直衝方運而來。

    兩位戰詩將軍一人一把長劍,猛地斬向前方的氣浪。

    「砰……」

    《白馬篇》與《白馬豪俠》形成的兩位將軍和寒冰騎士一樣,當場爆得細碎,但也稍稍阻止一下氣浪。

    眼看那天相之力就要攻擊到連詩刺客,半透明的玉門關憑空出現,人族最強進士防護戰詩成形!

    轟……

    天相氣浪與玉門關相遇,猶如山峰與城市對撞,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玉門關上半部分的城樓如同被風吹飛的帽子一樣猛地震出去。

    兩頭王族狼妖侯十分氣惱,沒想到方運竟然能以進士戰詩抵擋天相一擊。

    狼箎聖子卻輕輕點頭,道:「不愧是方虛聖,不僅天賦驚人,實戰能力也遠超傳說。可惜,你終究是進士。」

    「天相之力果然厲害,幸好只是卧狼山脈,若是傳說中的那幾種頂級天相,妖侯可殺妖王!」這是方運第一次遇到天相之力,得虧自己擁有進士最強防護戰詩,而且這首防護戰詩的力量與天相之力有些相似。

    狼箎聖子的天相之力源自萬里卧狼山脈,而《玉門關》則蘊含人族將士的堅守之心。

    這還不是天相之力直擊,若是攻擊直接落在玉門關上,可就不是城樓被打飛那麼簡單,而是整座玉門關崩潰。

    但,狼箎聖子終究只是妖侯,剛剛掌握天相之力,不可能連續使用。
最近更新小說